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点随笔。
热爱轮回队长x副队。
喜欢、常写的cp请见作品整理。
LOFTER所有内容谢绝一切转载,谢谢各位。
也请不要按转载功能键。

不触即发——《下落不明》 2

【注意事项】

1 这篇文主要涉及的cp有如下几对:叶蓝、喻黄、双花、周江

2 借用了哨兵向导设定,但因个人喜好及剧情需要,并不完全遵循原设定。具体细节差异请看文中描述
除此以外还含有大量私设,介意者请勿点开




第一部 下落不明


章二  二十八局


 

 

所有事情都发生得太突然了。

蓝河看到的最后一幕,是一只手覆在自己眼前。尔后,他俯视着的那片凝固的视野忽然动了。蓝河猛然坠落下去,以惊人的加速度冲往地面。

我要死了!他绝望地想,这不是在做梦吗!

他因为害怕想要闭上双眼,随即意识到,自己的眼睛从未睁开过。这片景色像是直接印在他的脑海里一般。五十米,二十米,十米……五米,三米,一米。已经能看见水泥地上的纹路了,而想象中的剧痛和冲击居然没有到来。蓝河感觉自己的大脑成了只硕大无比的眼睛,它嘲笑地看着他,轻轻眨了眨眼。

就在那一秒,他眼中的世界消失了。他依然在坠落,却身处黑暗之中。深渊像条巨大的食道,也像没有终点的子宫。蓝河被黑色巨毯包裹着,所有感官感受统统归零,除却坠落感之外,察觉不到任何东西。他试图扯住什么,而那仅仅是徒劳的。这里没有可支撑的点。

突然,他听见有人喊他。闷闷的一声“喂!”,声音像蒙在罐子里。

“——小蓝同志!”

蓝河反应过来:是叶修的声音。

“手伸出来,”叶修说,“你脑子里东西怎么这么要命的杂……不要胡思乱想,不会摔死的。”

“我刚刚就差点摔死了!”

蓝河抗议,意外发觉自己的声音清晰可辨。

“那是你的问题,没事把精神屏障扩那么大干什么,明明是个生手。”

说话间,蓝河感到自己的右手被另一只手握住了,跟着是左手。一双属于男人的手从黑暗中伸出,牢牢抓住他双手,让他以一个等待救援的登山队员般的姿势悬挂在半空。那只右手中指边缘有层薄薄的茧,蓝河知道这是叶修的手。他善于观察,早在叶修抽烟时就看见了这块茧蹭在香烟边上,像个小小的商标。

“你刚说什么?”蓝河问,“什么屏……?”

“先听我说,”叶修说,“你大学读的什么专业?”

“治安管理。”

“你无聊的时候怎么打发时间?打网游?疯狂购物?猛吃东西?上床睡觉?挑一个吧。”

“……”蓝河一头问号,“打网游好了,这有什么关系吗?”

“当然了,这说明你是个易受挫折的人,平时要多出去走走,别老宅在家里刷微博。”叶修一本正经道,“DPS还是T?”

“DPS”

“平时打本开怪是你开吗?”

“不是……”这不废话吗,都说了是DPS了

“你是H市本地人?”

“不、不是……”

“那你去过S市吗?”

“去过,实习的时候”

“B市呢?”

“去过”

“中南海大门进去了吗?”

“……啊?”

叶修的问题一个比一个无关,个顶个的无聊,连珠炮也似,把蓝河问得稀里糊涂。周围依然漆黑一片,没有温度,没有风,没有水声,没有呼吸声,只有叶修紧紧握着他的手。

到底为什么要在这样的环境里做脑经急转弯呢。蓝河实在是想不通。

从头到尾他压根没搞懂过叶修的行为模式,太奇怪了。

“睡觉的时候床上有几个枕头?”

