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点随笔。
热爱轮回队长x副队。
喜欢、常写的cp请见作品整理。
LOFTER所有内容谢绝一切转载,谢谢各位。
也请不要按转载功能键。

不触即发——《下落不明》12

【注意事项】

1 这篇文主要涉及的cp有如下几对:叶蓝、喻黄、双花、周江

2 借用了哨兵向导设定,但因个人喜好及剧情需要,并不完全遵循原设定。具体细节差异请看文中描述
除此以外还含有大量私 设,介意者请勿点开


警告:本章有叶蓝肉,真枪实弹,若不能接受请不要点开!




第一部 下落不明

章十二 昭然若揭

 


上城分局对面的酒店是家连锁企业,跟莫泰168268差不多。几个年轻男人天天来打卡,前台小姐都认识他们了,每逢相见必送免费甜笑一个,比麦当劳还麦当劳。唯独今天,蓝河面对前台小姐心跳得像打鼓,想着不要看我不要看我,我做贼心虚。

说来奇怪,蓝河过去二十四年里从不考虑牵小手以外的事,今天倒跟吃了熊心豹子胆似的,分分钟拍案决定。就算他历来是个决断的人,也被自己这份魄力吓了一跳。

进电梯到开房门的过程,蓝河根本不记得。等反应过来,叶修连外套都脱好了,领带正解到一半。这画面对一个(疑似)直男警察来说还是太刺激,蓝河一双眼睛游来游去不知往哪儿看。


 




——————

肉被屏蔽了,放不老歌

第十二章 上

第十二章 下





 

没有回答。蓝河的脑子里恍惚一片,什么都没有思考。本能和欲望驱使他侧过脸,凑近叶修索吻。

但出乎意料地,叶修忽然坐直身子。灯光下,汗水流过他精瘦结实的躯干,莫名煽情。蓝河还想动,却被他制住了脑袋

“我有点事要做,”叶修还插在他身体里,两眼直视蓝河,神色却是完全不同于刚才的认真,“蓝河,借你脑子用一下。”

 

一秒,蓝河瞬间被拉入到不知名的地方。他只来得及眨一下眼,就发现自己和叶修站在之前那片湖泊上,脚下是开阔了不知多少倍的桥梁。不知是不是错觉,蓝河发现这片湖泊比他上次来的时候宽广得多,一眼望去完全看不见边界。

他低下头,喜出望外地发现两人都穿着衣服。叶修转过脸,看着蓝河在身上摸了两把,悠悠道:“紧张啥呢,难道你还想在自己的脑子里裸/奔吗。”

“这是我的脑子?”蓝河说,“来这儿干嘛?”

叶修向他走来,站在他面前。“这是肉/体结/合以后的你的世界,”他说,掏出一根烟点上,表情悠闲无比,“比原来大多了,看看这景色,国家5A 级旅游区啊。”

“这就是……肉/体结/合的结果?”蓝河问,“江波涛说的缴学费就是这意思?”

“对,会让哨兵和向导的精神力大幅提升,”叶修说着,伸出手搭在蓝河肩上,“别动。”

他凑过来,蓝河以为他要亲他,有点不明所以——你还咬着烟呢。

谁知叶修只是仔细观察他的脸,好像上面有什么脏东西似的。蓝河摸摸脸颊,迷茫道:“怎么啦?”

“给你看个好东西,”叶修说,“看好了,不要回头啊。”

他放在蓝河后颈上的手动了动,像是沿颈椎抚摸。蓝河正想闭上眼享受一下,听见耳边传来一阵细小的杂音。起初是悉悉索索的碎响,不消片刻,变得越来越响,他仔细听了半天,意识到那是一阵衣服摩擦的声音。

本能地,蓝河差点就回头看了,奈何叶修警告过他。蓝河紧张地直视前方,面前是叶修悠闲无比的脸,眯着眼,像在打量什么。他的手慢慢移动着,从蓝河脖子上挪开,变成悬在半空的姿势。

“一条大鱼。”叶修说,“瞧瞧。”

蓝河听话地转头,面前猛然是一张血淋淋的死白的面孔,登时吓得大叫一声,退开好几步。只见叶修手里掐着的不是别人,赫然是应该已经被烧掉了的王椿华!

