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点随笔。
热爱轮回队长x副队。
喜欢、常写的cp请见作品整理。
LOFTER所有内容谢绝一切转载,谢谢各位。
也请不要按转载功能键。

学不好数学就要任人宰割

不触即发里头还没写到双花,很心痒,又在WB上看到个不正常H二十题,忍不住动手创作……纯双花肉

题目特有趣,在这里,谢谢博主 http://weibo.com/3193294964/Azrau2k9A


架空校园ABO设定,重点完全不在ABO

孙哲平毫无疑问是个Alpha

张佳乐很惊人的也是个Alpha

重点真的完全不在ABO


被屏蔽了,在汤上存了份有肉的版本:

完整版



————————分割线————————

 


《学不好数学就要任人宰割》


 

张佳乐看了一眼教室墙上的挂钟,六点半,老师下班,主妇开饭,出门溜达的学生在地铁上挤成汉堡肉的美妙时段。他本来也该在那辆地铁上的,但由于种种原因,此刻正束手束脚被人圈在讲台前。

“听我说,孙哲平,”张佳乐叨逼起来不比黄少天安分多少,“今天我妈做了红烧鲫鱼和椒盐土豆丝,我得回去吃饭。”

“闭嘴,”孙哲平说,“开弓没有回头箭,脱裤子。”

张佳乐顿时尴尬万分。


这所Alpha寄宿制学校制度还是很完善的,五点放学,活动的活动打扫的打扫,五点四十查清,六点关闭教学大楼。宿舍楼十点半断水,十一点熄灯,熄灯前回去就行。篮球场在外头,想打到几点都可以,就是书包得带走。

张佳乐这回数学考得不好,被老师要求去跟考得很好的孙哲平同学一对一辅导补习。这一学就学到六点半,教学楼都关门半小时了,他俩回头肯定得翻窗出去——前提是张佳乐等会儿还有本事走路的话。

说来尴尬,身为堂堂Alpha,可以把Omega这样那样生一窝小崽子的强大的Alpha,张佳乐最近不知怎么跟同为Alpha的孙哲平好上了。事情本身不奇怪,毕竟这是所只有Alpha的同性学校,在里头念书很有物竞天择的味道。把一百个Alpha关在没有Omega的空间里,就跟把一窝公鹦鹉关在一个笼子里一样,同性竞争不说,时间这把大刷子迟早会在他们中分出艹人和被/艹两个类别。而在孙哲平面前,张佳乐很不幸属于后者。

但张佳乐很不服气。谈恋爱是一码事,Alpha和Alpha之间想竞争,那可有太多方法了。讨厌就讨厌在孙哲平跟他之间根本没有多大竞争空间。跟孙哲平搞上以后,张佳乐觉得自己身为Alpha的尊严常在床上讲台上课桌上受挫,久而久之生出了一种被人压的Alpha也就比Omega少几个器官的悲凉感。

“孙哲平……”想到上周五在体育仓库那次,张佳乐底气非常不足,“明天有体育课,给兄弟留个面子可好?”

“体育课又不要你脱//光了裸/奔,”孙哲平慢条斯理解开领带,“考得这么烂,你自己脱还是我来?”

张佳乐一脸崩溃。一样是Alpha,为什么孙哲平说话这么有底气?反观一下自己,平时牛逼哄哄大大咧咧,到两人独处的时候就缩了一截,用室友的话来说,就是给/操怕了——毕竟Alpha在床/上粗暴点也算情趣,可惜张佳乐完全打不过孙哲平。每次打起来,到最后倒霉的肯定是他。

“每个礼拜要干三次,你是永动机啊?”张佳乐愤怒地给他一脚,被孙哲平一把接住拉到腰上,“不是要补课吗?马都没你精神!”

“题你不肯做就算了,爱你还不肯做?”孙哲平嗤道,“说得你很清心寡欲似的,大家都是A,对环境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张佳乐气绝。

他根本不是在乎干这事的地点!他是不想再被/干了!他是个Alpha啊!起码给个你拍一我拍一的机会吧!

“放屁,换我上你。”张佳乐不客气地伸手推孙哲平,“躺下,腿张开,叫乐爷。”

孙哲平深沉地看他一眼。这一眼中包含太多情绪,复杂交错,张佳乐不禁背上一毛。

“看来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痛了……”孙哲平说,“又不是没给过你机会,猜拳赢了就让你当1,忘了?”

“我他妈不是没赢吗?!”

“五次猜拳输四次你怪我啊?”

“你知道吗Alpha老被人艹会疯的,你得照顾我的精神状况!”

“要真把你操/疯了我能名垂青史,”孙哲平笑笑,抓着张佳乐按在讲台边上,开始解他的领带和衬衫,“来吧乐爷,孙哥疼你。”

张佳乐挣动两下,发现对方没在开玩笑。离发/情期还有三四天,孙哲平动情的速度远比他想象中快,两人此刻拥抱着,孙哲平喷在他耳畔的呼吸已然有些粗重,手也不安分地在他腰上捏来捏去。


……


你 居

猜 然

当 也

中 有

怎 敏

么 感

了 词

……



孙哲平按倒张佳乐时碰翻了厚厚一叠练习册。老师说让发下去,也不知课代表干什么去了,书高高堆在讲台上,此刻一倒,哗地铺满讲台。张佳乐脑袋后头搁着一大堆本子,不摸还好,随手摸起一本,只见上头赫然写着:

五年高考三年模拟——高考理数。

亲娘啊!!!

