放点随笔。
热爱轮回队长x副队。
喜欢、常写的cp请见作品整理。
LOFTER所有内容谢绝一切转载,谢谢各位。
也请不要按转载功能键。

随便甜一口,来碗小馄饨


周家老房子在弄堂里,上两辈人几十年来下楼就是闹市。上中学那会儿,附近通了地铁,房价飞涨,一家人为孩子挪了地,老房子卖掉,加上爸妈手头有点小钱,就搬去了一处新高级小区。周泽楷从前早起都要吃弄堂口卖的新鲜小馄饨,搬家之后踏破铁鞋无觅处,惆怅无比。一家人再三商讨,得出一个法子:买点冷冻小馄饨放着,早上下一碗。

味道尚可,但包馅儿面点永远是新鲜的好吃。周泽楷是个懂事孩子,不想爸妈操心,对速冻的怨言自然不会放在脸上,各种冷冻馄饨从青葱年少一路吃到玉树临风。后来打了电竞,由训练营到正式队员,吃住都在轮回,要是赶上封闭式训练,就更没回家一说,周泽楷的早饭干脆更新为俱乐部附近的生煎包子。每天二两加一碗甜浆压不住他心底对小馄饨的渴望,夜里躺在床上,思绪一溜烟飞了,直奔回忆里的那个白瓷碗。

什么叫生活?漏勺出水,这么抖几下,一个个小馄饨窜进汤底,馅大入味,皮如蝉翼,裹着点葱花蛋皮虾米。手一扬五滴香油,一股热气直扑门面,把隔壁四眼的镜片熏得前途茫茫,才叫生活。

想着想着就睡了。睡前一看手机推送:电竞巨星周泽楷最新代言,花心巧筒尽在XXX!天知道他是什么心情。人生如梦,此刻千万代言费不比一碗午夜馄饨,走开,你们这些该死的钞票。

事后回忆起来,周泽楷就是在那时有了对人生归宿的初步渴望:钱我有,谁给下个馄饨?

普陀吴彦祖金榜悬赏的愿望,没想到,就在自家副队长手里实现了。

江波涛头一次包小馄饨,周泽楷就震惊于那份手艺。家务自己也能干一点,包馄饨真没法比。江波涛说他老家在南边,奶奶爱吃馄饨,家里常包,从小跟着做,是熟练工。还说江家馄饨配方是不传之秘,今晚要不是小周你啊,其他人得在外头等。

周泽楷反应两秒钟,拿手去摸江波涛的耳朵尖。圆圆耳廓藏在头发丝里,指尖一碰就颤巍巍躲闪。

再看江波涛,耳朵一遭毒手脖子立刻缩紧。嘴上嘀咕,手里动作一点没停,飞快伴着馅儿。

不传之秘确实豪华,区区小馄饨配置比大馄饨还高级,干贝虾仁剁碎拌进肉馅,皮子一顺,精细漂亮。

周泽楷等在边上,时而探头,时而翻找酱油瓶,共襄盛举。馄饨出锅撒葱花点麻油,香飘千里,两个大男人唏哩呼噜扒完,脸上浮现原始而幸福的微笑。等到杜明闻香起舞舞进门里,碗底都被舔干净了,只留给他一瓶三添小磨麻油。

翌日,江波涛下得厨房的美名远播数里。队里说完队外还要说,连于锋都来问:听说你们队吃小馄饨放干贝?以讹传讹,谣言升级,待许斌来问,内容已经成了“听说你队正副队长大半夜不睡觉在厨房死去活来还殃及干贝”,一听就是女同志给改编过。周泽楷灵台清明,回看江波涛,也是一副心安理得样。方明华指着灶台暗示,江波涛只露出个宠辱不惊的笑,没赏光。结果肉馅剁了大半碗,成品一顿清空,其他人愣是无福消受。

 

吃人嘴短,难免惦记,周泽楷与江波涛之间本就有些只可意会的情愫,被金贵馄饨一击,心坎儿立马软下一块,铜墙铁壁挡不住绵绵情意,暗中关注江波涛的一举一动。据枪王观察,江波涛酷爱吃甜食,没事就买两条饼干,桌上摆着巧克力豆,桌底还有网购的各种口味pocky。其中最爱当数附近商场新开的甜甜圈,一次买一盒,六个装,最喜欢奥利奥可可味,一个甜面包圈淋满巧克力彩针,鲜艳可爱。这天江波涛外出归来,又提着一盒,眼看周泽楷坐在旁边巴巴看着,跟头乖老虎似的,便递来一个抹茶味。

“出去逛街没叫队长,哎呀,”江波涛把绿色圈圈塞进周泽楷手里,“小周当然是原谅我啦对不对?”

周泽楷嚼吧甜甜圈,暗忖:不对,我不是要吃甜甜圈,是在看你啊。

“你喜欢?”周泽楷问。

“还行,比较有幸福感。”江波涛说着摸出一个。

“别的办法?”考不考虑换一种更具体的幸福?

江波涛手上一停,盯着周泽楷片刻,露出心照不宣的笑,嘴上却哟哟哟吆喝起来,“厉害啊,该不是吃了一碗馄饨心向往之吧?”

哪儿能啊。射手座什么人你还不知道?要真看不上,会做满汉全席也不理。


评论(88)
热度(2093)

© 倾斜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