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点随笔。
热爱轮回队长x副队。
喜欢、常写的cp请见作品整理。
LOFTER所有内容谢绝一切转载,谢谢各位。
也请不要按转载功能键。

[索夜]《暗城》3-4

汤上存了个备份:

liquorouge.tumblr.com/post/92591095245/1-4

祝食用愉快


如果要留言,留在这条底下就好,那边懒得看了。

《暗城》1-2

《暗城》3-4



[索夜]《暗城》1-2

说明:

索克萨尔x夜雨声烦,性格参考喻黄,也可以当做喻黄来看。

含ABO设定。角色未必是人形(甚至不是具体形状)描述较直白,形体有一点儿血腥,总之一百次警告,可能很雷。

后面的剧情大多是肉(孵蛋不一定写),慎入慎入慎入。





《暗城》


长冬之章



1


此刻静谧而特殊,大地脱去陈腐冬衣,数百棵枝桠旋开新的白花,干枯河床分泌出细小水滴。恬静波纹之上,巨大黑影缓缓昂首。黑色气流是弥漫的雾,倾泻自每一角香气氤氲的花房。

起先是再平常不过的分子,流淌成数百条黑暗溪流。然而,如同被某种声音呼喊,它们凝结着盘旋,汇聚成蛰伏的庞大肉体。他甚至未必是有肉体的,不断有半透明的黑色细肢从云雾中伸出,像是没有重量。一条粗大的附肢缓缓升起,将剩余的黑雾吸收殆尽。

许多看不见的生物从山脉另一侧飞来,拜服在空旷平原。它们尖啸时发出的声波如利剑般无情剖开脆弱细嫩的生物表皮。一场屠杀孱弱细胞的宏大宴席,为了欢迎黑暗生物再度降临的王者。

数百年来,遗迹越发风化,而空间裂缝仍旧存在。“看守者”需要一个完美的领导者。

几分钟后,黑雾像是终于确定了自己想要的分子结构。他开始显形:额骨饱满、鼻梁挺直、下颚线条凌厉。这团生物构架出的拟人类形态是名高大挺拔的雄性,有着银灰色长发、碧绿中带些海蓝的虹膜,以及一张轮廓分明的脸。

非常成功的拟态。他甚至模拟出了真实无比的衣物褶皱。事实上那确实是真的——至少在它接触到空气后,就固化为了真实存在的物质。男人张开双臂,在他子民激昂的低吼声中,许多个影子从虚无中固化,从平原上站起,或又一眨眼化作了别的兽形。

一头黑色的虎向他颔首:“欢迎回来,索克萨尔。”

“狂徒的数量减少了么?”

“最近变少了,看来缩减裂缝确实有效。按照这个方向研究下去的话,我想总有一天能将通道完全关闭。”

“那我们也会轻松些。”这样的工作实在太漫无天日了。

索克萨尔俯下身子,平原上很快多出了一头黑色的狼。它昂首,利爪踏过柔软丰满的草地,向着山那头的城堡奔去。


黑暗生物们习惯将自己称作亡族:一个遗落的、带来灭亡的种族。没有用以阐述他们来历的书本,就好像这些黑暗生物从天地初生起便存在着。他们的诞生与日月升起、星河变更一样,属于世界法则的某一部分。

亡族看管大陆南部的空间裂缝,有不速之客时,他们将之撕碎。那些来自裂缝的怪物被称作狂徒,大多呈现为布满瘤子和血管的狰狞形态。它们之中很少有能够主观思考的类型,大多只是脂肪、肌肉和神经组织的集合,试图通过最低等原始的方式寄生到裂缝的这一端。这片大陆上有着数不尽的低等生物,由于大脑贫瘠和天职平庸,它们从不知自己曾置身于这样的危机中。而亡族的首领索克萨尔认为,这是一份不错的工作——成为看守者让黑暗生物们漫长渺茫的生命有了可供忙碌的内容,避免他们因为无所事事而自相厮杀。

他们很久没有迎来过新生命了。黑暗生物的数量并不多,有能力生育的、被称作Omega的个体则更少些。有时也会有提议,要求去翼族(另一队看守者,他们唯一而该死的同行)中“借”点伙伴,几乎是立刻,这个意见就被否决了。黑暗生物们并不想看到一些长着翅膀的生物出现在辖区中,长久以来他们的拟态都是人形及兽形,拟生物种群的划分注定了他们将与有翼生物相互排斥。

