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点随笔。
热爱轮回队长x副队。
喜欢、常写的cp请见作品整理。
LOFTER所有内容谢绝一切转载,谢谢各位。
也请不要按转载功能键。

[王方]《家有仙希》15

前文:1-2 3-4 5-6 7-8 9-10 11 12 13 14


15

 

周五下午,月老到各个部门巡视。方士谦刚好在仙籍处办户口,一手牵一个孩子,被趁人之危塞了一叠传单,拿回去抖在王杰希办公桌上。

王杰希抽出一张:“‘脱单讲座,帮你追到高天孤月的TA’……你要这个干吗?”

“月老强买强卖,带回来给你看看。”方士谦把两个孩子拉到王杰希面前,指着他的鼻子,“看好了,这个大小眼叔叔就是相当于你们爸爸的人物,认准不要弄错啊!”

两个仙童一男一女,都是镜湖里化出的新灵。按说是林杰的宝贝崽子,但亲爹下凡,王杰希接班,只好把爹的头衔一起接下,两个孩子见了他十分恭敬,一弯腰能折九十度。

与方士谦无甚关系,但王杰希忙得够呛,方士谦看他可怜,带孩子去仙籍办上户口。

本是一片好意,没想到等待着他的是漫天八卦。

月老的八卦有职业加成,见方士谦带着小孩儿,立刻凑过去:“瓷娃娃!跟哪个仙女生的?”

方士谦:“林……”

月老大惊失色:“原来是林大人留下的。”

“呸!是王……”

月老急忙劝道:“可别说了!大家都在听呢。”

方士谦一回头,整个仙籍办的人都敬畏地看着他。

“胡说什么,这是林杰家门口那片湖里的新灵!”方士谦瞪他一眼,把孩子带到登记处。

业务员办事,他在边上等候。桌后两个盘飞天髻的仙女交头接耳,不时偷偷看他。三个仙六只眼睛,捉迷藏一样追来捕去。

过会儿,其中一个凑过去问那女孩:“小镜呀,你这大小眼是不是有些像王大人……”

“抗议!引导证人发言!”方士谦把两个小子护在身后,“真不姓王。”

仙女有些尴尬:“哎呀,可林大人不在,总不能写林镜林湖吧……”

方士谦:“那姓王也不合适吧!”

“说的也是,那就跟方大人吧。”

仙女纤纤玉指一动,纸上多了四个字:方镜、方泊。

方士谦回去跟王杰希说这事,王杰希听完,无甚表情,口气很是冷淡:“以后你就是两个孩子的爹了。”

方士谦冷冷一笑:“是吗?你的户口也是我给带去上的。”

“哦?”王杰希弯下腰,凑到他面前,“叫你什么好?父亲大人?方前辈?士谦哥哥?”

他从来不这么恭敬,突然的客套让方士谦无所适从。

事关辈分,想指责几句,王杰希却把两个孩子打发出去,过会儿回来,手里捏着那张月老的传单。

“你去吗?”王杰希问他。

“我去干嘛。”

王杰希“唔”了一声,“你有喜欢的人了?”

“啊?”方士谦恼火地抬起头,“得了吧!满天庭都在传我有两个孩子,王杰希,这可是你们北斗星惹的破事。”确切点说,是林杰的事。

王杰希却笑了一下,右手一搓,传单被盈盈磷火烧作灰烬,“行,咱俩谁都别去。”

方士谦以为他想吵架,王杰希却摆摆手,带上几颗糖,去东院陪孩子玩了。

 

几十年岁月,如电如光,快得无从察觉。两人间的比试也始终拖着,没个靠谱说法。兴致来时,从头到脚都要比拼一番,方士谦修化形之术,旋身变作雄鹰,面前却是一头金翅大鹏;再变锦鲤,河中已有鳄鱼候着;变河豚,渔夫执网以待;变猛虎,猎户长矛在手;变游龙,却见屋檐下火光震天,一只飞凤凌空而起。无论怎么折腾,王杰希都有办法应对,气得方士谦牙痒痒,又拿他没办法。

仙童们长得极快,不用几年已是挺拔的少年模样。年岁渐长,心也更细,看出方士谦嘴硬心软,王杰希却是真的严厉,有什么麻烦都躲到方士谦屋里叨扰。直到有一回,把长命烛弄灭了一根,被王杰希举着戒尺打手心,哭着找方士谦告状,却又招来一顿骂。

两个孩子彻底怕了,躲在书桌底下诉苦:不就是一根蜡烛,神仙每天要对付不知多少根蜡烛呢!

