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点随笔。
热爱轮回队长x副队。
喜欢、常写的cp请见作品整理。
LOFTER所有内容谢绝一切转载,谢谢各位。
也请不要按转载功能键。

[王方]《家有仙希》3-4

3

 

家里来了神仙,方士谦不胜其烦。

王杰希确实是神仙,法力深厚,来去无踪,更有狠辣之处——酷爱早起。

方士谦刚搬来那阵,楼上装修,每天八点整铛铛铛铛,烦得他一个月交不出稿子,后来装修完毕,他才做回夜猫。早起是方士谦一大死穴,王杰希偏不让他好过,九点不到就来吵他,拿痒痒挠把他敲起来。方士谦醒来时觉得自己神似木鱼,敲头咚咚响,敲肚子也咚咚响,整个人都木着,委屈道:“王大仙,您能消停点儿吗?”

“起来吃早饭了。”王杰希一把掀掉他被子。

十一月B市已经供暖,方士谦仍被冷得乱叫,坐起身一股脑儿套毛衣,恨道:“你是我妈啊,还管我几点起?!我昨晚熬夜!”

王杰希的视线转了过来:“我让你熬夜了?”

“没有。”

“那关我什么事?”

方士谦理亏,爬起来洗脸刷牙。

王杰希每天负责买早饭,天知道他哪儿弄来的钱,方士谦是不想过问。隔壁街有个当铺,王杰希可能是把他那茶饼当了。普洱界的八二年拉菲,小发一笔没问题。

今天吃煎饼果子、凉拌菜配清茶。方士谦人虽醒了,胃还没起,原本没什么兴趣,没想到吃了两口食欲大振,一气扫掉大半。

王杰希坐在饭桌另一头翻报纸,偶尔看他一眼,疑道:“怎么不吃绿豆芽?”

方士谦很迷茫:“不行吗?”

“不行。你五行缺木,应居东边,但你卧室靠南,东边安排成客房,不是平稳之选。”王杰希头头是道,话锋一转,“已经这样了,还不多吃点豆芽。”

方士谦夹起一根豆芽,嗤道:“少来了,吃豆芽能补木??”

王杰希淡定道:“怎么不能。这豆芽就长在东边。”

“你又知道了?它告诉你的?”

“它告诉我的。”

方士谦没想到他这么敢说,一时语塞,筷子戳在碗里搅搅弄弄。

王杰希翻着报纸,道:“你胃不好吧。”

胃腰肩,都是做这行的通病。方士谦食无定时,肠胃确实不好,吃多了往死里胀气。如此一问,显得王杰希无所不知,方士谦纵然不服也只能认下,老实地吃完那碟凉拌菜。

吃完饭,方士谦把笔记本往包里一装,换了身衣服。王杰希在后头问:“你上哪儿去?”

“出去找灵感,”方士谦掏出车钥匙晃晃,“需要积累。”

王杰希皱着眉毛打量他,X光一样扫遍他上下左右,一脸勉强:“运势还行,去吧。今天要注意车子。”

方士谦觉得王杰希跟自己车里那个导航很像,“倒车请注意”五个字说得特别慢,忍不住笑了,弯下腰穿鞋。

王杰希在一旁站着,两手习惯性笼在毛衣袖子里。不论内胆如何,他看起来都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人,做这动作很是搞笑。方士谦系着鞋带偷瞄他,暗暗偷笑。

王杰希察觉了,也不在意,反而问方士谦:“晚饭回来吃吗?”

方士谦有些尴尬:“我……还不知道,你随意吧。”转念一想,自己这户主倒成了房客,王杰希鸠占鹊巢一把好手啊。

王杰希看他一个人在那儿愁肠百转,点头道:“行。其实,我不用吃饭。”

两人相视无语。此时此刻,说什么都很气人,方士谦一甩公文包,拧开门出去了。


出了家门,方士谦驱车直奔城北。

北边有个老法师,非常灵验,风水面相驱邪镇鬼无一不能,盛传是姜子牙再世。方士谦版税拿到手软,不差钱,进了茶座水也不喝,开门见山道:“我家来了个神仙,有什么办法能请走?”

老法师姓林,下巴上没有半点胡子,闻言奇道:“方先生,你看过脑科吗?”

方士谦怒道:“林杰!”

林杰笑道:“玩笑玩笑。你八字这么重,还来求我办事,真是刮了妖风啊。”

方士谦往桌上一倒,口气苦涩:“不跟你说笑,真来神仙了,在我家兴风作浪赖着不走呢。”

林杰惊讶道:“噢?确有此事?你给说说,那神仙找你做什么?”

方士谦:“找我搞基来了。”

林杰:“大不敬,莫打诳语。”

方士谦:“真的。他叫我七七四十九天里爱上他。”

林杰无语,掐指一算,面色陡然沉了,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方士谦催他,他说:“士谦啊,我有一句……”

“你就说吧!”

“实不相瞒,你面相本来就有玄机,”林杰拿出镜子,“你看,你眼型前半截非常标准,至尾部忽然下垂,程度很轻,却有命线变更之相。眼尾上扬的男子向来易招桃花,你也是如此了。”

方士谦自己是个写小说的,一听就知道林杰在扯:“眼尾上扬招桃花,眼尾下垂怎么也招桃花了?”

林杰笑得很文雅:“上扬招异性,下垂招同性啊。”

方士谦龙颜大怒,可又觉得好有道理,完全无从反驳,只好认下:“意思是,这神仙给我送桃花来了?”