如果说跟孙哲平啪啪啪是一桩苦事,那做高考复习题活脱脱就是要扒张佳乐的皮。来一发至少还有快曱感,张佳乐真不讨厌,但天知道他有多讨厌模拟卷,光是看到它们出现在视野里就有种致命的不举感。而现在,他们居然躺在一堆教参上头作势要脱/裤子,此情此景刺曱激过大,令张佳乐情不自禁发出鬼哭狼嚎的一声尖叫:

“不要做题!!!”

“放轻松,”孙哲平说,“这是为你考虑啊同学,知道耶鲁大学一直提倡的学习方法吗?”

“不知道!”张佳乐炸毛想把手里那本扔了,一翻,发现扉页写着本子主人的大名:喻文州。尼玛得罪不起,他悲愤地放下这本,换了一本翻开,见是黄少天的,立马卷起来狠命抽孙哲平的肩膀:“滚蛋!”

“一边跑步一边背数学公式,记忆效果是平时的两倍以上。科学证明适当的身体运动有助于同步记忆枯燥的学习资料,”孙哲平解开张佳乐衬衫上最后两颗坚守职责的扣子,“试试呗,以后每次打/炮都背公式,下次摸底考数学要还是不及格你就找我。”

张佳乐张嘴刚要吼,孙哲平已经劈头盖脸吻了下来。两人滚烫的舌头绕在一起,孙哲平左手抓着他的辫子,右手在他胸口摸索,时轻时重按压着乳/头,张佳乐在接吻中发出模糊一声呻/吟,下/腹的火腾地烧起来,脑子顿时不清楚了。

绑辫子的橡筋被孙哲平随手扯下来,半长头发散了一肩。这是两人不成文的习惯——孙哲平自己是利落的板寸,因此特别喜欢玩张佳乐的头发,每次做完都会把脸埋在张佳乐颈窝里,嗅他头发上那股干净的香气。张佳乐多次推销这是潘○也没用,孙哲平就爱闻张佳乐身上过滤过的洗发水味道,要他自己用他才不干。此刻他的手指绕着张佳乐的发梢,轻轻扯着,逼张佳乐抬高下巴。

“唔……孙……”张佳乐呢喃着,伸手抱住孙哲平的脖子。两人耳鬓厮 磨一番,张佳乐喘着粗气,上衣一件件脱/去。很快裤子落地,孙哲平摸出管KY,挤了一堆往他后面伸。张佳乐紧张地咽口口水,感到一根手指缓慢地探进来,动作小心又仔细。

他正情动,捧着孙哲平的脸要亲,忽然听见孙哲平问:“一中心在原点、对称轴为坐标轴的椭圆与直线x+y-1=0相交于A、B,C是AB 中点,若|AB|=2根号2,OC的斜率为2分之根号2,求椭圆的方程。”


…………

……………………

………………………………


张佳乐发自真心咆哮:“孙哲平!WC你大 爷!!”

“别闹,”孙哲平亲亲他太阳穴,“现在是我/操/你。”

“你他妈居然敢让我在床/上做数学题?!”

“这不是床,是讲台,”孙哲平的手指示威性朝里顶去,换来张佳乐一声低叫,“快,解方程啊。”

“你…………”

“看我对你多好,中心是原点,对称轴是坐标轴,没比这更善良的题目了。来啊张佳乐,做不出看着办。”


……

……

……



当 密

中 封

部 线

分 内



去 不

汤 准

不 答

热 题



……

……

……



事后张佳乐在寝室里跟吴羽策抱怨:孙哲平每次换花样都把他搞得半死不活,这样的劲头拿去干什么不好,教参做掉五六本,Omega泡到三四个,何乐而不为?

吴羽策正在做考卷,闻言冷笑一声:他泡Omega,你能乐意?

“我觉得,需要有一个Omega来代替我承受上/床时背公式的情况。”张佳乐真诚地说,岂料吴羽策话锋一转,尖锐地问:“你们没把教参弄脏吧?”

“……”张佳乐凄然,“你就不能有点同情心吗?我都射不出来了。”

“我这是为你好,”吴羽策灿然一笑,“主要是,你如果把王杰希那本习题集给弄脏了,就等着扫厕所扫到毕业吧。”王杰希是劳动委员。

“应该没有,我有很小心……”小心得被孙哲平嘲笑比平时紧了好多倍,张佳乐想到这件事就脸上发烧,只能把脸埋在被子里。

“那就行,”吴羽策说,“我挺看好你俩这个组合的,孙哲平这种脾气的Alpha不好对付啊,牺牲你一人,幸福千万Omega。”

张佳乐觉得再多说也是自取其辱,愤而大被蒙头,不多时发出呼声,一觉到天明。

 

隔天一早,叶修走进教室,随手把一百三十四天改成一百三十三天。他拍掉手上的粉笔灰,回头看张曱佳乐已经坐在位置上读数学书了,奇道:“这是刮了什么风?张佳乐,你吃坏了?”

