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点随笔。
热爱轮回队长x副队。
喜欢、常写的cp请见作品整理。
LOFTER所有内容谢绝一切转载,谢谢各位。
也请不要按转载功能键。

[王方]《家有仙希》14

前文:1-2 3-4 5-6 7-8 9-10 11 12 13


14

 

巳时。

方士谦从大殿出来,抱着山高的文书。

林杰不在,南北两处的事务都要他统筹,纵使功力深厚,也忙得魂灵震荡。

死事不比生事,凡人数量又远超皇帝,北斗星君向来比南斗星君忙些。林杰天赋异禀,研发出一种新法术,问方士谦讨了一根命线,一头放在家门口的镜湖里,一头绑在自己那本命书上。这俩本是死物,都有镜子一样的表面,被同根命线绑着,反射来反射去,慢慢生出魂灵来,为报滴水之恩,就帮林杰把活儿干了。

方士谦自己工作很老实,给林杰兼了一天差,立刻明白为什么北斗星君研究成果多——都是逼出来的。林杰一天的工作量,他手动批了整整一晚,刚做完这份,新的又送上门来,不搞花招不行。

虽说神仙不需要睡觉,但这么下去不是办法,方士谦叫来一朵云,把文书稀里哗啦扔进去,自己走路去天庭前门取包裹。

长生殿到前门,当中要过三座桥,方士谦飘着去,悠悠地从桃花林里荡过,遇见兜来转去的吴雪峰,想必又是在找旺财。

旺财是哮天犬小名,跟了老吴好多年,千好万好,唯一美中不足:不认路。可怜吴雪峰,隔三差五下凡找狗,仙籍办的人都认识他了。

见着方士谦,吴雪峰神秘兮兮地招手,献宝一样递过来一只小鸟:“老张送的,分你一只。”

张益玮太骁勇善射,前些日子转世渡劫,不小心射了日。天庭紧急事务部连夜加班,找了一星期才把九个太阳找齐,连带弓一起没收,藏到珍宝馆里,由冯天公亲自贴封条。后又转世一轮,也不知为何,做起养鸟人来,手底下一堆鸟苗子。有回遇见遛狗的吴雪峰,与之情投意合,就给吴雪峰送了几只好鸟。

方士谦接过鸟一看,是只金刚鹦鹉,蓝紫羽毛血色鸟喙,甚是讨喜。方士谦看着顺眼,当即赐名“百枝”,放在肩上一同带去了前门。

大门外几个天使正在探头探脑,满嘴外语,估计是来观光,很快被涉外部门的导游带走了。一个男人骑着扫把,拿着大本子核对收件人,确定是本人,立刻打开包裹。稀里哗啦,乒乒乓乓,抱出个十来岁的男孩儿,推到方士谦面前:“您的快件。”

方士谦从小孩儿手里接过信一看,林杰的笔迹。信中说,这孩子姓王,是新降世的星灵,生来异相,年纪轻轻修为却颇深,是接他班的不二人选。

好端端的,突然提什么接班人,把方士谦看得一头雾水。正在这时,里边传来一声惊叫:“不好了!林大人失足掉进下凡池了!”

过去一看,一群官员手握罗盘围在池边,嘴里嘟哝:“志留纪!石炭纪!……白垩纪!……商朝!……秦朝!”

指针停在秦字上,不转了。

几人面面相觑,对方士谦行礼:“方大人,林大人他……下凡去了公元前203年。”

方士谦气血上涌,用力翻了个白眼。

王姓小孩儿十来岁的样貌,性子却很沉稳,安静地立在一旁,仰头观星。

大白天,星光式微。方士谦也跟着看,等得脖子都酸了,才听小孩悠悠地说:“方大人,你怎么不问问我叫什么?”

人小鬼大,不知哪来的自信。方士谦听他说话,想到林杰,气不打一处来,蹲下身与他平视,耐着性子问:“你叫什么?”

