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点随笔。
热爱轮回队长x副队。
喜欢、常写的cp请见作品整理。
LOFTER所有内容谢绝一切转载,谢谢各位。
也请不要按转载功能键。

[王方]《家有仙希》16 完

啊,终于写完,了却一桩事!

喜大普奔!

前文:1-2 3-4 5-6 7-8 9-10 11 12 13 14 15




16

 

方士谦取回记忆,第一反应:明珠居然是个移动硬盘,天庭技术相当先进。

第二想到:他这回下凡,本质竟然是肾上腺素引发的见义勇为。

第三才反应过来:怪不得王杰希要骂人。

王杰希第一次来他家,说的确实都是实话。明珠是东海夜明珠,产量稳定材质过硬,被拿来当移动设备也很正常。天庭众仙人手一枚,需要备份时就睡个觉,把修为和记忆云同步备份到明珠里,珠子统一寄存在仙籍办。即使有人出了意外,也能通过这个办法减少损失。王杰希问仙籍办要来方士谦的夜明珠,就是要下凡给他做数据恢复。

至于林杰那种有预谋的翘班,临走前一定备份过了。

如今回忆起来,方士谦当年实在很提防王杰希。早先二人斗法,把方士谦气得不行,去仙籍办办事,刚好赶上身份验证更新。业务员给他办手续,问:方大人,您这解锁条件要不要更新一下?

方士谦一不做二不休,干脆设定了一个天方夜谭的指标。

可见在当初的方士谦看来,与王杰希谈恋爱是世上最难达成的事。

 

记忆拷贝参考了数据传输的模式,回溯却非如此。

方士谦在灿若朝霞的光芒中穿行,途径一幅幅卷轴,每一卷都承载了五十年。他从过去走到现在,惊觉许久之前王杰希已是这场生涯的常客。

有无相生,难易相成。林杰的预谋,或许正是冥冥中自有缘定。

几百年前初次遇见,王杰希牵着他,站在下凡池边。几百年后他跃进那池子,在五道转生轮里化作灵体,抬头望去,王杰希还是那样站着,远远望着他。

那时方士谦还没附到肉身上,保有着记忆,觉得王杰希惊讶与焦急的样子很罕见,偷笑着记在心底。后来阴差阳错做了人,什么都忘了,生生错过二十几年。

冲入下凡池的那刻,方士谦并没想太多,是担心方泊命运,想以一己之力助他渡过劫难。从天庭正门出发下到人间,要走过极长的一段云中路,保证赶不及,方士谦直冲而下,就是看准了这条捷径,要赶在方泊灰飞烟灭前救他一命。

可事与愿违。他尽了全力,赶到时方泊仍旧魂飞魄散。几缕云彩似的魂魄,从婴儿肉身中飘出,七零八落,很快归于天际。

方士谦冲进那个身躯,只来得及抓住一缕最小的魂。它在他手心安静地待着,逐渐透明,直到化为乌有。

产房里所有人像被定身了一样,静得吓人。床上的年轻女人憔悴至极,虚弱地摸着孩子脑袋。一个医生拿着文件,面露犹豫。

所有人都想着同一件事:这孩子快死了。

方士谦抄近道下来,压根没去转生办登记,自然不是这具躯体需要的魂。方泊灰飞烟灭,按理说肉身会马上死亡,是因为方士谦还在里头,才能维持最后一点表象。

魂没了,心还在跳,一下慢过一下,离死亡越来越近。

方士谦前所未有地犹豫了。

他生而为仙,不明白人的感觉。接任南斗星君这些年,始终没轮到下凡。他对人间的认知全来自下过凡的仙友,夸赞谩骂都有,没个准数,眼下裹着人的身躯,突然悟到:活着如此不易。

做仙与做人,相似又不同。过去身随心意,日行千里,此刻套着肉身,四肢沉重如铁,全没有畅快之意。触摸世界,第一把捞到虚无空气,第二把则是母亲的手。试着动动手指,动作极小,却引来一片压抑哭声。