“她……她还没死?!”蓝河心脏都快从嗓子里跳出来了。

“死了,也烧了,可惜没烧光。”叶修一把将那鬼扔在地上,“她比我预计的聪明点,在你意识里留下了一部分自己。”

“我……我意识里……”

“你以为她为什么要一遍遍附在你身上?”叶修说,掸掸烟灰,“不光是为了用你的身体去复仇。每次她入侵你的精神,就会在精神世界里留下自己的一部分,积少成多。这样就算她真的死透了,只要你没发现自己被寄生,她就能通过吸收你的精神力来修补自己的意识体,再过几年,你自己的意识要不被取而代之,要不,就像李皖一样变得疯疯癫癫。”

蓝河刚刚从性事里爬出来,四肢还软着,这会儿听到这些觉得自己都快瘫倒了。“这……这……”他这了半天也没这出个所以然来,感慨得不知说什么好,“……你怎么发现的?”

“从一开始就知道。”叶修悠闲道,“这种把戏老子见得多了。就是她动作太快,殡仪馆那次按理说她是动不了你的,可惜一个没留意,给钻了空子。”

“动不了我?”蓝河重复道。恰逢王椿华颤颤巍巍地抬起头,面上是死后特有的诡异肤色:「不可能,你根本不在……」

“我不在现场就看不到你在做什么?谁告诉你的?”叶修笑笑,“也不看看自己在哪。”

他抬起手,蓝河顺着看去,只见许多金色的网格从空无一物的空气中浮现出来,逐渐收拢,彼此交错着凝结成一道庞大无破绽的障壁。这片金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延展开去,消失在视野边缘,与此同时,蓝河再次感到那种被包裹的感觉。脑海深处传来一声轻微的“咔哒”,蓝河知道那是叶修的网络,覆盖着他的同时,和他体内某个东西结合了。

“是什么?”蓝河问,“刚刚有东西连起来了。”

“第一次你在王家别墅外面昏倒的时候,我就在你身体里植入我的精神力,现在和精神屏障融合了。”叶修答道,“一次不能植入太多,你的精神领域还很不稳定,过多精神力的侵入会让思想空间彻底坍塌。你要是脑瘫了,我得负八成责任,这怎么行。”

「胡说……」王椿华嘶哑的声音像砂纸磨擦发出的噪音,「我上过他的身,你不可能控制得了……」

“你觉得自己不知不觉,但别人早知道了。”叶修说,“你一直在暗中监视我们的一举一动,找一个合适的时间附在蓝河身上。所以前一天在殡仪馆,我往他身体里补充了我的精神力。”他转过脸看着蓝河,挑挑眉毛:“当时不是叫你展开精神网络吗?我说你是个雷达,其实是骗你的,主要是得传点能量来支撑你脑子里的能量源,这样她一进去我就能感觉到。”

“这种理由你完全可以直说啊。”蓝河疑道,不料叶修摇摇头:“你脑子里有她的意识碎片,万一我告诉你,这个信息被她读去,事情就麻烦了。如果不把她引出来,就不知道这个案子到底有多少疑点和隐情。那句话怎么说的,要骗过敌人,先骗过战友。”

蓝河从王椿华身边退开两步,回忆着和叶修见面以来的一举一动。王家别墅外他救了自己的那次、在精神领域中拉住自己的那次、鬼压床窒息后给自己传输精神力的那次、在殡仪馆握着自己手的那次……许多细节在眼前闪回般略过,蓝河猛然惊觉,叶修从最开始就一直在不知不觉地布局,而现在,他终于将自己步步落下的棋子亮了出来。

“普通的灵魂体一般没这个意识,你已经很超出我的预计了,王女士。”叶修说,双手插在兜里,很像是蓝河第一次见他的模样。

不知为何,蓝河觉得这一刻的叶修和之前几天都有些不同。说不上理由,但他就是知道。

「你这……」王椿华挣扎着爬起来,桥面上留下一滩斑驳血迹。也许是尸体被烧毁的缘故,她看起来前所未有的破烂狼狈。

「信口开河,如果你早就知道了,为什么无动于衷!?」

“你还不服气?”叶修惊讶,“一般你这种情况的,见了我就跪,敢爬起来就很牛逼了,居然还敢顶嘴。”

蓝河在旁边翻了个白眼:这人怎么回事,越发嘲讽了。

「……说得好听,我接近他的时候什么阻碍都没有,」王椿华边说,边缓缓向后退去,似乎在找退路,「你说你在保护他,有什么用?」

像是听到什么笑话,叶修弯起嘴角,露出个惊讶中带无奈的笑容:“连你都能发现的话,我以后还怎么混?”

一根烟抽完,他掏出另一根点燃,烟盒捏在手里把玩。

“之前不动你是因为没有结合,蓝河的精神领域会排斥我。收拾你不难,难的是对付你的同时不撕裂他的精神。”叶修说,“大街上舞剑简单得很,可你能在钢丝上扭秧歌吗?”