又一个无聊问题。

在蓝河来得及答出两个之前,叶修忽然吹了个口哨。“有了,”蓝河听见他说,“紧急迫降,准备安全着陆。”

叶修没给蓝河半点准备的机会。眨眼功夫,握住蓝河的双手松开了,把他用力向下一甩。蓝河只觉天旋地转,这一次,他以之前十倍的速度疯狂跌落下去。起先他只沉浸在失重的异样中,可没过多久,蓝河发现这个下落似乎没有尽头,顿时恐慌不少。

该不会被驴了吧,叶修看着还算靠谱啊?

仔细想想,所有细节都很奇怪:没有目的,没有起因,甚至没有逻辑关系。蓝河对这种毫无理性可言的事情非常费解。如果一件事与他挂钩,至少得有些称得上原因或者缘分的东西,然而整个事态发生得十分异样,按理说,它理应有一个异样的高潮——

可就在此时,他突然尴尬无比地着陆了!整个背部猛然敲在一片实体上。蓝河连喊疼的时间都没有,事实上那一刹那他感觉到的不是疼痛,而是有一只不知从哪来的手掌,搭在他的肩上。

 

蓝河回过头,看见王椿华攀在他背后。

黑色头发,米色上衣,蓝色旧裙子,脸颊上一颗红色的痣。

王女士凑过来,缓缓接近他,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眼睛像两潭凝固枯萎的死水。蓝河还没叫出声,忽然,她朝他猛地张开嘴,幅度之大让蓝河以为她是要将自己的脑袋整个撕开——

 

下一秒他看见,她的嘴里血红一片。

没有舌头。

 

 

 

——————————————

 

 

 

“不——!!”

 

蓝河在惊叫中倏然睁眼,眼前霎时白茫茫一片。花了好长时间来适应这些强光,蓝河眯起眼,勉强看清自己躺在手术台似的长桌上,身边是道穿白大褂的人影。

“醒了?”男人的声音,口气冷淡,“眨眼试试,左右眼各五下。”

蓝河照办。男人点点头,在表格上写些什么,又要求他分别尝试挪动手脚并开口发出三个简单音节。做完这些,他让蓝河拆掉手脚上的贴片,把箍在头上的头戴式脑电图终端拿掉。

蓝河坐起身,意识到自己正身处一间庞大的检验室中。他刚才躺着的位置是台不知名庞大仪器的检测平台,四周还放置了不少器材,蓝河认出其中有心电图机、生化仪、脑波仪和一长排化验用器。

“那个……请问一下,”蓝河还没从震惊中反应过来,接过医生丢来的一件干净衬衫套上,“这是哪?”

“B市,朝阳区,中国公安部附属,二十八局监测中心。你好像没有什么随身物品?带上这份文件到二十五楼办公室领你的哨兵。”

“哨兵?什么哨兵?”

医生闻言,挑起半边眉毛。

蓝河机敏地发现他皱眉时右眼会被肌肉拉扯着眯小一圈,让那张年轻而严肃的脸变得有些……特别。

“叶修没给你解释过?”医生淡淡道,“我还有个血液样本要化验,你去2503办公室找张新杰吧。”

他说完,托着马克杯优雅地晃了出去。蓝河眼看大门在面前关上,门背后工作人员处贴着张名牌:化验监测师·王杰希。

 

几分钟后,蓝河在走廊里找到了正在抽烟的叶修。叶修老样子把外套搭在肩头,坐在垃圾桶旁的长凳上,烟缸里赫然一堆烟头。

“王大眼那个小王八蛋,”叶修叹道,“不让在化验室里抽,非把我给轰出去。”

蓝河很想说医院内任何地方最好都别抽烟,但叶修一副烟瘾犯了的嘴脸让他这句话死活说不出口。蓝河皱着眉毛把那一大缸烟头倒进垃圾桶,在叶修身边挑个位置坐了下来。

“你心理素质不错。”叶修忽然说。

“我以前系主任也这么说过。”

“是事实啊,”叶修抓抓头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从头开始吧。你首先想知道什么?”

蓝河想了想:“我们现在在公安部?”

“是,也不是。”叶修说,“这里是二十八局监测中心。”

“二十八局?”