小孩转过脸,黑白分明的眼里映着方士谦的面孔。

“王杰希。俊杰廉悍的杰,大音希声的希。”

 

林杰有预谋的翘班,王杰希躺着接班,到任五天,已把北斗星君的活儿接去大半。方士谦作为代理人,又要办公又要照顾小孩,忙得鸟都没空喂,导致百枝对王杰希仇恨爆棚。

再看王杰希,官大人小,把北斗星君袍披上朝那儿一站,唱戏似的。方士谦被这群北斗星折腾着,心情很是复杂,一见王杰希就想到林杰,倍感怨愤,可又见不得小孩辛苦,一有活儿抢先干完,弄得王杰希无事可做,躺在方士谦屋里玩鹦鹉。

百枝停在王杰希手上,啄他手背:“小糊涂!”

王杰希拽着它尾巴摇晃,反驳得不急不忙:“秃毛鹦鹉。”

“傻瓜大小眼!”

“破锣嗓子鸟。”

“王璇玑,你师父怎么教你的!”

“我没有师父,”王杰希说,“林杰是我的前辈,不是师父。”

方士谦突然把卷宗重重一敲。

王杰希跟他处了一阵,知道方士谦就是这样,心软嘴硬,有气绝不忍着。一人一鸟都以为他要当场发作,屏息等待,方士谦却哼了一声,出门去了。

半天不见回,王杰希只好去找他。

四处转过,远远瞧见镜湖边一道人影,是方士谦。

百枝在王杰希耳边叽叽喳喳:“又坐到林大人椅子上去了!都怪你,小坏蛋!”

王杰希没吭声,右手一拽,扯掉一根鸟毛。

 

方士谦自己是南斗星君,却从未见过前任,上任就是林杰带着。这回林杰下凡,以方士谦对他的了解,应是早有计划。

此人说话做事不紧不慢,散仙心性,常把“渡人生死,记人于心”挂在嘴边。这样的人在生死簿前一坐千年,实在有些烦闷,逮着机会下去转转,也算可以理解。

可对方士谦来说就不是这么回事。他甚至想过,是不是林杰算准了王杰希跟自己不对盘,才要用这种赶鸭子上架的方式逼他们磨合。

平心而论,王杰希没为难谁。那一丁点意难平,被排外和恋旧灌溉成小小芥蒂。偏偏方士谦胳膊肘又朝里,一边对王杰希稍有微词,一边又要防着其他人挤兑他,活得比谁都累。

偶尔空闲,心神猛地空了,不知该朝何处去。躺在林杰的躺椅上看晚霞,见云上艳红如火,如泼天狂潮,眨眼便冲刷出崭新世代。

正是在这片晚霞下,王杰希长大了。

长大这个词,其实不太合适。神仙没有固定外貌,一切皆随心意。彼时王杰希初来乍到,不想抢人风头,便化形孩童方便行事。后来与大家混熟,感到时机已至,就变作成年人模样。

百枝是看着他变的,不觉有它,方士谦出门遛弯,回来一瞧,孩子变大人,结实地吓了一跳,指着王杰希说不出话。

王杰希修为日渐深厚,双眼也能看见更多事物,知道方士谦刚从湖边回来,未加点破,只从他肩头抚下一片星屑。

方士谦还想说两句,王杰希却把北斗星袍一披,回自己殿上去了。

 

三月下旬,方士谦与王杰希工作上有摩擦,打了嘴仗,相约比试。不料杂事太多,说好的比试迟迟未开始。这天在长生殿忙活,卷宗上忽的冒出个新名字,左看右看,一股熟人气味。

去仙籍办一打听,果不其然:“林大人到公元975年去啦!”

南斗星主司帝王寿命,长可切,短可补。但熟人转世,很有些微妙。方士谦捏着笔,看着那份报告犹豫不决。

王杰希刚忙完,披星戴月地过来串门儿,就见方士谦抱着鹦鹉窝在桌边,一个劲儿哼哼。探头一看,知道这是林杰转世,明知故问道:“方枢机,又在折腾哪个皇帝?”

