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点随笔。
热爱轮回队长x副队。
喜欢、常写的cp请见作品整理。
LOFTER所有内容谢绝一切转载,谢谢各位。
也请不要按转载功能键。

[王方]《温柔咒》

一年前写的第一篇王方,一直忘了发




《温柔咒》


方士谦去年买了一个新腕表。新表采用最新技术,走动时自带情绪判断功能,能在表盘上弹出最及时的安慰。“祝你生日快乐”、“结婚一周年纪念”之类不必多说,“他是个混蛋!”“Fuck your boss”与“您辛苦了”也有。

方士谦高调宣布:相中它正是出于这项鸡肋功能。他说:“我工作压力大,要给自己找点乐子。”话虽如此,大家多少明白他买它是为了换掉林杰以前送的那根。谁让林杰去年离职了呢。

新腕表陪着方士谦上班。下午四点五十分,它扫描方士谦的体表特征,弹出一个窗口:“他是个混蛋!”

方士谦麻木地看它一眼。

表又弹出一条:“别担心,你爱的人不会有事。”

方士谦瞠目结舌,看看它,看看许斌。许斌举起双手表示不知情。

那个谁——方士谦指着病房门比划——跟我!——指着自己——有一丁点关系吗?他用口型问许斌:我把这狗屁玩意处理了你介意吗?

许斌好言好语,小声劝道:“你也不要这么激动……哎,哎门开了。”

 

治疗室的门倏然滑开,满地绿光照得两人的脸一片惨绿。方士谦皱着眉头靠过去,敲了敲躺椅扶手。

“起来,扫描完了。”

王杰希正睁大眼睛望着屋顶的星空图。看见方士谦,他挥了下手,算是招呼。

这是王杰希回到基地打的第一个招呼。

“让一下,我看资料。”方士谦坐到躺椅边上,见王杰希杵着不动,拿屁股顶了他一下,“过去点。”

王杰希动了动身体,指着头顶说:“方士谦……”

“前辈。”

“方神。”

“……”这次没有反驳。

“水星动了,对应线扫到你的本命星。你接下去两个星期要小心点。”

方士谦翻找器材的手顿了一下,没有回头。

他把终端与绿水晶连接,处理着刚得出的检测报告。

没有人说话,只有嘶嘶的声响回荡在室内。如果王杰希不是这么习惯寂静,他一定会觉得反常。而方士谦工作时从来都很安静。

“我不信这些,”在王杰希觉得对方也许不会再开口时,方士谦找到了词,“再说,你记不记得之前自己是怎么说的?”

“哪一次?”王杰希严谨地确认。他每天要观好多次星。

“你刚来的时候。”

提起这茬,方士谦有些咬牙切齿,“你跟我说,我的本命星开始散发非常突兀的红光,说明我正要进入人生的下一阶段。据说我会遇到非常大的考验,会从里到外打磨我这个人。是这样?”

“是。去年说的。”王杰希好心地问:“发现问题所在了?”

“当然。”方士谦暗中捏紧鼠标,“比如说,你来了,林杰退休了,我因此进入人生的下一阶段。谢谢你给我的打磨。”

林杰离职对整个队伍而言都是大事,但方士谦在乎的背后不止一个原因。王杰希听说过方士谦很小来到基地被林杰照顾长大的事,他想,这感觉也不是不能理解。毕竟他和林杰是不一样的,有些事他无法代替林杰去做。反之亦然。

方士谦对王杰希与对其他后辈,确实有细微不同。平日可以百分百发挥的礼貌与文雅,在个别人面前会打小折扣。幸运的是,王杰希从不计较细节,此外,他也不认为那句谢谢是讽刺。

在王杰希看来,方士谦的心事也是他的一部分,奉陪一下未尝不可。

反正方士谦迟早会彻底习惯自己,他只是嘴硬——你看今年情况就比去年好得多。

“不用客气,”王杰希礼貌地回答,“希望你喜欢。”

我就是讨厌这一点。方士谦郁闷地想。方士谦当然明白自己对王杰希有些小情绪,不全来自工作。

如果王杰希更听话可爱一些……算了没有什么如果。

“……你去了麦田?”方士谦翻阅着报告,眉头紧蹙。

“嗯。”

“腰上有一处11cm的划伤。噢对,你被诅咒了。”

“什么诅咒?”

专用名词太长,方士谦看了好几遍,“不……不被好好说话就流血而死咒。”

王杰希两根眉毛挤到一起:“……主动还是被动?”

方士谦也是第一次看到这种诅咒,面上难掩惊讶:“假设有人与你交谈时口气恶劣,你的伤口就不会痊愈。”

“麦田生物不具有这种能力吧。”

“麦田旁边是神庙,别说你没看见。”方士谦叹口气,“你收拾麦子精,暗黑祭司藏在稻草堆里收拾你。”

有点道理,又有点侮辱人。王杰希这么Pro,感知力是一般人的几十倍,这样都被埋伏,简直不科学。

但……也不是不可能。

他抬头看一眼星象图。

王杰希的本命星在星空北部,周围有两颗等大的守卫星环绕。水星光线不幸扫到其中一颗,现在它们一大一小,歪歪斜斜地打转。

行,就当是被水星埋伏了。王杰希看一眼方士谦,沉声道:“我们也算同甘共苦了。”

方士谦满脸莫名其妙。

王杰希又问:“要是你现在大声骂我,会怎么样?”

“你死定了。”

王杰希的眉头跳了一下,片刻,缓缓吁出一口气。

“切实感受。有点痛。”

方士谦的眉毛一下竖起来,几乎飞入鬓角:“需要定义一下口气恶劣的范畴,或者……”

王杰希自作主张补充:“你也可以轻松地弄死我。”

王杰希身体底子好,受了伤也没什么表示,半裸着看一本资料册。方士谦一个医生,对这类不以为然的态度又恨又怕,包扎时无数次想要数落,又怕出言威猛加重他的伤势,憋得胸口都疼。

“你以后能不能给自己套几层防护罩?”方士谦还是没忍住,尽可能温和地建议,“你这个艹……这个糟糕的情况,会削弱士气。”

王杰希看天书一样看他:“你介意士气?”

“……那影响观瞻行不行?”

“上个星期有个人的头断了,你把他按在手术台上,用电子针……”

“停。”方士谦把无菌胶带啪一声贴在王杰希腰上,“我要骂人了。”

王杰希优雅地合上书:“哦,你要谋杀我了。”

“我……”方士谦用力深呼吸四五次,把声音放得很轻,“你,可以,走了。”

两个人大眼瞪大小眼半天,王杰希忽然皱起眉头,右手掩住腰侧。

“略痛,试试面带微笑?”

方士谦两手顶住嘴角往上一提:“您,可以,走啦!”

“嗯。”王杰希拍拍他的肩膀,“我感觉好多了,前辈。”

 



(嗯)

评论(24)
热度(853)

© 倾斜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