咿呀声中坠地,从此喜怒哀乐永不离。

作为人而活,居然是这般滋味。

千年来,每一条过手的灵魂方士谦都记得清清楚楚。南斗不只注生,还要守护人的根基,替每一个过客记住他们从何处来、向何处去,是南天的明灯。

方士谦想,王杰希说得很对。他们掌控生死却不懂救人,像这般危急时刻,实在想不出什么好法子。

幸好他是南斗星君,排队不行,混个脸熟插队总行。

 

王杰希在下凡池边站着,目送方泊的命星散作烟尘。

他一直站到四周悄无人声。不知过了多久,一个转生办职员举着文书急匆匆跑来,在仙籍办门外大喊:“方士谦大人拿一千年修为换婴儿肉身不死!手续办一下,快,现在就投胎!”

王杰希的星谱静静浮在半空。一颗格外明亮的星悄悄移动,填补了方泊留下的空位。

产房里,沉寂许久的新生儿发出一声轻微哭喊。

像一个信号,将凝固的绝望扫荡一空。成年人们过电一般动了起来,从死寂中复活,爆发出巨大的欢呼声。

那是二十多年前的11月9日。

 

转世为人的刹那,方士谦失去所有修为与记忆,作为人的一生也尽在王杰希眼底。方士谦在梦里读过那篇小说,知道王杰希若是在场,会对自己说什么。

——你上辈子就是我的朋友,这辈子也是。你这一生很长,能活到八十多岁。

——你会长大,二十五岁前一帆风顺,才华横溢天马行空。二十六岁遇见命中注定的人,颠来倒去辗转坎坷,在一个冬天落定凡尘。你是畅销作家,一辈子书写他人的人生。八十多岁那年突然倒下去,什么也没听见。再睁开眼睛看见的是我,我看着你,听见你说:好像昨天刚见过你。

——此生你是平凡客,芸芸众生里一点泡沫。方士谦,人间这些年,过得好吗?

 

方士谦起身时候,正值人间的黄昏。他把回忆读过一遍,心明如镜,看见什么都能泰然处之,却在王杰希走来的刹那不复悠哉。

 “都想起来了?”王杰希把方士谦的工作椅拉过来坐,“收拾一下,我们回天庭。”

方士谦一愣,就见王杰希指指头顶。

“再掉就没了。”

说的是北斗星。

提起这事,方士谦尴尬万分。记忆归位,当然知道那是怎么回事——用一千年修为换取婴儿肉身不死,怕的是凡人心伤,最终伤的却是星辰命脉。

南斗星原本远离劫难,因为这次交易一下落入到艰难境地。事关命星,隐患得极为私密,南斗星君本人毫无觉察,是仰仗王杰希夜观天象,注意到南斗星光芒异常,才提前发觉这桩劫难。

要回天庭办事,方士谦随便收拾了一些物件,想打个电话问问林杰状况,又犹豫着不想拨通,手机攥在手里捏来捏去,半天才说:“你是怎么想到整那一出的?”

说的是王杰希篡改仙命,把南斗星的星陨强行转加给北斗星。

星陨是星脉动荡引发的劫难,若是星君本人在场,还好解决一些,可南斗星君不在,玉皇大帝来了也只能替他顶一顶,不能根除病灶。说明这点上仙家和凡人高度一致:自己的事情自己做,或者说,自己的事情只有自己能做。

王杰希正在系鞋带,转过脸来,表情很无奈:“不然呢?”

“什么不然!”方士谦气不打一处来,“你觉得南斗星和北斗星有什么本质区别吗?”

“怎么没有?”王杰希看白痴一样看着他,“北斗星比南斗星多一颗。”

方士谦哼了一声:“歪理邪说。多一颗怎么了,多一颗牛逼?”

心里其实明白得很——多一颗星就是多坚持几天,多一天都是希望。只要方士谦能及时爱上王杰希、及时赶回天庭,一切都会好起来。

四十九天,是北斗星能坚持的极限。

王杰希当初怎么说来着?