“小年轻,知道中国公安部有多少个分局吗?”

“二十七个。”

“基础学得不错。治安管理、边防管理、刑事侦查、出入境管理、消防管理、行动技术等等,对外公开文件上一般只纪录二十七个司局的名字,不过中国其实是有第二十八个司局的,只是不公开而已。保密性参考国安部。”

“这……”

蓝河是谁?是填空题出到这题一概回答27并被打勾的乖学生。他读了那么多年的书上都明明白白写着:自1989年起,公安部旗下共设有序号的内部机构二十七个。现在突然告诉他有二十八局,有点像是走街上被人传销算命八十块钱一次不准包退——难以置信不说,还很惊悚。

“二十八局干什么的?”蓝河问。

“接下来的事情,”叶修口气庄严,“同志,先答应我,知道了也不能告诉任何人。这些都是绝密级别的信息,百度不到的。如果泄露给无关的第三者……那我也保不了你。”

蓝河刚刚睡醒,醒了半天神。这会儿定下心来,看叶修说得有鼻子有眼,反倒不怕了。

“说不说你都已经漏底了不是吗?”蓝河问,“照你这说法,二十八局本身也是绝密信息,泄露国家机密的起码能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啊。”

“现在小兔崽子不好骗了。介绍单位职能之前真的不要我先给你讲讲你晕倒的原因?”

“说吧,”蓝河真诚道,“这个我挺好奇的。”

“也没什么,就是恭喜你,从此脱离普通公民身份。”叶修掸掸烟灰,以念童话的口气虔诚朗读:“在我们美丽的母星地球上,存在着一批特殊的精神能力者。他们生活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的叫哨兵,有的叫向导……”

“王医生刚说了,”蓝河迅速打断他,“叫我到二十五楼办公室领我的哨兵。哨兵是什么?”

“是有特殊精神能力的两个人群之一。要说哨兵,基本特征是五感远强于一般人,身体各方面机能和条件都拔群,甩雅利安人五十条街那种。”叶修从口袋里掏出一支钢笔,“瞧见这个没?一般人很费劲才能掰断,哨兵一根手指就能按碎。”

“那什么叫‘领我的哨兵’?”蓝河又问,“听起来像批量发放军用物资。”

“逻辑很对,就那么回事。”叶修说,“你属于向导,另外一种拥有特殊精神能力的人群。向导能控制哨兵,让他往东他绝不往西,让他闭嘴他打死放不出一个闷屁。”

“不是开玩笑?”蓝河试探着问,“我今年24岁,从小到大没看过多少超能力电影,但湖南卫视还是知道的……”

“真不是。我不看芒果台。”

“你还没说我为什么晕倒……”

“因为你觉醒了,一瓶香槟,摇一摇,碰。”叶修拍拍他肩膀,“哨兵跟向导都得走的必经之路,有的人是自然觉醒,有的人是人为觉醒,从我的经验加大眼的报告来看,你应该是前一种。局里以前有个老贱人说得好,觉醒就是生命中不可避免的花季雨季青春期。”

“我老觉得自己在做梦。”蓝河掐掐自己手腕,“挺疼,不应该啊?”

“面对现实吧,你差点被鬼上身,”叶修满脸惋惜,“你知道鬼是什么东西吧?”

“好兄弟?”

“哪儿跟哪儿啊……科学年代了,鬼是民间叫法,这些东西在技术领域一般被默认为电磁波,根据各人自身频段不同,影响也不同。你是精神能力者,又处在一个特别低的频段,波段越近越兼容,自然就容易被上身。”

“你是说,那些……那些东西都真实存在?”想起昏迷前看到的那张脸,蓝河缩缩脖子,“王椿华和我频段接近,所以我会梦到她?”

