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点随笔。
热爱轮回队长x副队。
喜欢、常写的cp请见作品整理。
LOFTER所有内容谢绝一切转载,谢谢各位。
也请不要按转载功能键。

[王方]《家有仙希》11

前文:1-2 3-4 5-6 7-8 9-10



11


次日一大早,快递砸门的声音把方士谦闹醒,咚咚咚,没多久变成梆梆梆,比楼上装修还扰民。方士谦挠着头发从被窝里钻出来,左右看看,王杰希不在,只好嘟哝着套上睡袍,趿拉着拖鞋去开门。

送快递的年轻小伙看方士谦唰唰地签字,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您……您叫王丽君??”

方士谦眼都不抬:“正是本人。家父喜欢邓丽君。”

用真名笔名都很麻烦,只求省心。方士谦这是典型的知名作家烦恼。

快递员可能以为是笔名,料不到方士谦潇洒认下,走的时候一脸愕然。王丽君把快递反过来一看,编辑部寄来的,多半是样刊。

两层袋子裹着纸板,不怎么厚。方士谦轻车熟路地拆开,往边上一放,喊道:“王杰希?”

屋里悄悄的,一点声音都没有。

方士谦在客厅里站了一会儿,没人来。

王杰希不在。

买早饭去了吧,方士谦刷牙的时候对着镜子说。一口泡沫吐进水斗,和他的心事一样浮躁易碎。漱完口,方士谦突发奇想,去屋里把鸟篮子翻出来看,确定软垫上空空如也,才放心地喘了口气。

还好还好,不是又变鹦鹉。他实在是怕了神仙那一套。

过去二十多年里,方士谦谈恋爱稳扎稳打,有追人,有被追。因为写小说,各方面都比普通人更宽容。即便如此,迅捷如闪电的爱情从来没有过。

回想起门边那个吻,脸皮发热,暗自庆幸王杰希今晨的不在是给自己留余地,太贴心了。

写小说难免涉及人性黑暗面,涉及心机和算计。方士谦写过不少,拿捏尚可,自己却是特别实诚那种人。人不犯他,他不犯人,所有套路收在抽屉里,轻易不拿来现。对王杰希,一旦爱上也是满眼滤镜,觉得这人怎么看怎么顺眼,套进回忆,就连初次见面时拿书的屌样也神圣了不少。

王杰希浑身谜团变幻莫测,关键时刻却为自己留着一边臂膀。方士谦这种刀子嘴豆腐心,对雪中送炭最为没辙,欠人恩情有如身绑炸弹,怎么也不能安心。认真考虑过,权衡再三,只能果敢地把自己赔上。

对方虽是个神仙,却远比泥塑讨喜,有血有肉,有心有情。能和他谈恋爱,方士谦认为自己弯得不算很亏。

B市近来天气良好,连续数日艳阳高照,方士谦把被子抱到阳台上晒,眯着眼睛,懒猫一样趴在被子上享受。

其实爱对了人,情人节每天都过,啊!这就是生活。

如果说王杰希能给方士谦什么不同,或许就是那份似曾相识。方士谦渐渐有点相信了:他们上辈子就认识。

一定哪里见过你,一定曾经梦见你。

 

十一点多,王杰希还没回来,方士谦在阳台上晒了一个多小时,基本崩溃了,摸出手机想打个电话。

一摸才反应过来:王杰希没有手机,方士谦根本找不到他。

方士谦家阳台上有张躺椅,头顶挂着几盆小吊兰,清新宜人。这会儿心中焦虑,躺椅变成铁板,吊兰变成香菜,他本人是根滋滋作响的鱿鱼,在上头翻来覆去:王杰希怎么又不见了?难道他真是路盲?

不要紧不要紧,他是神仙,一个幻影移形就回来了。仙剑我也玩过啊,土灵珠!点一下就回迷宫入口了,没问题。王杰希肯定有。

方士谦仰躺着胡思乱想,茫然地观察垂在眼前的吊兰枝丫。明明是冬天,上头还冒着一星新叶,分出一大一小两个叉,可谓是力破重围、逆天而行。方士谦看着它,在脑海中描绘王杰希的眼睛,莫名其妙笑了半天。

手机铃响,他接电话时还带着一点儿笑意,招呼得格外客气。

“方神?是我。”

是袁柏清,不是王杰希。方士谦不确定自己有没有“哦”得很失望。

“怎么没精打采,跟您老人家约档期来了,”袁柏清嘿嘿一笑,“想跟你约一篇修仙爱情文,短点儿就行,有兴趣吗?”

可能这就是孕妇效应,一人怀孕全世界当妈,方士谦绝望地想,是不是全世界都知道自己谈恋爱了,要赶着上交三十万字爱情小说啊。

“我考虑一下。”

“你在忙?”

“不是,家里有点事,”方士谦不知怎么就口不择言了,“小袁,王杰希……去过你们单位吗?”

“王杰希?”

“就是上次来找我那个大小眼。”

“哦!你男朋友啊,”袁柏清恍然大悟,“没来过。怎么?”

“没什么。”

袁柏清一头雾水,没敢说出口。

其实王杰希上次去他们那儿已经挺稀奇了,方神写小说这些年,著作几乎等身,也没见春风吹进过编辑部。怎么这一回突然晒了起来,难道是真爱?

而且……还吵架了?

