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点随笔。
热爱轮回队长x副队。
喜欢、常写的cp请见作品整理。
LOFTER所有内容谢绝一切转载,谢谢各位。
也请不要按转载功能键。

[王方]《家有仙希》1-2

1


十一月十二日,方士谦翻开日历,上有朱笔御批,斗大的行书:死线。

当天,责编袁柏清给他挂电话,语有戚戚:“方神,方爹哪,稿子写完了吗?”

方士谦仰躺在沙发上,数灯泡里的死虫子:“快了快了,就差一个结尾。”

袁柏清潸然泪下:“您不是吧,还没开始写啊?!”哭得凄厉,楼上老吴都被吵得跺起了地板。

但方士谦是专业作家,良心的活性很低,冷酷而淡定:“飞刀剑呢,让飞刀剑的稿子顶上就好了,他一天吃三顿饭上八趟厕所,打三小时dota还能写两万。”

袁柏清哀声道:“方神您有所不知啊,许斌盯他好久了,这人就是xjb写,手速快,注水也比较多,您字字珠玑,不能比。”

说到最后,口气很是谄媚,从方神爸爸叫到大仙陛下,一圈喊完又绕回来,把这个方士谦哄得心头一暖,口也软了:“好吧,我今晚把结尾写完。”

热情之热,三分钟而已。方士谦挂断电话就后悔了:中了糖衣炮弹的招!不行,今晚想好要看电影的,看完就睡。这次他决心要让飞刀剑顶缸,心理负担等于零,洗罢澡吃罢夜宵,打开ipad看了部两小时的惊悚片,酣然入梦。

方士谦其人,谦谦君子,擅文擅乐,小学时弹一手好钢琴哄骗班上一众女同学,长大后写一手好小说养活国内大批量读者,人如其名是文化产业的尖端弄潮儿。大学期间在蒜瓣上连载修仙恋爱小说《对面的天师》,点击破六百万。后有商业笔名两个,分别是专写恋爱文的“防风”和专写恐怖文的“冬虫夏草”。他的作品情感细腻、情节有趣,更重要的是质量速度双全,堪称编辑部捧在手心的一颗宝珠。

但方士谦也有个致命的缺点:情绪波幅比较大,有时突然多愁善感,稿子就交不出了。编辑部跟他合作久了,很有一套,先在工作手册上写明缘由:防风拖稿,原因:精神大姨妈,再遣精兵袁柏清上门给方士谦泡茶煮面洗衣晒被,力争回天。

袁柏清干这行,精神负担大,也有些精神分裂,端茶时巧笑嫣然,一拿到稿子立刻消失无踪,拔吊无情,微信工作群里名片叫做荆轲。编辑部两大催稿王,比起袁柏清方士谦更怕许斌。袁柏清只是温差大,许斌催稿时干脆住在你家,人送外号“磨王”,隔壁飞刀剑刘小别次次准时,可能就是被他逼的。

本月方士谦情绪莫名低落,写不出稿子,天天蹲在楼下骗别家狗来遛。这晚睡下,梦见一个特别忧伤的故事,男猪脚在荷花池边画圆为阵,女猪脚在水池里面泪雨磅礴:XX上仙啊,你要记得我,我们约定来生!唰一下,没了影儿。

会惊醒主要是因为梗太老土,方士谦笔下那么多字,这套路没用十次也有八次。醒来时天蒙蒙亮,忘拉的窗帘外一片灰茫,早点铺子刚出,晨练声已然嘹亮。方士谦是B市人,爱死了大隐于市的逍遥风流,房买在三楼,灰不太大,离人世亦不太远。他怕进贼,搔着头发在屋里查看。钱财未少,柜中普洱茶饼倒缺了一块;盆栽浇妥了水,桌上摆着甜浆水煎包。

方士谦打开手机发了条朋友圈:“梁上君子,顺了我一块八二年茶饼。”

发完惊觉:不好,稿子没交还冒头,袁柏清要跟我不死不休。

谁想到,袁柏清迅速点赞,殷勤回复:方神又说笑了,您那几块好表藏在家里,贼哪能偷茶叶啊?对了稿子很赞非常厉害天神降世您好棒棒。

方士谦一头雾水:什么稿子?

袁柏清回复:你凌晨发来的那篇呀!写得真不错,和往常风格还不太一样,抢眼。

什么稿子?早点又是哪来的?这贼替我当枪手替我买早饭,报酬是一块茶饼吗?