方士谦把说话的方镜揪出来,罚他抄写一万遍“渡人生死,记人于心”。

神仙不强制吃饭睡觉,方镜没有借口逃跑,抄了整整七天,抄得肝肠寸断腰酸背痛,看太阳都嫌扎眼。

走进正殿,发现方士谦坐在桌边等他。估计是累了,一手支头,靠在桌上闭目养神。

王杰希坐在一旁审查命籍,见他出来,竖起一根手指靠在唇边。

方泊挤眉弄眼,写了一个式子给方镜看:

六十年,月老的讲座办了三十一次。师父被邀请二十七次,到场零次;师叔被邀请三十次,到场零次。

可怕。

 

按照命籍,方镜与方泊一百七十岁那年需得下凡,在人间轮转四次才可重回天庭。方士谦舍不得两个徒弟,亲自陪着去仙籍办办手续,给两个小崽子收拾得当,一直送到下凡池前。

从天庭大门出去,是字面意义上的“去人间”;从下凡池下去,则会经过五道转生轮,以灵体形式造访人间,直到宿入预备好的肉身,才算是一次完整的投胎转世。

两个徒弟去得极顺利,方士谦却很不踏实,在池边来回踱步。破天荒到场的王杰希桩子一样立在原地,被方士谦绕得心烦,揪着他脖子扯回长生殿。

夜晚,王杰希出门遛弯,遇见方士谦坐在窗口逗弄百枝。百枝妙语连珠,称两位小仙天资聪慧,在人间必定大有作为,方士谦却连连叹气,没了平日那股子傲气。

“方镜聪慧过人,根基却非善色,方泊善良温顺,没点防人之心,我看危险,”方士谦越说越感慨,捏着百枝尾巴一下下摇动,“你以为人人都是王杰希?”

王杰希靠在树后,把玩着一根树枝,若有所思。

南北斗星君掌命判命,眼睛都毒辣得很。方士谦如此,身怀异眼的王杰希更不在话下,遇见功力不如他的,打个照面便能看出几世因果。

初次相见,他已经看出方泊命星黯淡,注定颠簸坎坷,方镜则凶光暗蕴,有风雨变天之相。

仙家一言,轻描淡写,凡人受苦却是一生的事。王杰希最知道方士谦脾气,他不说他也不提,转眼一百二十年,方镜方泊都走到了第三世。这一世方泊嫁做人妇,育有二子,方镜却修了兵法投奔江洋大盗,做起逆天的人命生意。本应相隔天涯,偏偏缘分太深,叫方泊的二儿子考了功名。新官气焰加身,劈头盖脸抓来一干水贼关在牢里反复折磨。方镜算是军师,分外受官府照顾,四天酷刑下来,只剩半条命。好容易熬到兄弟来救,已经疯得不成人形,一双眼红得发邪,嗓子也坏了,指使同伙绑来管事的官员挨个割喉,又拐走城民百余人,汇在一处,放火烧死。方泊正是其中一人。

此事一出,方镜的命星似是烧着,凶光大盛,看得人心里发毛。

王杰希平日常驻长生殿,这天却去了相隔甚远的杀生堂。

夜色已深,堂中千万支白烛齐齐燃烧,照得殿堂亮如白昼。

方镜的命星在星谱上燃烧,彻底脱离了原本轨道。

王杰希静静看着,抽出一支新烛。

方士谦不知何时来的,靠在廊柱上幽幽叹息,嘴里骂道:“该死。”

王杰希右手一挥,星谱如浮空的宝石,腾起至半空。东南一角,另一颗星悄无声息地黯去。

林杰这一世做了猎户,也不幸列在这百条人命里。此刻肉身死透,神魂离体,再次入了五道轮回。

王杰希掌心轻轻上托,那颗燃烧的星随之浮起,片刻,突然发芽似的爆出数道凶光,汇聚成一个歪斜的人影。

两个徒弟昔日到杀生堂玩耍,弄灭一支蜡烛,同样是被王杰希责罚,方泊心生愧疚,方镜却不以为然。此生注定坎坷,却不致取人性命,因着走错一步,落得命格破裂心神双堕。他行着伤天害理的恶,需要提前断魂送去轮回,王杰希送他入道,他却不领情面,方士谦再不愿动手也实在看不下去,冷冷道:“王杰希。”

王杰希伸出左手,将星上的命线依次切断,五指一收,凶星骤然炸成碎片。方士谦接过王杰希手中命烛点燃,小心地摆到一处空座上,星谱明暗数下,重归于平静。

 

是夜,方镜灭。

方泊林杰及其余百条灵魂登阴曹地府,核对功过簿,入五道转生轮。

 

打过交道的部门都知道方士谦容易操心,担的是仙差,操的却是爹妈心。门下弟子闹出这么大事,嘴上不说,其实非常在意,觉得自己欠别人一个交代。之后一连数月加班加点,王杰希几次三番暗示他操心过度,方士谦却不领情。

“命生来就分好坏,杀归杀,好歹也做过我一百年徒弟,”方士谦把一杯茶拍在王杰希面前,“我可不是你,我恻隐之心重得很!”

