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点随笔。
热爱轮回队长x副队。
喜欢、常写的cp请见作品整理。
LOFTER所有内容谢绝一切转载,谢谢各位。
也请不要按转载功能键。

[周江]《欢喜侬》

请先打开这首歌:

http://music.163.com/#/song?id=28577813





江家老家靠南,老家人说话软软糯糯,象声词特多。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上共计多少方言实在不好说,国家给分了八大系统,第一大点往下还有八项小点,愁煞人也。

刚来S市那年,轮回楼顶那块大招牌还没起。时值中午,江波涛到大马路上问路,阿伯大妈老太太说的本地话口音很重,指路东一个西一个,任他玲珑心肝善解人意也懵了,站在XX路OO小区门卫室旁打电话问路。

经理给过手机,但江波涛杂事忙碌忘了记下,百年难遇地掉链子,只好搜一个座机号拨过去:“喂,您好,我是新入职的江波涛,现在在XX路小区门口,这个地方要怎么走……”

那边“噢”了一声,只说:“等着。”就挂断了。

行李箱是江波涛上次集训之前买的,航空材料,压三个两百斤的胖子不在话下。他不光不胖还偏瘦,一屁股坐上去,把行李箱当成带轮子的椅子滑来滑去解闷。门卫大概没见过这种南方傻逼,冷漠地凝视,看江波涛一个人自得其乐好半天,憋不住笑了,槽道:“十三点哦!”

词儿江波涛听不懂,语调能猜个八九成,回头冲门卫大伯笑笑。一笑忘了看路,砰一声撞了,屁股一滑狠狠跌在地上,顿时“啊!!”地惨叫。

撞他那人赶紧把他捞起来,急道:“疼?”

“疼死我了……”江波涛摔惨了,疼得面目狰狞,抬眼一看,面前是轮回队长周泽楷,穿卫衣戴鸭舌帽,正一脸关心地半蹲着。

刚才那一声一听就很结实,周泽楷看江波涛痛得厉害,想帮他揉揉,又觉得位置有点尴尬,只好摸摸江波涛的头:“不痛不痛。”

江波涛噙着泪:“队长你好啊,我脑子没坏……”

心里想的倒是,第五赛季最佳新人,来头不小,居然不难相处。

他来之前就听说自己的主要工作里有跟周泽楷相处,负责团队粘合。原本有些忐忑,见到真人一下好了许多。

偌大一块石头,缓缓落回原处。

后来几年,江波涛有时会想,当年如果他没有迷路,没有打那通电话,来接他的不是周泽楷,他们走向彼此的脚步会不会慢一点?

然而人生正是千回百转飞流直下的一条河,横空出世的不一定是冠军,也可以是感情。

八赛季夺冠后,有记者问江波涛:你是一直管你们队长叫小周的吗?可你不是比他小吗?

江波涛当时也楞了一下。他是入队后不久改的称呼,当事人都没放心上,没想到有人注意这个。自古粉丝出柯南,不是盖的。

“我们队长可爱呀,不信你问他?”江波涛说着,把一旁佯装背景的周泽楷拽过来对准记者,“我们以前都叫他队长,他说不用,有些队友比他年纪大,他就让喊小周。小周小周,也很好听的。”

周泽楷偷瞄江波涛一眼,又上下左右瞟过一圈,点了点头。

“那周队管江副队叫什么?我们都知道副队长名字有点不好起绰号,也有粉丝送了爱称,轮回内部怎么称呼呢? ”

周泽楷说:“江。”

“就叫一个字?”

“嗯。”

记者笑完,又问:“如果以后联盟还有其他选手姓江,你怎么办?”

周泽楷低头思考半天,回答得极为真诚:“再说。”

等应付完媒体坐上大巴,周泽楷靠在江波涛耳边轻轻说:“叫江不好?”

“没啥不好啊,”江波涛刚拆了一包经理买的粟米条,“你管他们。”

“怪吗?”