我欠你一次。他日你若有难,我必来救。

 

两人整装完毕,打开家门。黄昏时分,人间被染成深红。

绚烂枫叶或极盛火焰,美则美矣,不及人间一分颜色。

方士谦站在云下,遥望着北斗星的方向。王杰希伸手拉他,被他反手一把抓住,嘴里叽叽咕咕不知在说什么。

凑近一听,是死要面子的投降。

方士谦一会儿望着天上,一会儿望着脚底,表情很是僵硬,做贼一样压着嗓子:“王杰希,上次斗法算你赢,这回我少了一千年修为,要从头练起,你可不要趁人之危!”

王杰希牵着他,笑道:“随便,算你赢好了。”

“什么玩意儿,”方士谦用力甩开牵着的手,“不要你可怜!”

微信朋友圈说得好啊!不要低头,皇冠会掉。士可杀不可辱,基本就这个意思。

王杰希两手插在兜里,他难得做这个动作,整个人一下有了活力,望着方士谦的眼神格外柔和。

“行,那我赢。不过方枢机,你是不是忘了我们赌过什么?”

“赌什么了?”

“输家要听赢家的话办一件事,什么都行。”王杰希微微一笑,“我选择保留这份权利直到时机成熟。”

方士谦假装看微信,故意不理会那份挑衅。

王杰希伸手挡住他手机屏幕,佯怒道:“看着我说话。”

方士谦急忙抬起头,王杰希无奈地叹气,指指回程的路。

晚霞下,他们走过低垂松枝,掠过初生嫩芽,向遥远的天上行去。几百平大的花园,路却有一生那么长。

 

————————

 

截稿日当天,袁柏清如约收到方士谦的稿子。同一时间,许斌蹲在刘小别家门口连敲带锤:别,别啊——别啊,开门呐——

袁柏清给许斌打电话,听见他哀嚎,一头雾水:“你这是要他开门还是不要他开?”

“你看他叫什么不好,叫刘小别,”许斌悲愤地说,“刘小别开门——别开门,刘小别拖稿——别拖稿,刘小别……哎!小别你起了?”

电话那头,刘小别的声音格外冷酷:“这是稿子,拿上它,给我滚。”

跟许斌的连线猛地断了,袁柏清疑惑地看着手机。

最近怪事不少,刘小别不拖稿,方士谦也不拖稿。方神方大爷,全编辑部的掌上明珠,最近勤奋得叫人惊讶。数万字稿件如期送达,质量也越发上乘。袁柏清认真读了,深感故事流畅情感动人,赞叹不已——一个作家到方士谦这个境界还在努力深造,堪称当代楷模啊!

死线前收到稿件,意味着袁柏清不用加班不用晚睡,下半月生活有了保障,当即打开微信,给方士谦送去一通盛赞。

不消片刻,回复来了,还是惯例的右哼哼表情。

袁柏清还惦记着方士谦约他喝酒那事,踌躇着试探:方神最近想喝酒吗?

方士谦很快回道:你小子还八卦起来了,我好着呢!

袁柏清:还在坚持吃早饭?

方士谦:是啊。胃病都好了。

袁柏清手里回着“噢噢”,心中生疑。不科学,有问题,方士谦怎么突然又活了,该不是那个大小眼回来找他了吧?

心一横,直截了当地问:你和王杰希和好了?

方士谦这时正在沙发上躺着玩手机。上天庭一回,把事情收拾妥当,还是决定好好过完这段人生,拽着王杰希就又下凡来了。王杰希拗不过他,也在B市安定下来,住方士谦的吃方士谦的,决意要白吃白喝到他版税用完的那一刻。

方士谦挤进厨房,拿起一块苹果啃着,把手机给王杰希看:“小袁问我们是不是和好了。”

“方枢机真是天真,居然认为南北斗星能有大一统的日子。”王杰希不紧不慢地削苹果,“痴人说梦不过如此。”

方士谦啐了一声,给袁柏清发微信:没有,他滚蛋了,我现在一个人住。

袁柏清:……

方士谦:[左哼哼][右哼哼]

袁柏清:我看您好得很。

方士谦笑了两声,话锋一转:上回给你寄的茶叶收到没有?

