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点随笔。
热爱轮回队长x副队。
喜欢、常写的cp请见作品整理。
LOFTER所有内容谢绝一切转载,谢谢各位。
也请不要按转载功能键。

[周江]《三个梦境一段真情》

 虽然是文风挑战,但串起来了

写着玩的段子,娱乐一下



自己惯有的文风 


“明华哥,你在监听?”江波涛环视四周,头顶有一盏射灯,方明华很可能在那里面装了监控仪,“你把谁叫来了?”

没有回答。江波涛掏出手机,信号刚才还是满格,这会儿却显示为无服务。

一次有预谋的禁闭。屋里有人的气息。

江波涛把手伸进口袋,里头只有一把匕首,想必起不了什么作用。

鞋柜里有双眼熟的靴子,其实他知道在这里的会是谁。

江波涛照了照镜子,脸色因为缺血而发白。事情比想的还糟,他叹口气,放下匕首,把一旁的盒装甜甜圈拿进屋里,自我安慰:横竖是死,死前吃点甜食,黄泉路上不低血糖。

总统套房带一个小客厅,门开在走廊中间。江波涛拎着纸盒过去,发现沙发上横躺着一个长腿男人。

是周泽楷。他有职业病,听见动静立刻睁眼,见是熟人,马上放松下来,保持仰天睡姿。

江波涛把甜甜圈摆上矮桌,笑道:“我好像在做梦。”



黑暗文风


骨头在梦里开出花,摘取、浇水,使之成为一个女人。苹果在树根下腐烂发芽,灾难也随之而生。他们不允许你全知全能,又后悔为你制造过弱点,才送他来这。小周,是因为他来了你才要选择:成为人类,还是回归尘土?

海边只有一块礁石,高耸着,像一把剑。江波涛坐在它的影子里,赤裸双脚浸泡在水中,表皮上浮出罕见的青鳞。海水另一侧,许多哺乳动物保持着跪伏动作死去,水漫过一颗颗头颅,冲走干涸的血块。

“我能为你做什么,小周?”



KUSO 


江波涛惊醒,发现周泽楷盯着自己,孙翔手里还拿着笔记本。天哪,孙翔在做笔记,三个人开会,而自己在睡觉。

周泽楷一般不做领导发言,但今天这情况多少要表个态,清清嗓子,假装严肃道:“嗯?”

江波涛觉得自家队长还是比较给面子,只说一个嗯,可以自由理解,立刻就地发挥:“昨晚落枕了,哎哎,哎脖子疼……”

一边转动头部,演技太过逼真,看得周围人脖子也疼起来,一时间都在转头。

“做梦了?”周泽楷问。

“梦见了毁灭后的第三新S市,我和队长坐在没建好的大楼顶上看候鸟。歌里怎么唱来着,原来所有情节仔细回想~~都是种呼唤~~”江波涛道,“队长当时还快死了。”

“死了?”

“是啊,往我身上插根管子就能把你弄死,不要问逻辑,我也不知道。”

周泽楷想了想,拿起旁边没拆的奶茶吸管唰一下塞江波涛嘴里。不等江波涛反应过来,周泽楷已经咬住另一头用力吹气。

 

出去以后,孙翔跟大家连说带比划:“他们同归于尽!!”

杜明:“噫……”


 

少女或小清新 


同归于尽!也是挺好的提议。必要时可以尝试一下。

他和江波涛的小号正卡在一堆荆棘里。波动阵放了也没用,debuff对这堆东西不生效。乱射也用过了,效果微小。看来是副本内的隐藏机关。

“看看副本攻略吧,”隔壁座的江波涛苦笑着摘下耳机,“不好猜啊。”

周泽楷也摘下耳机,凑过去跟他一起看网页。按照通关玩家的心得,这个情人节副本其实没什么机关,可发帖的人故意把话说得不清不楚,一会儿说这是个用爱发电的机关阵,一会儿又说这里什么也没有,各位玩家大可以横着过。

二人一头雾水,江波涛的视线在“用爱发电”四个字上来来去去,若有所思。

“情人节副本,让你设计你会怎么做?”