方士谦哼道:“王璇玑,你一个不干活儿的来我这儿帮倒忙?”

王杰希伸出一根手指晃晃:“卷上这个不必续了,白费功夫。”

方士谦不服,指着纸上名字:“你说说,他做皇帝不靠谱,写诗还不靠谱吗?你林前辈是个人才,可以续一会儿。”

理直气壮的事,竟说得毫无底气。

王杰希不习惯他这种口气,反问道:“死了怎么就是遭罪?人死入地府,奖罚两清送入五道轮回,去得早投胎也早。这么个境遇,你让他活着才是遭罪。”

方士谦手里的笔停在半空,许久,往边上一扔,叹道:“困了,星君请回吧,今儿个没茶给你喝。”

事关心秘,南斗星果断不再。忧心不自知,落在他人眼里很是刺目。

王杰希习惯了方士谦的傲然决绝,看不起他这种态度,故意道:“比试一事原是方枢机主动提起,这般回避,甚么道理?”

看方士谦面色不佳,又道:“贤兄心高气傲,输不起也可以理解。”

三言两语,激得方士谦愤然回嘴。冷清的长生殿登时热火朝天,王杰希一边假装厌烦,一边盘算:如此才好,哀而不气的方士谦,最叫人应付不来。

 

结果林杰按期转世,投胎做了个相面术士。说巧也巧,与那日送王杰希的郭姓小伙相会于人间,前世寄快递结下的缘,摆到人间又是一场风云际会。

神仙转世,自然不认得对方。二人相差许多岁,某月某日,于平原县巧遇。术士经过年轻人身边,见其面色异常,知是命不久矣,推算二三,告诉那人:备好肉干与酒,去南边桑树下找两个下棋的人。年轻人依言照办,果然见到有人对弈,一个神情自在,一个面色凝重。年轻人只看上片刻,便知自己融不入其中,在旁老实看着,给二人备上肉干与酒。

下棋的不是别人,乃是南北二星君。此前相约比试,却不知要比什么,方士谦提出一决棋艺,二人便找了个无人之地安心比试。本是你知我知,哪晓得林杰天分太高,路上走一走都能遇见郭明宇,看他命相不好,干脆做人情,引导他来找两星君讨命。

王杰希一双异眼,立刻认出这是送自己去天庭的人,也看出此人今生命线太短,是燃尽之相,给方士谦送了个眼神。

方士谦自有盘算,清清嗓子,装作刚看到那人:“你在这儿做什么?”

年轻人聪明得很,不接话,遵循术士教诲,反复作揖行礼。这般周全,搞得方士谦很不好意思,随便找个话头,推说道:“吃人嘴短,你心又诚,许你一个机会吧。”

说着讨来王杰希手上命籍一看,此人命中限数十九岁。两星君一致通过,王杰希大笔一挥,前边添上个九,叫那人遂了愿。

回去时经过术士身边,方士谦伸手在他肩上拍了一把。

那人似是感觉到什么,惊异地回头,市中熙熙攘攘,却无相识之人。猜是过路神仙,恭敬地道过谢,才动身往远方去。

方士谦蹲在屋顶上,跟王杰希咬耳朵:“瞧他那样,客气得我都不认识了。你们这些北斗星啊,是该下来走一走,给人治一治。”

王杰希瞥他一眼,随口问道:“方枢机不打算下凡历练?”

“缘分到了自有机会,”方士谦把手拢进袖子里,“到时候王璇玑可不要给我找什么麻烦。”

王杰希望着术士背影,幽幽道:“先前那人与我有缘,亏得方前辈赏光续命,我欠你一次。他日你若有难,我必来救。”

 


待续




旺财,不是一般狗。

南北斗星下棋的传说出自《搜神记》卷三。

评论(21)
热度(702)

© 倾斜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