“不怪。”

刚拿冠军,全队上下兴奋难耐。周泽楷是大功臣,但其他人也不逞多让。没有一个人是特多余的,每个人都是交握双掌上紧扣的一根手指。周泽楷低调惯了,不想在这个伟大时刻抢风头,拽着江波涛躲到最后一排。果然回程途中经理发表了一通慷慨激昂的总结,全队鼓掌,过后就是愉快而疲倦的休憩。

人人都倚着椅背窗框,发微信或是小憩。没有人往后看,周泽楷像启动巴雷特一样找准时机,贵逾千金的右手一把扣住江波涛左手。

没等对方反应过来,他就凑过去,亲了一下江波涛的耳朵。

“送你。”

江波涛向来懂他,今天却不确定周泽楷说的是一次冠军还是一个吻,亦或别的什么。

脑袋里闪过几百种猜想上千条蛛丝马迹,就是没发现周泽楷的手指没扣紧,他完全可以把手抽出来。

他压根没想过这种可能。


选手一般不喝酒,当晚庆功宴上破天荒端来好几瓶。开心的开心,发疯的发疯,劝酒递烟勾肩搭背,称兄道弟商业互吹,该有的都有过了,才举队迁至KTV。

方明华老套路是深水炸弹,黑方兑绿茶这种水货他看都懒得看,也就江波涛点来当饮料喝。

酒过三巡,喝高的都在打呼了,周泽楷还精神抖擞。他没喝几杯,也不抽烟,喝了酒反而精神,一扫平时的闷,坐在ktv里活像一尊镀金天神,劈头盖脸的全是气场,倒有点赛场上的威压。

江波涛突然有点不自在,伸手摸摸左耳。

KTV也是个极有趣的社交场合,生疏的人往里一丢,唱几首喝几杯,路数基本能摸清。谁炒热气氛谁镇住场子,一目了然。

江波涛中学起就是引导气氛一把好手,同学群以一语相赠:说的比唱的还好听。三寸不烂之舌,今天倒没了发挥余地,一是说了一天话,累,二是周泽楷已经坐到点歌台边上,他不想打断。

让周泽楷唱歌,得是多千载难逢的事情,也就荣耀冠军奖杯担得起这份殊荣。

音乐响起,江波涛很快发现周泽楷是他的反义词,话不多,无怪乎唱的比说的好听。从前听周泽楷说小时候参加过合唱团,还以为说段子,没想到是真的,技巧确实不错。

一年多时光不够他学懂所有方言,不看屏幕的话歌词勉强听个七七八八。

江波涛听着听着笑了,摇摇头端起杯子。

黑方兑绿茶有什么好喝的,甜吗?甜吗?谁知道呀。

炸鸡拼盘有什么好吃的,香吗?香吗?

不知道啊!江波涛对自己说:我看起来很冷静,人其实已经不太清醒了。因为我喝酒了呀。

醉得好像从来没活过一样,比如这个绿茶,兑不兑黑方也就那么回事,怎么一下这么甜呢。


请问侬买个啥个车
请问侬辰光也有多
请问侬有勿有可能
陪我荡荡马路开开11路

请问侬是啥星座
请问侬欢喜听啥歌
请问侬是勿是愿意
陪我兜兜S市开开11路


歌快唱完的时候吴启醒来一次,嗫嚅道:“唱啥呢?”

爬起来揉揉眼睛,一看,轮回正副队长是屋里为数不多还立着的人了,一头一尾坐在房间两头,很有呼应感。

江波涛抱着膝盖坐在沙发上,下巴搁在膝盖上,难得地口齿不太清楚。

吴启听不清,又问了一遍:“唱啥啊?”

“我怎么知道,”江波涛突然吼道,“我又听不懂S市话!”

屋里的歌声断了几秒,随即是一串闷笑。

周泽楷握着麦克风,意有所指地说:“嗯,他听不懂啊。”





11路是步行的意思

歌词大意:

请问你买什么车
请问你是否有时间
请问你有没有可能
陪我兜兜马路,开开11路

请问你是啥星座
请问你喜欢听啥歌
请问你是不是愿意
陪我兜兜上海,开开11路


评论(69)
热度(1847)

© 倾斜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