对此,索克萨尔并不在意。黑暗生物的寿命足够长,目前为止,Omega的数量尚不会影响种群存活率。至于他自己,尽管许多Omega恳切要求成为他孩子的母体,最终也会为了生命安全告终。他的基因太过于强大,受/精对象若无法提供足够顽强的生物信号,一次交/媾便足以摧毁他们——精/子会从Omega的生/殖腔开始啃噬他们。

有鉴于索克萨尔宁缺毋滥的指标,比起清晨醒来看见交/配对象横尸巢中,他更愿意等待一个合适对象驾临。

强大却愿意雌伏的Omega,也许根本不存在。至少今天之前,索克萨尔从不期望有这样的生物会乖乖送上门来——这样的念头一直持续到他靠近城堡大门。

仅仅一个瞬间,一种刺激性气味传入他灵敏的鼻腔。像茉莉与忍冬混合的气味,夹裹着充满性/暗示的腥甜。索克萨尔为这大胆而疯狂的场面感到惊讶:一头Omega在他的城堡中筑巢了,从气味来看,它临近或已进入了发/情期,这头勇敢的生物甚至不明白这里是黑暗生物的辖区,他们完全可以把它的生/殖腔从躯干中撕扯出来。

索克萨尔独自以人身前往顶层。离得越近,那股气味就越浓郁,可以感觉到分子有形一致地罗列在空气中,铺满了整条走廊。他推开门,扑面而来更多香气使他错以为自己正置身于忍冬的海洋之中。一团黑色的物体占据了他巨大卧室的三分之一,听见声响,它回过头来,金色的瞳孔下是尖利的喙。

一只巨大的、像是黑鹰的生命体。




2


索克萨尔第一次看见这样的Omega。它的拟态并非野兽,而是庞大的猛禽。尖锐的鸟喙和金色的眼睛接近鹰的形态,过长的尾羽却与鹰隼有着本质区别。那些长逾数米的羽毛坚硬富有光泽,拖曳在索克萨尔的床单上,更像是具象化的神话生物。

这一刻,它正盘踞在索克萨尔的床上,似乎在用这种方式划分地盘。它并未对王者的归来表现出一丝讶异或顺从,相反,它无视了他,俯下脖子,更紧地收拢翅膀。

发/情期。对Omega而言,这期间所有的打斗能免则免。而比这更惊讶的是,索克萨尔从自己庞大的记忆数据中搜索出了相似的气味。他绝非第一次遇见这只Omega。

“发/情期?”索克萨尔向它走去,一边脱下手套。归城的王用一根缎带将银发绑在脑后,黑色袍摆随着行走擦过地面,发出细小的悉索声。这声音似乎使黑鹰感到不安,小心地向后挪动。

“我闻到过你,很早之前的事了。”索克萨尔说,拉开靠背椅坐下。他将斗篷放在一旁,伴随着更多的肌肉动作,空气中另一股气味变得清晰。Alpha特有的信息素轻而易举钻进巨鸟的鼻腔,浓烈的醇酒气味。一头成年Alpha正在靠近它。

本能促使它昂起头,发出尖锐的啸声。面对恐吓,索克萨尔笑了起来。“你还在我的床单上,”他提醒它,试图不让自己的压迫力显得过于强大,那可能会吓跑这个鸠占鹊巢的Omega,“你喜欢我的味道?”

露骨的问题让巨鸟越发愤怒,它腾翔起来,拍打着翅膀。巨大的气流将周遭摆设刮得东倒西歪,而当那些能源来到索克萨尔身前时,如同被无形的墙壁吸附着,顷刻化作虚无。

被兴奋和浓郁的信息素煽动着,索克萨尔感到体内开始骚动,一部分躯体趋于融化。长袍之下,他的右手正在缓慢融化成黑色的溪流,无声蔓延向那张大床。

巨鸟被能量的无形化刺激了,盘旋在半空。它的力量比一些Alpha更强,却未必是房间主人的对手。然而当它意识到自己该离开时,无数黑色藤条触手般飞窜而出,将它结结实实绑在床板上。这些黑色的捆绳,每一条都让它想起剧毒的蛇,它们正在它的身体表面缓慢游动,寻找更牢更坚固的受力点。巨鸟锋利的尾羽切断了其中一些,下一秒,更多相同的涌上来。它开始感到呼吸困难。