问到关键,林杰却打起了太极:“这就不好说了,仙家的意思我哪能揣测?”

方士谦看他一个西瓜切两半的精神面貌,知道今天这八字画不出一撇,长叹一声:“林杰啊林杰,你就说我该怎么办吧。”眼珠轻转,灵光一现:“你说,他会不会是唬人的?其实只是个黄鼠狼精?”

林杰似乎料到他会这么问,笑得极为莫测:“可能。”

方士谦顿时有了底气,笑道:“还真是黄大仙?那好办,我买几只鸡供在阳台上,他吃七七四十九天怎么也该走了。”

身随心动,飞快从林杰那讨来几张符咒,付了钱就走,留下林杰一人抿着茶水微笑不语。

桌上摆好的罗盘忽的变动,拼出一个极杂的谱,林杰边看边摸花生糖吃,吃得格叽格叽:“盘上看不出那大人何方来客,必是天机之密。士谦你多多保重啦。”

 

 

4

 

方士谦绕去菜场买了小母鸡和鲜蘑菇,开车返家。进门前特地绕到大楼底下,照着说明书把符贴好。剩余两张,计划是一张贴在门上,一张贴在王杰希额头上。

回家按门铃,门无声自开,进去一看,王杰希躺在摇椅上晃着腿看古籍,左手两个玉球转个不停。

方士谦莫名其妙:“哪来的摇椅?”

王杰希:“宜家买的。”

“……你喝不喝鸡汤?”方士谦问,“刚买的,新鲜小母鸡。”

王杰希望着他,蓦地笑了,原本无甚表情的面孔忽然极为灵动。

“好啊。”他说,“方士谦,你爱上我了吗?”

方士谦本来想嘲弄几句,不知怎么,话到了嘴边也吐不出来,只说:“不好意思啊,还没有。我去炖汤,你看会儿电视吧。”

王杰希却跟着去了厨房。单身汉的厨房弹丸之大,两个大男人挤在里头,一转身就腰碰胳膊碰腿。方士谦不太自在,想把王杰希往外赶,王杰希说:“我就看看,不碍事,你忙。”说得跟真的一样,搞得方士谦有点无奈。

方士谦脾气不算很好,刀子嘴下却是一颗豆腐心,王杰希这么温柔客气,他怎么也拉不下脸,只好由着他去。一人一仙对着一锅一鸡,硬是在5.8平的面积里烹出了浓浓暖意。

鸡是料理好的,方士谦把蘑菇片好,找来生姜、虫草和几颗枸杞点缀。切生姜时王杰希凑过来看,方士谦只当他没见过菜刀,不予理睬,谁知王杰希贴到他耳边,低声说:“你真想得出来。”

方士谦差点把刀甩出去,连忙捂好菜刀,嘴硬道:“胡扯什么!”

王杰希没说话,伸手从他围裙兜里掏出两片纸,正是没用完的符咒。

“平生头一次做黄鼠狼精,心情比较激动,”王杰希说,“想要送你点什么表示一下。”

“礼轻情意重,你心意到就好了,”方士谦坚强地回击,“再说了,你又不自报家门,我哪知道你是什么神仙?”

“反正不是黄大仙。”

王杰希往前走了两步,方士谦朝后退,背脊抵在把手上,锅子一歪,刚烧好的开水险些泼出。王杰希眼明手快,一把拽住方士谦,喝道:“定!”

飞溅的沸水一下停在半空。

方士谦拧着脖子,看得触目惊心。王杰希把他拉到另一边,摇摇手指示意那些水花游回锅里,响指一打,诸事恢复如常。

于情于理是该说句谢谢,方士谦想。但王杰希没给他机会,拿着两张符咒走了,把他甩在原地。方士谦一个人折腾鸡汤,心中纳闷:刚才还很热乎的厨房,居然这么快就凉了。

体感温度直线下降,该不会又是什么鬼把戏。

 

晚饭吃鲜鸡汤和香菇炒菜心。方士谦盛了两碗饭,王杰希接过筷子,却没动手,而是盯着他的脸。方士谦不自在地动动屁股,王杰希见了,安抚道:“别担心,我又不会把你怎么样。”

最好是这样,方士谦心说,我刚才还在楼下贴了八张符呢,六点二十分准时发功,威力震天……

一想,暗自心惊:楼下符还没撕!林杰给的是定时符,原理不太清楚,可能跟爱疯一样,到点就打鸣,是有闹钟功能的驱逐符。

再看墙上时钟,已经六点十九分,56、57、58……59闪过,王杰希一弯嘴角,窗户外金光炸开,照得整间屋子比白天还亮。方士谦冲下楼一看,邻居安然无恙,仿佛连那光线都没察觉,车子却不见了。他紧张地找来找去,在停车位上找到一辆巴掌大的玩具车。

王杰希站在三楼窗口挥手:“早上给你看相,出入平安,坐骑却有难,原来是这个意思。”

方士谦自作自受,气得肝疼,板着脸回到三楼,王杰希正扶着门等他。

“别难过,明天九点会变回来。”王杰希说。

方士谦瞪着他:“你就是来整我的是不是?我什么时候得罪过你?”

“大概上辈子。”王杰希随口应付,“要不怎么说非你不可?”



待续



如果我有仙女棒,变大变小变漂亮

老王:我有啊。

评论(36)
热度(1116)

© 倾斜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