“我要看见他一定告诉你,”袁柏清措辞谨慎,“方神你考虑好了跟我说一声。”

“行。”

放下电话,方士谦爬起来给自己泡咖啡,试图转移视注意力,顺便拷问灵魂:说不定王杰希法力深厚慈悲为怀,被信道的粉丝当街拦下了呢?你怎么知道他业务不繁忙?关心则乱!爱情的天平从来不稳,一丁点操之过急都会落于下风,道理你不都懂吗,怎么这么沉不住气?

拷问到深处,连多加了一勺咖啡都没发现。泡完一喝,五官皱成一团。

太苦涩。

 

这一天在方士谦生活中落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不为其他,为落差感太大。睡前你侬我侬,醒来举目皆空,仔细一想,很像(未构成经济损失的)仙人跳。

或者说,换了任何其他人,方士谦都会觉得自己被仙人跳了。

可那是王杰希,在他最难受时候照顾他的王杰希,替他当枪手交稿的王杰希。神仙邪门一点儿也得认,岂能从世俗角度考虑?

整整一天,方士谦都窝在家。每隔十几分钟抬头看看钟,从天亮等到天黑,王杰希还是没回来。

方士谦在床上平躺,瞪着头顶吊灯。

不能细想。一想就会想到昨晚他问王杰希:爱上你好处都有些啥?展开说一下。

王杰希没正面回答,只是笑笑,很高深的样子。

“好像没什么特别。”

“你是不是还要回天上?”方士谦抱着枕头,“我很亏啊。”

王杰希满脸理所当然:“那显然了。”

“那我为什么要爱上你?”

“因为这种体验很稀有,能连载至少五十万字。”

方士谦无语:“我稀罕吗我?你怎么这样,要不要脸了。”

“我这有首歌,你听一下。”王杰希起身打开音响,只听里头唱道:今夜分离我心流着泪,会珍惜曾经拥有~~

方士谦气道:“得,别说了,您老还是回天上去。”说完把王杰希往门口推,王杰希也不恼,一脸无奈地摇头:“门打不开啊。”

“谁说打不开,”方士谦心里一支箭架在弦上,反手去拧门把,“你走还是我帮你走?”

王杰希却笑笑,手指一抬,门把倏然转动,一闪就把方士谦自己弹了出去。

方士谦还没回神已经穿着单衣站在暖气之外,冷风一吹,整个清醒过来,拍着门喊:“王杰希,我怕你吗!我有钥匙!”

“我在门上贴了个只能从里边开的符,”王杰希悠悠道,“你从外面打不开。”

“你们神仙就干这个?!”

眼看方士谦整个人叠在门上,门板突然又朝内打开,他措手不及,一下跌进王杰希臂弯里。

“就干这个,”王杰希说,“我乐意。”

箭一下断了。

当时种种都像玩笑,并没想过是不是真的会有这一天。现在想来,可能王杰希从一开始就说了实话。他确实需要方士谦爱上他,要的是那句来自当事人的应允,方士谦也确实爱上他了,等于送他一张回程车票,有了车票,王杰希自然不会久留,连夜就回天庭去了。整个流程一气呵成,没半点问题。

多清晰啊,清晰得刺眼。方士谦回味良久,呵呵笑了,觉得自己特别二百五。

摆明了的事,只有他在这坑里沾沾自喜。

王杰希问了那么多遍的问题,自己怎么不反问一句?

王杰希,我爱上你了,那你呢?

你爱我吗?

方士谦越想越气,只觉天地变色电闪雷鸣,能从嘴里喷出火来。

这叫什么事?情感诈骗!行走江湖这些年,什么情绪没在笔尖模拟过,居然中这种圈套,阴沟里翻船。

气到这里,突然笔锋一转伤心起来:原来被感情诈骗是这个感觉,吃猪肉和看猪跑还是不一样。摊自己头上一百个难受,王杰希这神仙太过分了吧。

上次失恋是什么时候?方士谦完全记不起来。胸口塞着水泥,一口气憋在嗓子里,呼也不是,吸也不是。

窗帘没拉,外头天色已经全黑。云中,一颗流星瞬间划过,与昨天黄昏时如出一辙。

昨天有人吻他,今天跑了。

方士谦在床上趴了半天,以为自己会气得胃痛,却什么也没发生。

过会儿才想起:他已经没有胃病了,是王杰希的功劳。

神仙本不是凡物,不辞而别也是一种艺术境界,再正常不过。走前给些恩惠,还要怎么够意思?

屋漏偏逢连夜雨,抽刀断水水更流。方士谦找不到借口,想去厨房捣腾晚饭,看见砂锅炉灶都想起王杰希,看见水斗里的茶杯也想起王杰希。

明明没相处多久,却像把往后十几年压缩着过完了,家里到处都有王杰希的影子。

方士谦对着冰箱愣怔许久,摸出几个洋葱,戴着泳镜切。一刀一刀,分离出的洋葱片一圈圈散开。切到最后眼睛还是干的,什么都没流。

他把刀擦干净插回刀架,坐在厨房一角,给袁柏清发微信:

“荆轲,出来陪我喝个酒,谈谈约稿。”

袁柏清的回复很快传来:后海见。

方士谦关掉锁屏。一片漆黑,只有冰箱的电源灯亮着。

他把头靠在冰箱门上,茫然地想:写你大爷,我失恋了,妈的,我居然失恋了。



待续

评论(24)
热度(911)

© 倾斜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