听到这里,蓝河也明白过来:“难道肉体结合了,就不会排斥?”

“对,现在你的精神跟我是一体的。举个例子,精神领域是一套别墅,那刚才你就是在房产证上写了我的名字,所以我也是合法户主了。”

叶修耸耸肩,看着不断向后退去的王椿华。

“现在没了排斥现象,我想怎么搞你——就能怎么搞你。”

  

话音刚落,王椿华突然掉转方向,朝长桥另一头飞奔。难以想象这个破烂不堪的意识体还有如此骇人的行动力,蓝河愣了一下,正考虑要不要追,却见一旁叶修摇摇头,同情道:“这辈子第一次有人质疑我的业务能力。”

他拿着那个从不离身的烟盒,有些依依不舍:“硬中华啊,就要说再见了。

“你不是抽软中华?”想起殡仪馆外叶修让自己买烟,蓝河发现哪里不对,“怎么身上带着的是硬中华的盒子?”

“小蓝同志,先说好,一会儿不要太惊讶,”叶修的架势像在说书,“其实为了照顾你的情绪,我一直把实力隐藏得很好。”

“啊?你有吗?”我觉得你一直很骚包啊。

“废话,没发现哥全程什么都没做吗,”叶修摊手道,“就在最后拉了把吊灯。”

蓝河敏锐地发现,叶修手心那道抓吊灯时留下的伤口已经完全愈合了。

“为了不打草惊蛇,我把哨兵的精神能力锁起来,只留下属于向导的那一部分,以便监控你的精神领域。”叶修说着,转身面对王椿华逃跑的方向,戏谑道:“这么长时间的捉迷藏,真是从来没玩过。” 

他一扬手,手中烟盒猛然抛上半空。蓝河看见叶修右手做了个开枪的姿势,轻声道:“砰。”

毫无疑问,这像个玩笑。然而刹那间,一股肉眼不可见的能量从他指尖迸射而出,无形的冲击波将空气撕裂开,笔直穿透了飞在空中的烟盒。与此同时,蓝河本能地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碎裂开去,庞大的压迫感从叶修身上发散出来,湖面被这无形力量震荡着,数不清的圆环在水面上扩散,蔓延出惊人的距离。遥远的天空深处传来尖锐啸声,蓝河抬头看去,发现高空的云层徐徐转动,漩涡般,迎着叶修举起的手盘旋出大片电闪雷鸣的空洞。

——那根本不是烟盒,是叶修给自己加上的、经过伪装的精神禁锢!

“敢拿倒计时威胁我的,你是第一个,”叶修说,“蓝河,戴表了吗?数十下,咱们送她上路。”

要表,蓝河还真有。他抬手看看,指针在注视下悄无声息地走过一格。那头叶修抬起手,替蓝河数道:“十。”

说时迟那时快,叶修话音刚落,一道水流从湖面飞溅出来,凝成道笔直的箭矢,朝逃窜的王椿华射去。蓝河甚至没来得及看清,就见王椿华一个踉跄扑倒在地——箭从她左膝盖上笔直穿透过去。

“九。”

“八。”

“七。”

“六。”

……

叶修每数一下,都精确踩在秒针移动的瞬间。而他的声音每响一次,就有一道水箭从四面八方涌来,分别穿透王椿华残留下的意识碎片。左膝盖、右膝盖,左脚掌、右脚掌,左手、右手,左肩、右肩……最后是脖子。还好这是意识体,如果是真人,早已不知死了几回。

蓝河瞠目结舌看着这真正堪称追杀的场面——叶修数出一的时候,天空弥漫出大片肃杀的浓黑。蓝河眼看一条巨大无比的水龙卷从湖底深处翻滚着涌出,只一个刹那,已将对面整片桥面席卷一空。被压缩成漩涡的高密度水流在半空爆裂开来,射向四面八方,蓝河刚要躲,叶修不知从哪变出把伞撑在头上,一把将他拉了进去。

几声雷鸣过后,周遭逐渐平复下来,恢复原本风平浪静的模样。蓝河探头一看,桥上哪里还有人形的东西。

“她……人呢?”

“这么渣,当然灰飞烟灭了。”

叶修扔掉嘴里抽完的烟蒂。合拢的伞被随手一丢,瞬间消失得无影无形。

释放身为哨兵的那部分后,他本性暴露无遗,说话也越发不客气。嘴角一挑,笑得肆无忌惮:

“跟我抢螺帽,就是这种下场。”



————————TBC————————

这章居然跟第十章差不多长……

评论(200)
热度(2074)

© 倾斜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