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点随笔。
热爱轮回队长x副队。
喜欢、常写的cp请见作品整理。
LOFTER所有内容谢绝一切转载,谢谢各位。
也请不要按转载功能键。

[王方]《家有仙希》5-6

5


小说写得多确实有好处,方士谦心灵虽细腻,承受力还是比较强,王杰希搞上他,他左思右想:三十六计,走为上。转头在外边浪了一整天,泡图书馆、钓鱼、公园散步、和路人下棋、一个人唱K,能干的全干过一遍,十二点半才踏进家门。

方士谦满心以为王杰希一个老仙肯定睡了,哪知道进门就是一双严肃的大小眼。

王杰希拿了个坐垫给他,用眼神示意他坐上去。方士谦忐忑地坐下,坐垫飞起半米高,带着他在屋里狂转三十圈。方士谦大喊:停——!!眼冒金星地趴倒在地,悲从中来:“你这是干什么啊!”

“批评你今天游手好闲。”

方士谦心想,可怕,他怎么知道我一个字都没写,一边死鸭子嘴硬:“管太多了吧你,我出去释放压力而已。”

“是没什么,但你在跟我谈恋爱,每天十二点之前最好回家。”王杰希指指时钟,“有门禁的。”

方士谦等人走了才想起来:“谁跟你谈恋爱了?霸王条约啊!”

他洗完澡出来,王杰希还没睡,手里端着一碗中药,嘱咐道:“把这个喝了。”

方士谦皱眉:“我又没毛病。”

王杰希道:“你胃不好,吃垃圾食品太伤。”

方士谦瞪他半天,屈服了,端起碗一饮而尽。药汁很苦,他皱着脸找糖,王杰希伸手掰过他脸,两根手指猛地伸进他嘴里。方士谦刚刷过牙,纵使嘴里干净,还是骇得唔唔直叫。王杰希却置若罔闻,拽着舌头观察半天,又变戏法一样摸出水果糖塞在他嘴里。

“你也太……”方士谦苦着脸吃糖,不知该用什么词,“太……唉!”

王杰希拿起看到一半的《对面的天师》递给他:“这是你书里写的。”

打开一看,第二十七章,女主生病不肯吃药,天师男主找来一杯苦药对准嘴巴就灌,灌完扔颗糖聊表安慰。方士谦白着脸往下看,底下有一句女主的心理活动:「XXX这样的男人,果真不属于人间!」

……对。

方士谦的书一向注重塑造主角,万万没想到,有生之年竟会觉得自己写的伎俩恶心。

王杰希真是太厉害了。

这天晚上,方士谦躺在被窝里想了很多。王杰希势在必得,他一介凡人,势单力薄,指不定哪天被大仙拿麻绳捆了直接架回天庭。方士谦为人正经,不整这些乱七八糟的关系,决意贯彻逃跑战略,明天起,劈柴喂马,浪迹天涯,十二点踏着门禁回家就行。

他有作家特有的理想主义,心胸又比较宽大,轻易想得很美,未曾料到王杰希魔高一丈。

次日清早,方士谦前脚拎着电脑出去,王杰希后脚也跟着出了门。

一轮日头升起降下,洒落满城暗金。方士谦坐在离家很近的星巴克里写工作稿件,女主角刚刚翻山越岭遇到山洞里的大仙男主,写了几段,心情有些微妙。王杰希那个淡淡的微笑始终在他脑子里挥之不去,手指不听使唤一连打了三个“淡淡”。方士谦叱责自己文盲,一句话改了四遍,踌躇再三,还是去柜台打包了一杯摩卡。

天庭应该没咖啡豆吧?给大仙尝尝鲜好了。

他概念里,王杰希是个有分寸的文职神仙,奇怪归奇怪,不会做太过猎奇的事。他自认不喜欢这神仙,却也没有太讨厌,自打喝过那碗中药,更是吃人嘴短。

方士谦很明事理,想回赠王杰希一点礼物,便在路上买了几盒点心,提着往家里去。

走着走着,瞥见小区门口两道熟悉身影。王杰希手里提着塑料袋,正在和人聊天。这个神仙,一到屋外就没了不可一世的气焰,温文和气,伪装成新好知识分子。方士谦只看上一眼,头皮就麻了:和王杰希聊天的不是别人,正是楼上老吴。

“哎老方啊!”老吴看见他,忙不迭挥手,“你来你来,我正跟你男朋友聊天呢!”

方士谦眼前一黑:“我……什么?”

“你男朋友啊,你不都跟我出过柜了嘛,害羞个什么劲儿啊,”老吴冲他挤眼睛,“王先生人真不错,好福气。”

方士谦提着两个袋子怒视王杰希,王杰希噗嗤一笑,抬手刮他鼻尖:“瞧你,什么表情。”

他哪会是什么深情男友?可演得如此自然,方士谦都为之侧目。

好你个奸贼,唱这么一出釜底抽薪,是要直捣后方窃取革命果实啊。方士谦一咬牙,挽住老吴手臂,假笑道:“正好今天都见着了,就给你介绍下吧,我前男友吴雪峰。”


老吴:“啊?!”



