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点随笔。
热爱轮回队长x副队。
喜欢、常写的cp请见作品整理。
LOFTER所有内容谢绝一切转载,谢谢各位。
也请不要按转载功能键。

[王方]《家有仙希》13

前文:1-2 3-4 5-6 7-8 9-10 11 12



13

 

胃痛经验丰富,心痛成这样还是头一回。

方士谦眼前金星直冒,天旋地转里跌倒在地,晕得四肢发软。有点像是低血糖犯了,胃里一阵恶心,胸口也闷得喘不上气。他在地上趴了半天,终于找回一丝力气,艰难地睁开眼睛。

四周静悄悄的。面前有一根放大的木桩子。

方士谦盯着那玩意儿看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这是床脚,他在卧室里。爬起来一看,门窗合拢,身上是睡衣,被窝热着,暖气开着……怎么看都只是一起坠床事故。

真实和梦境的界限,在于当事人的分辨力。只要有别于真实,人就不会太过恐惧梦里发生的事。而此刻,方士谦正是缺乏这种分辨力,林杰的死、王杰希失踪、流星坠落……全都太过真实,他甚至产生了“现在才是做梦”的感觉。

作家想法就是多,短短一分钟,方士谦已经给自己想了七八种死法,紧张得直抓头发,手指在衣服扣子上来回拨弄。大门口有人开锁,咔哒直响,他也没听见,自顾自爬起来往洗手间走。

如果五分钟后世界要毁灭,我得先把牙刷了,方士谦绝望地想着,往牙刷上挤了一大坨。

牙膏是薄荷味的,和他往常用的一样。漱口杯是半年前买咖啡礼盒送的,看着有些旧。

一切细节都没有破绽。

方士谦一口白牙打理过两遍,习惯性地刷舌头。每次清洁舌苔都弄得他想吐,却又控制不住这种冲动,干呕片刻吐掉泡沫,一抬头,脸上煞白。

哎,这是我。我挺帅的,就是脸色不好。

方士谦定定看了一会儿,意识到:背后还有一个人。

王杰希站在他后边,端着一杯热水。

“……王杰希?!”

漱口杯猛然落地,寿终正寝,享年半岁。

王杰希看他一脸惊恐,习与为常地递过茶杯:“脸色真难看。”

“你……你……”

方士谦支吾着,想找个话头。

想问他:林杰怎么样了?是不是真死了?又想问:你上哪儿去了,流星是什么东西?

但看到王杰希一脸悠哉,忽然怒从心头起。

不知为什么,方士谦总觉得王杰希知情。

他们相处并不太久,但王杰希从没在方士谦面前刻意掩饰,喜怒哀乐一目了然,真紧张和假难过也能轻松分辨。

“林杰在我面前死了,”方士谦看着他,没接那个茶杯,“说你替我挡了劫难,让我见到你说声谢谢。”

王杰希把那杯茶塞进方士谦手心,平静道:“好,你说吧。”

“我说个屁!”方士谦狠狠揪住他衣领,“又是你搞的把戏?看我闹笑话很好玩吗?!”

王杰希今天穿得很居家,毛衣领子被方士谦狠狠拽着,却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你有理由生气,怎么生气都行,”王杰希抬手在方士谦眼睛底下擦了一把,“哭就免了,林杰没死。”

方士谦楞了一下,才发现手背上好几滴水,伸手一摸,脸颊也有湿热。

 “滚蛋,我不是因为……”

想说不是因为林杰,可不为他就只能为王杰希了,不太想承认。

方士谦先前浑身难受,听说林杰没死,精神彻底松懈,眼泪也控制不住地掉。

刚才他根本没发现自己流泪了,很是尴尬。

他很少哭,大学之后偶尔哭过几次,都是在电影院。做他们这行,感情不充沛就不能打动自己,更不能让读者为之动容。可见识套路太多,真情就少,情感沸点越来越高,要他流泪比登天还难。

就是这么一个人,却在自家厕所里到处找毛巾。

浴巾洗了,毛巾刚沾了水,擦手布不能拿来擦脸,只好抓着王杰希的毛衣往脸上糊。

王杰希也是第一次见方士谦哭,心中莫名地一软,搂着他脖子按在肩上,安抚道:“都是假的,是特技的,duang。”

以为方士谦会骂几句,谁知他一点脾气没有,浑身刺都拔光了,无声淌着眼泪,在王杰希肩膀上洇开一片湿痕。

方士谦伤心起来,居然是这个样子。

 

洗完脸,方士谦做的第一件事是去门口摸出那本杂志,翻到自己那页,确定每个字都嵌在原位,才恶狠狠地把书甩给王杰希。

“你写的!”方士谦精神了,一下躲得很远,“你就说到底怎么回事吧!又给我下迷魂药。”

“就你这德性还需要迷魂药,”王杰希笑了一声,“给熟人打个电话就解决了。”

“什么熟人?”