“可以这么解释,当然跟这些玩意儿的主观能动性也有很大关系。”叶修说,“你之前的精神屏障很厚,作为第一次展开的人来说相当不错了。但你精神中存在的信息流太复杂,爆发式觉醒让你无法控制自己,如果没人拉一把,多半要溺死在自己的想象里。”

那些想象,能溺死人的想象——是的,是脑子里那些无穷无尽如母体般的黑暗深渊。

蓝河只觉背后一凉,不由自主打了个哆嗦。

“你问我那些问题是……?”

“转移注意力而已。向导的集中度和紧张程度会直接影响到他精神屏障的强弱。你太集中的话,我没办法对你进行精神引导。”

“这样啊。”

“据说是IBM的面试心理测试题,喜欢吗。我挺喜欢。”

“你帮了我,谢谢……非常感谢。”

“乐于助人,”叶修摆摆手,“再说如果我不制住你,说不定你就会突然失控,通过精神网络攻击别的哨兵和向导,那可是大事儿,能出人命的。”

“精神也能杀人?”

“当然能。向导对哨兵的控制是很强的,只要你的精神力够强,哪怕是希望一个觉醒的哨兵精神错乱而死,说不定也能做到。想象是最有力的杀人武器。”

叶修把烟掐灭在缸里,严肃道:“不是在开玩笑,向导是个很了不起的工作,也是很致命的双刃剑。以前曾经发生过向导的信息素和精神网络无意侵袭普通人的案例,被侵入思想的普通人多半会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据说有人想像自己是正在进行远距离跳跃的哨兵,还有人想象自己能抵抗高压电流……幸好发现及时。”

他没有继续往下说,但蓝河能听懂那些掩埋在句子深处的意思。如果不是发现及时,那些人会怎么样,也许不是自己可以想象的。

蓝河感到一阵无形压力,磐石一样压在背脊上。

就像先前说的,蓝河今年二十四岁,梦想成为警察。可他在第一次工作中就出了岔子,遇鬼,险些被鬼附身,现在还被通知已经成为了一个向导——一个特殊精神能力者。

他如今身处一个不知来头的国家特殊部门,捏着看不懂的体检报告,跟着莫名其妙的前辈,马上要去见不认识的负责人……或者更糟的,晚上睡觉被人站着床头。

开什么玩笑。

“是挺难接受,但迟早的事。”叶修说。

蓝河把脸埋在掌心,有些难受。他满心都是对未来的担忧和对现状的不知所措,此刻叶修懒洋洋的嗓音听在他耳朵里,说不出的复杂。

他有太多问题想问了,都无从开口。向导到底要做些什么?为什么要在这里检验?现在是什么时间,几月几日?我昏迷了多久?昏迷期间错过了什么??H市的案子怎么样了?同事在干什么?

还有,如果我是向导,那我的哨兵是谁?

“我现在……是不是该上楼去领哨兵?”蓝河抹了把脸,认真道,“什么时候可以回H市?工作会变动吗?”

“别闹了,王杰希逗你玩呢,”叶修哈哈笑道,“哨兵又不是压缩饼干,怎么领啊?你把情况反馈给负责人就行。具体再说。”

“……勘察现场遇到的事情也要说吗?”

“都说明一下吧,事无巨细,一律上报。我算算……被人站床头,昏迷不醒?还有吗?”

“我见到那个女人了,在跌到地上的时候……分不清那是不是梦,”蓝河尽量控制着自己的语气不要太急,“我……看到王椿华站在我背后,嘴张得很大,没有舌头。”

闻言,一直好端端坐着的叶修噌一下站了起来。蓝河抬头,见叶修真的沉下脸,再不见半点玩笑劲儿。

“找你两次了,这是有话要说啊……走,”叶修迅速抖开西装外套穿上,“去找张新杰,这案子不一般。”

 

说完拔腿要走,猛然想起什么,回头补充道:

“刚没说完。你问我二十八局干什么的,它是专门统筹管辖哨兵和向导的国家部门,”叶修说,“所有这些特殊精神能力者的存在,都是为了处理不能用一般情况来衡量的事件,比如这次。”




————————TBC————————




下章张新杰和喻黄上线

评论(36)
热度(1597)

© 倾斜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