6


王杰希怔了一下,很快恢复平静,点点头:“吴先生,原来是你。”

吴雪峰人在小区走,祸从天上来,只觉天地间紫电滚滚,整个人于无声处听惊雷。但老吴绝非易与之辈,方士谦咬他一口,他要十倍奉还,立刻端好架势,优雅抽走方士谦拽着的那条手腕,语声朗朗:“老方,敢情你前几天说的是这事,看你男朋友过来,要我故意气他一下,太孩子气了吧。”

说着和蔼一笑,“王先生这么好的人,待你一片真心。你一个成功人士,有房有车,哪来那么大负担?感情这事儿,能在一起就别叽歪,好好地过日子,啊。”

也不管方士谦杀人的眼刀,抱起旺财朝楼里走,一步三回头地告别:“王先生下次见啊!”走到大楼门口,又来一遍:“你们好好过日子啊!”

等进了电梯连忙掏出手机,把方士谦批得体无完肤:“我好心当你兄弟,你搞基拿我垫背,旺财没有你这种干爹!”慷慨激昂,全不知自己领会错误。

但吴雪峰无心插柳柳成荫,王杰希多聪明的仙,逮着机会就顺坡下驴,拉过方士谦手掌:“演哪出呢?”一句话百般温柔,把方士谦吓出一身鸡皮疙瘩。

方士谦被老吴和老王联合坑了,心痛欲绝,甩手就走。王杰希提着一篮菜跟在后头,没有吭声。

他已摸清方士谦脾气,刚柔并济方能攻城略地,此刻山雨欲来,不是追击的吉时。

虽然只有四十九天时间,却已有了步步为营的计划,宏图铺罢,只等方士谦入瓮了。

方士谦心里却乱成一团,尴尬共窝囊齐飞,外加自己刚买了礼物,当晚怕是送不出手,心生闷气。两人沉默着走到家门口,刚要开门,方士谦忽然手一抖把钥匙掉了,脸色青一阵白一阵,捂着胃蹲下身去。

“方士谦?”

王杰希顾不上其他,蹲下来看他的脸。方士谦脸色惨白,嘴唇哆嗦着一开一合,颤声道:“我……我胃疼。”


胃病困扰方士谦有些年头了,自学生时代伴随至今,不恶化却也不见好,发作起来疼掉性命。这几日他天天外食,吃的都是难消化的食物,疼得格外厉害。

有相当一段时间,方士谦完全没有意识,等到回过神,已经躺在被窝里。王杰希坐在一旁,手里是他的茶杯。

“你有你的张良计,我有我……我的……”方士谦吃过药躺在床上,脸色惨白,“别以为就这么算了……”

王杰希叹口气:“省省吧你。”

方士谦躺了一会儿,没能入睡。老病新犯又不想去医院,胃里火烧火燎。他难受地裹紧被子,一米八三的个子,蜷曲起来也就一团大。

王杰希伸手探他额头,道:“没发烧,还算好。”

“我是胃病,”方士谦嘴上逞能,疼得哼哼两声,“药起效就好了。”

“垃圾食品少吃,让你不听。”

方士谦抬杠:“你不是神仙吗,要不发挥一下特长,把我治好如何?”

王杰希摇摇头,面上隐有难色:“治病救人是大术,实话告诉你,我在人间的四十九天里不能施这种术。再说,治病救人也不是我的特长。”

方士谦疑道:“不能用法术?那你平时怎么整我的?”

王杰希道:“那种只是动动手指,算不上施法。我们做神仙的,到了一定时间就要下凡来,你就当是公务员考核吧,完成了才能重返天庭。”

方士谦噢了一声:“这么说,你能不能回天上得看我。”

王杰希瞥他一眼:“其实,我也不是没有办法。”

方士谦积攒的一丁点儿力气用完了,缩紧身体,轻声道:“你可不要逼良为娼。”过会儿,又试探道:“……为什么挑上我?”

“不是随便选的。”

“这才奇怪啊,我连你是什么神仙都不知道。”

屋里只开了一盏床头灯,微光照进二人眼底。方士谦发现王杰希的眼睛带点灰,映在光里,颜色格外浅。

时间突然变慢了,定格在一个温柔的瞬间。方士谦着迷地看着那片灰色,神色因生病而柔软,刘海散开露出光洁额头,极不设防。

王杰希抬起右手,屋里渐渐变暗。灯光也隐去了,天花板消失不见,他们身处漆黑天幕之下,头顶繁星密布。一颗特别亮的星降落下来,在方士谦手边闪烁。

“这是你的命星,吉年吉月吉时生,比别的都要亮。”

王杰希压低的声音灵活如手,挠着方士谦耳廓底下的魂灵。

星图在那双手中翻转放大,内里有一处微光反复闪动,狡黠如狐。

“昔日龙吉公主下凡,先助姜子牙兵度五关,后与洪将军了却尘缘,神封红鸾,位对天喜,此番到你命中,乃是赐缘之兆。方士谦,你肯定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方士谦听得入神也不忘逞能:“废话!原来是红鸾,我还当我命犯什么煞星了……”听口气,全然没把红鸾星动当一回事。

药效发作,方士谦胃里疼痛减退,困意很快上头,半睁着眼昏昏欲睡。

王杰希把命星放归原处,转过来看着他侧脸,久到方士谦都要睡着了,才道:“没有,你只是命里犯我。”

方士谦模糊地应了一声,显然没听进去。

他睡着了。

恍惚间天幕降落,方士谦落入梦海,被周公拉着走了几里地。分明是在黄粱之境,耳旁却响起王杰希的声音。

“方士谦,你爱上我了吗?”



待续



只是想体验一日三更的感觉。

我做到了!



更新一个无奖竞猜:老王是什么神仙

评论(70)
热度(1093)

© 倾斜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