“周公。”

方士谦警惕地竖起耳朵:“周公?你让人给我托梦了?”

“你要是没爱上我,十几天后就会发生梦里的事。梦里预演的那十几天,在现实中只有12小时。”

王杰希轻车熟路地找到茶具,俨然成了房主,占领唯一一张单人沙发。方士谦被他一说倒绕住了,脑子里一根根线又开始打结。

再一看王杰希,只泡了一杯茶。

方士谦气冲冲在沙发背上踢了一脚。

“不爱你怎么了,你是人民币?”

“不怎么,”王杰希斜他一眼,“不爱上我你就不能拿回记忆,不拿回记忆就不能解决问题。现在是我给你挡着,等北斗星掉完还得轮到你。”

信息量太大,方士谦从脑子到舌头都打了个结:“什……什么记忆,你把话说清楚。”

王杰希话锋一转:“你的一个同事出门旅游,把家门钥匙塞在行李箱里,箱子寄存在物业。你是物业,现在他家出了事儿,你是不是得找到他?”

“是。”

“找到以后怎么办?”

“叫他回家处理问题。”

“可家门钥匙还在箱子里,你们怎么办?”

“废话,先开箱子啊!”

“箱子钥匙不在你手上,他还提了一堆条件,你不做到他就不开箱子,大冬天的你俩在楼下耗着,谁也别想走。你什么感觉?”

方士谦眉毛一皱:“我觉得他有病。”

王杰希微微一笑:“我也是这么想的。这就是你干的事。”

……什么?

他是不是骂我?

王杰希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圆球,正是初见面时给方士谦看过的那颗东海夜明珠。珠身呈珍珠白,表面泛出一层奇妙虹光。

“上次你看见这个毫无反应,说明是真失忆。”王杰希眯眼看着方士谦,两指钳着明珠轻轻转动,“方枢机,把问题解决一下。”

把方士谦说懵了:“等会儿,什么玩意儿!怎么解决……”

王杰希没说话,递给他一卷卷轴,拉开一看,赫然写着:

天高路远,两袖清风。此珠内含南斗星君毕生修为,以八十八星宿之力封锁,唯攻坚者可得。无关者知难则退,我之后继者倾心而为,破风出云,可窥天机。

方士谦读完,发出虚弱的询问:“这、这是我写的……?”

王杰希抿了口茶:“除了你还有谁,刚从我兜里拿出来,都捂热了。”

“所以我给自己的要求是什么,爱上你?”

“对。”

方士谦百感交集,半天都说不出话,虚弱地窝在一堆沙发靠垫里。

“对我来说这件事很难吗?”他艰涩地问。

“这得问你自己。”

王杰希起身把窗帘全拉上,屋内一片昏暗,只有明珠熠熠生辉。王杰希把它摆进方士谦摊开的掌心,轻声问道:“方士谦,你爱上我了吗?”

帘子间留了一小条缝,光悄悄溜进来,在地板上烙下一条光带,末尾尖尖的,像一把剑扎在方士谦胸口。

“……非要回答这个问题?”

“要。”

“……我……”

王杰希挑起眉毛,得意地看着他。

方士谦快把舌头吃下去了:“我……我爱你。”

 

两人等了一会儿,什么变化都没有。

 “不管用?”

方士谦疑惑地抬头,却见王杰希看着自己,有种哀伤的感觉。

近期锻炼得很坚挺的心脏立刻跳了起来:“你该不会……又骗我?”

“我没有。”王杰希的眼神说不出是温柔还是心酸,“我在想,等你变回去了,会不会又天天跟我吵架。”

“是你起头的吧!”

王杰希却叹了口气。

“方士谦,刚才说的话是真心的吗?”

方士谦缩缩脖子:“问这个干什么?”

“你以前从来没喜欢过我。”

有道理啊,方士谦想,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喜欢你,可能是被逼的,人这种东西,逼一逼什么都能做到。

但在一起其实不算什么,方士谦真正意识到栽了,是在那个梦里、王杰希离开之后。

这辈子至今,从没有谁像王杰希一样,令他患得患失。

“……你是不是心虚?怕我骗你。”方士谦小声道。

王杰希居然爽快认了:“是。”

方士谦忽然有点控制不住,凑过去吻了王杰希的嘴唇。

地板上的光反射在王杰希眼底,照亮他的睫毛。方士谦留恋地看了一会儿,闭上双眼。

四片唇瓣安静地触在一起。

 

像一声响指,所有光线骤然消失。黑暗中只有一处亮点,是方士谦手心的明珠。

光猛地迸射开来。



待续



开头没反应当然是因为数据太大读取有延迟啊

评论(31)
热度(844)

© 倾斜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