“叶修滚蛋,”张佳乐吼他,“老子在复习。”

“你不是一向放弃治疗吗?”

“他现在知道了,”一个声音从张佳乐后座传来,十分淡定,“培根说得好啊,知识就是力量。”

叶修挑挑眉,发现是孙哲平,捧着本英语书,笑得满面春风。


“老子以后再也不要补数学了。”

张佳乐简洁明了地说。


 


——————————————


 


 《课内课外都要有始有终》


晚上八点半,张佳乐用力喘着气躺在讲台上,像条搁浅的鱼。孙哲平捡起一件衬衫盖在他肩上。“张佳乐同学,”他凑过去,“还活着吗?”

“……明天……”张佳乐的回答细如蚊声,“有体育……”

“体育课嘛,”孙哲平摸摸他脖子胸口一堆红印子,“穿高领吧。”

不知过了多久,张佳乐总算缓过一口气,坐起身来。孙哲平递来一瓶矿泉水,张佳乐接过喝了,半晌,蹦出句没头没脑的话:“怎么搞得跟刚打完篮球赛似的。”

“也很像跑完一千米。”孙哲平挨着他坐下,双手圈住他的腰,一副新好男友的样,“腰疼吗?”

“我他妈背疼,”张佳乐瞪着他,“五年高考三年模拟的封皮也忒硬了。”

“男孩子皮厚。”

“你躺一个试试!”张佳乐作势要揍他,奈何腰痛,“谁皮厚啊!”

“嘘,”孙哲平低头亲他的眼角,“别说话。”

张佳乐侧过脸,两双眼睛就这么对上了。孙哲平的眼珠很黑,眼窝挺深,配上高鼻梁和干净的短发,让张佳乐很是喜欢。他说不清自己喜欢孙哲平哪儿,但只要俩人这么面对面坐着,不说话,张佳乐很容易就沦陷了。孙哲平曾经坦言对他没什么抵抗力,其实他也一样。他是真的不在乎孙哲平也是个Alpha。

脸和脸之间距离越凑越近,张佳乐眨眨眼,猜测孙哲平会亲他。

他们坐在讲台旁的台阶上,闭着眼睛,缓慢地接吻。

“张佳乐,”孙哲平低声喊他。

“嗯?”张佳乐觉得这会儿的孙哲平有点浪漫。

“有个事儿,你应该知道一下。”

“说,”张佳乐亲亲他的嘴角,“你乐哥我听着呢。”

孙哲平像是有什么开心的事。

“那个椭圆的方程最后算出来是x²+根号二y²=3,”孙哲平说,“下礼拜有可能会考。”

张佳乐沉默片刻,仰头看着天花板。“孙哲平,你真的喜欢我吗…………”

“你说呢。不然怎么给你做数学。”孙哲平说。

“喜欢我就给我做数学?”

“屁,”孙哲平说,“喜欢你才希望你跟我考一个大学。”


刹那间,张佳乐心田上忽然开出一片解析几何味儿的花。


 


——————————————————


 


孙哲平的便条:做这题可以把点差法和弦长公式综合一下,算出a是三分之一,b是三分之根号二。之所以把椭圆方程设成ax²+by²=1是因为算起来方便,而且可以避免讨论焦点位置,一举两得。其他解法还有的是,但高考不考的部分我不关注,具体讨论请找数学课代表罗辑。罗辑明天记得把那叠五年高考三年模拟发下去吧,我给码好放讲台上了。


罗辑的附注:谢谢,我把本子发下去了!前面孙哲平用的解法我补充一下过程:

设椭圆方程为ax²+by²=1(a>0,b>0)

设A(x1,y1),B(x2,y2),代入椭圆方程,作差,得:

a(x1+x2)(x1-x2)+b(y1+y2)(y1-y2)=0,且(x1-x2)分之(y1-y2)=-1,(x1+x2)分之(y1+y2)=二分之根号二

代入上式可得b=根号二a,再由|AB|=根号二|x2-x1|=2根号2

其中x1和x2是方程(a+b) x²-2bx+b-1=0的两根

所以【(a+b)分之2b】的平方-4乘以a+b分之b-1=4

将b=根号二a代入,解得a=1/3,b=三分之根号二

因此,所求椭圆方程为x²+根号二y²=3。

很多时候看到与椭圆相交的直线这类题目,同学们第一反应都是设直线方程与椭圆联立,再用韦达定理和等式来求斜率。虽然是很保险的办法,但我个人认为在有捷径可走的情况下孙哲平的办法显得更高端一点,避免了许多不必要的计算步骤。其余解法欢迎同学们自行探讨。黄少天你的数学作业怎么还没交?

 


——————————


是不是很想知道这文到底为什么是ABO?ABO意义何在?

因为原题最后一条写着ABO。没啥特别的意义。


评论(152)
热度(2202)

© 倾斜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