“唔……”

“去年的副本是闯关玩家一起拼一个爱心拼图,今年怎么搞,该不会接吻解除陷阱吧,小周你把号转过来一下……”

伸手捞鼠标,鼠标没捞到,反而被周泽楷捏住了。神枪手举起了枪,周泽楷握住了他的手,神枪手的技能已经准备好,周泽楷张开了嘴唇,神枪手蓝槽满了,周泽楷把脸凑过来,巴雷特狙击!——巴雷特狙击!硝烟气势恢宏地爆开,满屏特效,荆棘散开了!操作角色落地受身!

江波涛还陷在椅子里,愕然地目送周泽楷的脸。那张帅脸正在逐渐拉远,回到原本距离。

“对地巴雷特。”

周泽楷说,左手终于松开。

江波涛这才发现,他的右手还按在键盘上。

“是对我巴雷特。”

江波涛含蓄地指出。



翻译腔 


最高的山也融化了。他们征服了足下的一切。四月至今,征途走到尽头。世界终于褪下伪装,留给他们一片模糊的轮廓。

这片辽阔空旷的平原是最后一站,他们处于意志的中心。最初这里什么都没有,漫长等待后,意识诞生,成为爱恨,成为知识,成为意志。

永无止境的情感填充着江波涛贪婪的口袋般的心。他背负着使命,像长冬过后悄然而至的春,在每一个三月来临,令冰雪消解潮水复流。天杀的树叶落在他柔软头发上,周泽楷的手也落在他头发上,他领悟到这令人愉快却不能长久,不满足于此,索要着更多。

尔后一个吻袭来,他像被十二月的篝火烤着,炽热又快乐。周泽楷教会他接吻,在他的口袋里装了些特别的东西。

我能够明白,江波涛对自己说,我与他之间的关联永远无法被定性。它不可笔述不可言传,可正是因着这份模棱两可的交锋,我们变得完整。它令我们在长途跋涉后依然紧握彼此的手,在蛮荒上得到温暖与归属感。

周泽楷给出的答案是:无法选择。

世界是旋转于心上的舞蹈,三十次季节交替后落幕。他们都要被重新打理,恢复成空白。

没有不死的人,弱点终须被付诸使用。周泽楷知道,世界与江波涛并非兼容。他不是别人,是他缺失的一个零件。创造者赋予周泽楷简短言辞与复杂情感,像督查者监督红酒流水线一样,监视他的每一丝付出。但有一瓶,它们无法拥有,是流淌他心中的最后一道河流。更迭的轮回到来之前,他们浸淫其中。

不妨将之称为爱。




“下个轮回见。”



一看就有病


鸡叫铃声震天,唤回了江波涛的注意力。

他的第一反应是去看电脑时间,下午四点半。周泽楷坐在对面,红着眼眶,手里捧着一盒甜甜圈。

“哭什么啊你吃你吃!”江波涛手忙脚乱地给他找纸巾,才发现自己也眼眶湿润。

“做梦。”周泽楷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

江波涛忽然鼻子一酸。

“我也做梦了。”梦到上辈子的你,梦到平原、拱门和爱情。

“想哭。”周泽楷动情地说,接过纸巾。

江波涛的嘴张了张,犹豫再三,决心把那个美好故事说出来:“我也想哭。”

周泽楷先生,我可能是上天派来给你的,希望你知道一下。

“我梦到了……”

江波涛生怕听完没法好好说话,抢白道:“我梦到了你,你相信前世吗?不是于锋朋友圈发的那种,也不是明华哥婚礼上说的口水话,是……天注定,你懂,那个什么,就是……我。”

“就是你?”

“是我。”

“嗯,是你。”

联盟内盛传江波涛演技良好,却不知道他毫无防备时意外坦诚。比如现在,他真的很感动,直到周泽楷抱住他,轻轻地说:

“你在梦里……一直切洋葱……”




 

 

向原版致敬


你洋洋得意的时候,他就会切洋葱。 

周泽楷说:“不应该。” 

评论(46)
热度(1148)

© 倾斜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