方士谦满头问号,以为自己终于疯了,打算睡回笼觉冷静一下,回过头却瞧见沙发上坐着个人。

那人眼睛略有大小差,面色平静,眉头微蹙。左手转着两个玉球,右手举着一本《对面的天师》精装珍藏版,淡定道:“你是防风?文章还行,稍微有点问题,天庭不是你想的那样。”



2


袁柏清回完那条赞美,期待方世谦惯例的右哼哼表情回复,不料石沉大海,再无一点儿动静。袁柏清心思周到,猜想方神通宵赶稿是该累了,感动地告诉全组:我们方神一言九鼎,这次的新短篇精巧奇妙,尤其是对天庭的描写,惟妙惟肖!对比《对面的天师》时期又有精进,真正是不停歇不止步在学习啊。

许斌手机回复:是啊是啊,那么多资料,细如亲见,也不知道他上哪儿查的。

袁柏清:你还在小别家?稿子要到了没?

许斌:他再不交我就要冲动行事了。

袁柏清此番赞美发自真心,绝对想不到这文出自枪手之手。B市另一头,被迫打枪的人正伸着一个指头怒斥嫌犯:“你、你你你,你谁啊!私闯民宅,我报警了!”

嫌犯悠然道:“我叫王杰希,是个神仙。”

方士谦冷笑一声:“当我傻逼?你是神仙,我还是上帝。”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压我一头也要在体系内啊。”

“嘿还跟我磕上了,行啊你能,我让警察来处理。”

方士谦掏出手机解锁,王杰希见了,抽出一根棍子轻轻一点:“走你。”手机立刻化作一缕青烟。方士谦没来得及惊讶,已经惨叫震天:“我操我的手稿还在里面!”王杰希左手一转一抬,那台手机又完好无损地出现在他掌心。

“信了吗?”

方士谦用力深呼吸,翻出一个白眼:“要不然呢?你能是哈利波特?”

王杰希亮出右手棍子,方士谦定睛一看,是根挠痒痒手。

方士谦愤愤道:“手机还我。”

“可以,但有个条件。”王杰希理不直气却很壮,“你答应了我就还你。”

方士谦脾气并不很好,这会儿已经想骂人了:“你突然闯进我家这样那样,还要跟我谈条件??”

王杰希道:“事关重大,这个忙只有你能帮。我替你交稿了,也算有恩,正负相消,你听我说一下吧。”

这会儿他总算恭敬点,气焰下去,方士谦心里平衡不少,随手端起豆浆痛饮一口,哼道:“你说。”

“你能不能在七七四十九天里爱上我?”

方士谦一口豆浆,哗啦喂了桌布。

“我他妈真得报警,你脑子是不是有点问题,”方士谦跳起来去找座机,“拿了我的茶饼,擅动我的电脑,手稿也给整没了,还要觊觎我的贞操,算你厉害。”

王杰希感觉到他生气,右手一扬一招,一股飓风迎面扑来,把方士谦刮得飞起,不偏不倚掉在沙发另一头。

“不是开玩笑,”王杰希掏出一颗盈盈发亮的珠子,“请看此物。”

“何物?”

“宝物。只得天上有。如此光辉,见则延年益寿……”

话音未落方士谦一个鹞子翻身,右手霎时夺过那颗珠子掐在手里,喝道:“妖怪!这是你内丹?想要活命就给老子乖乖听话!”

王杰希怜悯地看着他:“你小说看多了吧,这是东海夜明珠。”

方士谦闭上眼,深觉眼前之人神秘莫测又不可战胜,饶是被压迫也不得不承认其强悍。想到手机中许多存稿,他悲从中来,干脆瘫在沙发上,嘴里喃喃:是梦,噩梦,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王杰希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把手机摆到他胸口,很是好心的样子。

方士谦疑惑地抬起头,就听见王杰希说:“知恩图报,不求多,爱我就行。”

楼上老吴正在给狗洗澡,忽闻楼下有朦胧的怒吼,间杂“死给”“为什么不找女的”“你吃药吧”之类词语,连忙擦干手,摸出手机给方士谦发了条微信:咋的了?这么大火气,话题还这么边缘。

方士谦过了很久才回复:没事,我交了个男朋友。

老吴大惊失色:真的?!

方士谦又过了很久才回复:放P,你不要听他胡说!那条不是我回的。

老吴捏着手机,内心怒涛拍岸。

写小说的人花样特多,这就晒上了。我家旺财也是公的,要不……要不以后,不给他遛了?




待续



他总是,只留下电话号码

从不肯,让我送他回家


方:你到底哪儿人啊?

王:反正不是管蟠桃园的,你管那么多


之前的点文,祝王粉朋友开心,也祝之前点王方的那位朋友开心!

评论(66)
热度(1840)

© 倾斜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