一头巨狼出现在它视野中。漆黑的、表面像是有雾气缭绕的利爪靠近它的腹腔,拨弄着那里珍珠色的羽毛。肚子是它全身上下唯一浅色的部分,它感到一阵本能的恐惧从骨髓中涌出,颤抖着想要合上翅膀。

“别乱动。”

狼踏着鸟腹,低哑而优雅地恐吓。他在巨鸟的颈部轻嗅,像闻一株近在咫尺的植物。清冽馥郁的香气将它们笼罩在狭小私密的空间中,巨鸟发出几声细哑的低鸣,金色眼球在翅膀和狼眼间来回摇摆,暗示他将自己解开。但Alpha并不打算这么做。

“你是我见过最有力的Omega,”巨狼用前爪轻按鸟的下腹,有倒刺的舌尖舔过鸟颈,带下一片深黑的细羽,“我猜……这里也一样有力。”

他的爪下是被脂肪和肌肉掩盖的Omega器官。发/情期到来时,它会分泌滑液、促进荷尔蒙挥发并不时收缩,使Omega们产生被插/入的渴望。

巨鸟为这明显的挑逗战栗,竭力挣扎。一些勒断的羽毛断裂下来,落在床单上。尾部上方的孔穴中,无色液体正在缓慢流出,起初是一小部分,随即越来越多。索克萨尔的Alpha信息素大大打乱了它的节奏。它的发/情症状愈发明显了。

黑狼被大大取悦了,收回了部分触手,以免过分损坏那些漂亮翅羽。他嗅着它,轻轻啮咬鸟颈,齿列间满是占有和威吓。“你一定成年了,黑暗生物,”索克萨尔说,“你的气味分布在东岸的森林附近,很浓,我以前路过那时嗅到过。”

奇异地,巨鸟的挣扎减缓了。它睁开紧闭的眼睑,金色瞳孔紧盯着蓝绿色的狼眸。

“你很好闻,像植物,有人告诉过你么?”巨狼的爪子抚摸着鸟腹,话语中有不自觉的亲昵,“作为我的同类,你不适合独居。”

是了,这正是一只居住在辖区之外的黑暗生物。它似乎诞生于更深的虚无和混沌,有着比一般同族更为强大的生物力量和高傲不羁的天性。意外的掉队或许赋予了它意外的思想和视野,不同于常见的兽态,它的拟态是更接近天空的禽类。索克萨尔曾经循着气味找过它,无奈它太善于迁徙,而亡族的王也没有那么多时间用于地毯式搜索。


可即使远离种群,它也本能向往更强大的存在——Alpha信息素对Omega的吸引是绝对的,经过近百年休眠,索克萨尔的气味早已薄弱不堪,而它居然能循着找到这里,在气味最浓郁的卧室中筑巢。

“今天是我回归的日子,同样欢迎你回到黑暗生物的种群。”


眼看它不再挣扎,索克萨尔松开了藤蔓。气化的黑色能量包裹在巨鸟周身,从羽毛和羽毛的缝隙中钻入躯干,带着名为知识的程序入侵每一个细胞。它被狼爪按压着,断断续续地尖啸。一阵剧烈颤抖后,索克萨尔满意地看见它正在学会如何化作人形。

现在他们都变回更加节省空间的体型了。黑鹰全/裸着伏趴在床上,尾羽似的金发拖在脑后,覆盖着大半背脊。他有骨感的肩膀和精悍漂亮的腿,坐起身来,低头观察细巧的人形躯体。肌肉结构和骨架变化带来的新鲜感席卷着他。面对索克萨尔的提问,他伸出舌头,舔舐那只手掌。

“你应该学会更好的打招呼方式。”索克萨尔低下头,给了他一个黏腻又动情的吻。醇酒混杂着忍冬和茉莉香气,萦绕在房间中。

Alpha将披风取来,包裹住新成员赤 裸的身体。“告诉我你的名字。”

他得到了Omega主动的一个吻,与初次开口晦涩喑哑的嗓音:“夜雨。”




(待续)



其实这篇是前天卢刘未遂的产物,葡萄柚老师说,先搞个喻黄,要少天孵蛋!(哪来的蛋

这是篇没有什么剧情的肉文,我打算写完肉就完结它……下一章基本都是肉

© 倾斜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