袁柏清:收到了,家里人说从没喝过这么好的茶,谢谢方神!

前些日子,方士谦想起自己少了一块普洱茶饼,找王杰希打听,遭到后者无情嘲笑。什么八二年份茶饼,原来都是幻觉,那块茶饼是方士谦下凡前在天庭一条街买的,下凡没换衣服,揣兜儿里带下来了。也不知道这茶饼什么来头,居然跟着过了五道转生轮。方士谦人间的妈生完孩子一看,产房里有块莫名其妙的茶饼,认定是吉兆,拿绸缎包好捧回家,一供就是二十多年。王杰希下凡一看,B市民宅里供着天庭特供的A级茶叶,老鼠啃了准得成精。

知道典故,茶饼不复神秘,被方士谦切作数份寄给各路朋友。编辑部的大家一个不少,吴雪峰、旺财和老张也有份。至于林杰,方士谦想到他就来气,是看在人情还清的份上,才勉为其难给林杰送去一大块。

仙家茶叶延年益寿强身健体,林杰这辈子估计能活到一百五十岁。出于秩序考虑,两人没告诉林杰他算命天赋傲人的原因。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林杰似乎真转世成姜子牙过。为着相识人里谁是妲己谁是纣王,方士谦跟王杰希吵了好一阵。

王杰希这会儿倒凑过来了,瞄着方士谦手机屏幕:“怎么回的?”

“要你管,”方士谦没好气地说,“南北斗星怎么可能大一统?”

王杰希神秘一笑:“你有这个觉悟就行。”

又削了几块苹果,才道:“我去仙籍办拿你那夜明珠,刚好赶上身份验证更新,业务员以为我是来代办的,问我要不要更新,我就给你更新了。”

方士谦紧张地跳起来:“不是吧,你给改什么了?”

“加了一个条件,”王杰希说,“避免你指责我为人不公。”

方士谦原本定的条件是:爱上王杰希。对当时的他而言纯属胡诌,谁知世事无常,这就成了真。

王杰希加的这一条,却是给自己的规制:爱上方士谦。

方士谦听了,仔细一琢磨,猛地会过意来——那天在家里,夜明珠能发亮是托了两情相悦的福。

顿生愧意,想着:下回袁柏清再问起,可不能说王杰希不在。王杰希得好好在这儿待着,住到腻味为止。

 

 



终于写完了,双更完结!

一开始真没想到能写这么多章……只是想让老王欺负方神,就这么一路写了下来,amazing

王方好萌~

仿佛成了劳模.jpg


一些小梗的说明:

郭明宇出现时拿着扫帚——扫地焚香

安排张益玮射日是因为他是上代一枪

吴雪峰的旺财可吞日,旺财是神犬,没有失忆,所以看见王杰希变的鹦鹉会盯着不放

月老后来的接班人,是方明华(又来)

转生办工作压力大,特别忙,仙籍办就很闲,待遇好啊

林杰下凡做过不少历史人物,包括不限于李某、姜某某、管某……魔道学者,都是穿越高手

百枝这个名字取自防风的别称,是同一种中药

二星君下棋的那个传说出自《搜神记》卷三,管辂事迹


林杰转世当过皇帝(别管大小都是个帝)是因为北斗星有帝王命格,以后老王要是下凡,也能捞个皇帝当吧……到那时,欢迎王方二位探讨谁演妲己谁演纣王。

最后,那年畅销书排行第一是刘小别的《穿越之我姐是妲己》,正式出版时更名为《狐妃密传》。编辑部给他庆祝,许斌在办公室里放歌:摇晃的红酒杯,嘴唇像染着鲜血~~那不寻常的美,难赦免的罪~~

高英杰:师兄,外边下雨了!

评论(57)
热度(1461)

© 倾斜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