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点随笔。
热爱轮回队长x副队。
喜欢、常写的cp请见作品整理。
LOFTER所有内容谢绝一切转载,谢谢各位。
也请不要按转载功能键。

[索夜]《而墓穴空无一物》


第一封信 
戴夫·D 致 布莱尔·N 

亲爱的朋友,这是新年以来第二次通信。在前一封信中我询问了你关于龙骑士墓穴的开掘进度,感谢你无所不答——要知道那根本荒唐透顶,就算是我也……无论如何愿知识与你同在。
以下这些话可能引起不快,但出于友情,我愿告诉你一件事。我已于前几日取得了某把著名法杖,缀有罕见法术媒介。比起研究虚无缥缈的传说,你不如来与我一同研究这块矿石。法师不应将精力放在无谓的事物上。



第二封信
布莱尔·N 致 戴夫·D

假使文字可以表达情感,但愿你能从中感受我风暴般的怒意,朋友!
再次重申,开采龙骑士墓穴是法师协会必须完成的工作之一!我们对知识负责,也对传说负责,这是全协会的责任。
另:虽然精力有限且受到了你的冒犯,我仍愿意大度地帮助你研究那块矿石。等这个月开采结束,我们在你的住所见。



第三封信
戴夫·D 致 布莱尔·N

写下这些字时我悲戚万分。我俩同窗数年,你听过的传说我当然也清楚。但龙骑士墓从来只是个传言,看看多年来你们挖出了什么?数十口井、三种水晶矿和无数别人家后院里的狗骨头!
相信我,做点有价值的事。我对比了法师协会的图册,这极可能是某位黑暗大法师的法杖。



第四封信
布莱尔·N 致 戴夫·D

朋友,无知让你可悲让你虚无!若不是索克萨尔这样级别的传说,便别来浪费彼此的笔墨了。
原谅因繁忙而无暇回信的我,我们的开采基地来了一些不速之客。有一个实在太啰嗦了,花了整个下午劝说我们放弃开采这座墓穴,见鬼,他真烦。明明打扮得像个骑士,为什么要来法师的工作场所?
若你还记得我们上学时研发的篱笆咒,请将咒语写给我,我可能用得到。



第五封信
戴夫·D 致 布莱尔·N

看看时间把你折磨成什么样了,连这个咒语都忘得一干二净!真令人痛心,说好要在彼此的葬礼上朗诵这段咒语的——「(此处咒语略去)」
有年轻人劝阻你,那很好,那是对的,我支持他们。万能的梅林知道我懒得出门,特意派他们救你出火海。

见好就收,给年轻人一些干粮和热茶,显摆显摆法师协会过人的财力及求贤若渴的态度吧。你也是时候找些学徒打发时光了老伙计。



第六封信
布莱尔·N 致 戴夫·D

念书时我总夸你是聪明人,未曾料到自负和成见会将你蒙蔽至此!那些无礼之徒已经被我们划到工作区域之外,我给你写信的现在,他们正坐在树梢喝着茶,看我们汗流浃背地劳动。
无论发生什么,你绝无法否认龙骑士是所有法师梦寐以求的头衔。我有几百个证据证明一头黄金龙曾在这里生活,墓穴附近甚至还有它的脚印!(相对的,我们从那坑里扫出了数百公斤土灰)

所以就像我说的,成就靠技术,而升华靠信仰。我愿意相信,这位黄金龙的骑士也是独当一面的高手。



第七封信
戴夫·D 致 布莱尔·N

尊重是交流的基本,倘若你坚持那样认为,我也无话可说。祝你发掘到索克萨尔大人的墓,协会会以你为傲,给你立个雕像什么的。
关于我的法杖研究,进展尚可。这块结晶不是普通的矿石,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晶体内部应该是类似液态的介质。
等你来一起研究。
另:随信附上我邻居做的烤肉饼。在工地上也吃顿好的。



第八封信
布莱尔·N 致 戴夫·D

戴夫,好朋友,同袍兄弟。替我谢谢你邻居,肉饼非常好吃,我们切了八块,一人一份,剩下两份送给了树梢上那两位。话痨居然没吃过这道家常菜,着实令人意外,可能是从北部来的。最后他一人把两块全吃了。
我们的工程已经进展到后期,如果顺利,三天后就能打开石门上的封印。有人在坑底捡到一个形状奇特的罗盘,像是失传很久的占卜用具。但金发话痨坚持要求我们放下它,声称那不过是个普通的狗食盆。我现在可以确定,他是来砸场子的。
长发法师问我们要了些茶叶。他说这个味道很亲切,我不明白他想表达什么。我从来不买便宜茶叶。
怎样都好,谢谢你,也谢谢你邻居的肉饼。



第九封信
戴夫·D 致 布莱尔·N

我们的信件往来变得有点像研究记录,这样不好,我本意不是如此。
不过还是得报个信:我通过透析魔法看见了那团晶体内部的物质,事实上那不是液体,那是……更为罕见稀有的物质。
你的坑怎么还没挖完?我的信纸都快用完了!