两人都刚忙完,能有杯茶喝已是慰藉。

王杰希笑笑,掀开杯盖:“我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你。”

方士谦闷着一口气无处发泄,王杰希胸有成竹,他就不乐意了,一个旋身变作碗口粗的蟒蛇,把王杰希缠成一个粽子,嘶嘶吐着蛇信:“叫——前——辈——”

王杰希腾出一只手,拽着蛇嘴掰开,查看两颗尖牙。

“方士谦,你蛀牙怎么还没好?”

方士谦大怒,一下变回人形,脚踝却如蛇的七寸,被王杰希死死抓在手里。

“方前辈要不要比试比试?我看你闲得蛋疼。”

“激将法对我没用!”方士谦咬牙切齿,“来啊!今天不打得你满地找牙我就不姓方!”

“这套玩腻了,比不出高下,翻点新花样吧。”

“你说,怎么比。”

二人都不说话,各自盘算。

百枝循着声音飞来,张嘴咬王杰希手指,被北斗星君一把捉在手里,两根手指夺命剑一样扫过。百枝怕得翅膀打颤,嘴里不住讨好:“王大人,王大人,百枝同你开玩笑的!大人手捧命籍,就是见了百枝的名字,也千万不要划掉……”

方士谦想破了脑袋也没想到怎么折腾王杰希,回头看见他欺负自己的鸟,当机立断吼道:“王璇玑!干什么!”

王杰希一松手,百枝夺窗而逃。

屋里又只剩两个人,方士谦皱起眉头:“不学好。”

“此言差矣,我工作做得好不好,你最清楚。”王杰希反唇相讥,“前辈大可说道说道。”

“你这北斗星,除了杀杀杀还有什么?阎罗王一样。”

王杰希掸着袖子上的鸟毛,淡淡道:“北斗注死,南斗注生,本应如此。方枢机不如收起好心肠,今日卷宗上那暴君,蛮横无道惯了,虽然死得始料未及,可天意如此,你何必烦恼是自己没看紧?”

虽然没提方镜的事,言语间意有所指,傻子也听得出意思。

看方士谦不吭声,又补了一句:“就是看着,也不该救他。”

方士谦冷哼道:“可别托大,天地之大,难免有例外。我有救不下手的,你难道不会遇见杀不下手的?”

王杰希撇茶沫的手顿了一下。

“你以为没有吗?”

“还以为你多铁石心肠呢,”方士谦摆摆手,“行了行了。”

王杰希沉默了一会儿,道:“我看,就比些平日不做的事吧。”

又解释道:他俩向来只顾生死,不懂救人,不如以此为题,看谁能药死人肉白骨,才算真正厉害。

方士谦满口应允。

歧黄之术非一日能成,方士谦满心以为此事遥远,不必挂怀。

然而千万转机,尽在弹指一瞬。

 

四十九日后,方泊重获新生,依循命籍转为男儿身,避灾祸生福兆,应是平稳幸福的一段人生。不料受到双生星负面影响,命格意外破裂,小小的婴儿,一坠地已是百病之身,出生不过半小时,已经只有出的气。

方士谦这日赋闲,抓着王杰希到处闲逛,遇到月老,又被塞了一摞传单。回来路上经过下凡池,遇见几个老同事在旁边开会,说是星生异象,把天都照亮了。

两人哪里想到自己才离开办公室半小时就出了这种事,急忙招出星谱一看,方泊的命星白光迸射,已到了强弩之末。

王杰希当机立断,预备将方泊的命数切断送入轮回。旁仙叹息连连:“这位小仙也是命苦,还差一世就能完成历练,谁想到……”

王杰希也感慨世事无常,与那仙交流了几句场面话,正说着,忽然听见身后一阵惊叫。

是方士谦,纵身一跃进了下凡池。



待续



下章完结

说明一下:

方镜方泊这两个徒弟都是原创路人,起这个名字只是因为湖的名字

评论(23)
热度(672)

© 倾斜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