第十封信
布莱尔·N 致 戴夫·D

时间紧急,昨晚我们打开了那个墓穴的大门!稍作休息过后,就要进去一探究竟。我现在激动得浑身发烫,恨不得沾着自己的血液书写。你知道,真理总是站在我这边,我的雕像有戏了。
为让你也一同分享喜悦,随信附上信纸若干,如不够可再索取。其实你为什么不去买点?出个门没坏处,你要发霉了。
另:你的来信让那两位看客充满兴趣。他们说你是个伟大的法师,希望能有那个荣幸拜访你。
为你高兴,我的朋友。



第十一封信
戴夫·D 致 布莱尔·N

信纸收到了。其实我就是懒得出门。
也懒得写字。
这几天没有进展,法杖里的可能是气体,我从没见过。



第十二封信
布莱尔·N 致 戴夫·D
(该件撰写于收到戴夫的新回信之前)

很遗憾打破了我们一来一往的规矩,这封信不得不写。
我们进入了那个地下室,可那里什么都没有!
你能相信吗?一个龙骑士的墓穴里什么都没有!
噢,我说的不是杂物……那里面没有尸体。



第十三封信
戴夫·D 致 布莱尔·N

我早就说过,没有什么龙骑士,还是来跟我干吧。
昨天今天分别尝试了锯子和斧子,都无法在晶体上留下痕迹。

不可思议,明天我要上狠招了。



第十四封信
布莱尔·N 致 戴夫·D

两个消息,一好两坏。
好的那个:我们在墓穴里有了新发现,围观的人也走了。
坏的两个:一,我们发现那个墓室主人自称索克萨尔;二,两位看客带着你的地址上门去了。你接到信的时候,我应该正在过来的路上。
你是对的戴夫,但你也可能错了。如果索克萨尔是龙骑士,龙骑士就不再仅是传说;可如果龙骑士是索克萨尔,我们首先得知道他到底是个神话还是确有其人。
我看我还是先过来帮你研究法杖吧。





戴夫·德尔蒙顿瞠目结舌地放下信。

他认真回味着布莱尔的措辞,有些无所适从。

天知道索克萨尔只是个传说罢了,就像黄金龙虽然存在,却并未听说过它们认主。民间神话的特点之一就是将一切优点都集中在同个人身上,而那必不可信。

无论他在信中怎样揶揄布莱尔,都无法改变他是个有点本事的法师的事实。有本事的人不该犯这种错误。

索克萨尔确实存在,还是个龙骑士?

戴夫并不怎么相信。

布莱尔寄来的信纸还有剩。他拔出羽毛笔,打算写点什么。这件事太过荒谬,戴夫感到自己无从斥起。最后他总算决定引一些讽刺诗作为开头。他喜欢读诗,布莱尔也不讨厌,如果可能的话……

但这一笔始终没能写下去。

戴夫的视线没有落在纸上。他正越过窗棂,看着不远处两个逐渐靠拢的身影。金发和长发,应该是布莱尔说起的两人。

但他不明白他们手中为什么会有那个神似布莱尔描述的瓷盘。他们并不像小偷啊。

“你想要这个?”银发法师举起手中的盘子,“用它跟你交换法杖,如何?”

“不,你们是怎么……”

“本来就都是我的东西。”

现在他们只隔一扇窗户,可以看见法师的眼睛与头发一样,是稀有的银灰色。那双眼睛在那叠信件上停留了片刻,眨了眨。

“我不常留下东西,偶有例外,通常就不要了。但狗食盘和法杖是两码事,我喜欢原来这把。”

戴夫觉得声音正在离他远去。

“你……”他有千万个问题想问,“你是法杖的主人?”

法师挑起眉毛,“我是很多东西的主人,你问哪件?”


戴夫看见他举起袖子,手臂上有青灰色的图腾。或许是不为人知的转生魔法,更或许那是用来束缚猛兽的枷锁……诸如黄金龙,之类的。

另一个人早已不见踪影。戴夫茫然地站起身,正犹豫是否该开门,忽然,一颗巨大的金色眼睛出现在法师背后——戴夫第一次看见这种类似蛇的瞳孔,它微微转动,像颗巨大的琥珀色宝石,又像活着的金色心脏。

他想这颗眼球一定属于某种庞然大物,因为它连一棵草都没有惊动,却让整栋屋子轻微晃动。巨大的金眼眨动着,视线死死锁定戴夫。

他清楚知道那该是什么。


“如果你不介意,现在我想取回我的法杖。”

法师笑着说。

 

 

 

 



给喻黄喻龙骑士本《LOVE YOU LOVE MY DRADON》的G文。

谢谢作者GN的邀请,本子加油~

评论(43)
热度(1112)

© 倾斜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