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点随笔。
热爱轮回队长x副队。
喜欢、常写的cp请见作品整理。
LOFTER所有内容谢绝一切转载,谢谢各位。
也请不要按转载功能键。

[叶蓝]《食色》5-6

还是那篇魔教厨子和失利少侠的肉文。

前文:1-2  3-4


5


点我

这次更了两章,有肉啊,在这儿!


6


五月十三,天蒙蒙亮,娑罗山下鬼影绰绰,一干人等身形迅捷,如紫电一闪,没入林间。

靴边草尖儿悬着一滴露珠,颤动些微,跌落成一地破碎。

这一落竟如信号,霎时,雀鸟振翅,红日初升。

叶修换了一身黑衣,倚在窗边拿小刀削一支细竹。桌上一副碗筷,前头搁着清粥、盐爆花生和炝拌莴笋丝。叶修聚精会神地把竹子中部掏空,挖几个洞,充当笛子。看着根本不能吹,他手指一捏一捻,居然也奏出巧响妙声。

玩意儿做好,叶修起了玩心,推开房门:“蓝少侠,起来看日出啊。”两手巧绝妙绝,就着笛子呀呀呜呜吹出一串音。

蓝河窝在被子里,神智不怎么清醒,被他一叫唤,醒了会儿神,眼神变得敏锐,心还未定,神色已安稳下来。

甫一开口,嗓子哑着,带点掩饰不住的疲惫:“教主有何贵干?”

叶修背着手走到床边,蓝河警惕万分,不料叶修右手一擒一拽,将他整个人扯了出来。

蓝河腰背酸软,光着脚站在地上,亵衣下不少青紫吻痕,对比衣冠楚楚的叶修分外羞耻,放在往日定要钻进地缝。可自从晓得叶修就是如日教主君莫笑,他态度陡然变得小心谨慎,哪还顾得上自己衣着如何?

武学修为到了君莫笑这个层级,飞花摘叶皆是刀,不怪蓝河探不出他底细。

他家门主对着叶修都要退让三分,何况自己这丁点功力。

蓝河深知厉害,亦不想丢了面子,手中无剑身上无衣,只求用眼神逼退这位绝世高手。

叶修看他一脸刻意的凶残,笑都懒了,优哉游哉地丢过一团布,嘱咐蓝河换完出来吃饭。

低头一看,正是蓝河来时穿的蓝溪阁制服。

地宫里就他们两个,蓝河的衣服拿去洗晒,没有替换,都管叶修借。想想不免尴尬:三尺青锋不敌赤手空拳,君莫笑没杀得,还要讨人衣裳来穿,他蓝河这一遭损兵折将,丢人到家了。

换上制服配上剑,又成翩翩世家弟子。蓝河坐下吃叶修做的早饭,口里味美米鲜,心中却颓丧万分,默默记下又一顿。

日头初上,他用过早饭回屋内打坐运功,念着静心诀,六根全然无法清净。

他是个正气的人,虽然忌惮叶修,也知道自己十四日来秘药发作,不及时宣泄必会伤身伤神,多亏叶修屈尊相救,这一被之恩没齿难忘。何况叶修贵为教主之身,亲自下厨做饭给他吃,一被之恩再加赏饭之恩,实在是折煞。

蓝河越想越乱,一口浊气淤积肺里,顿时周身不自在,顺行的气险些一个拐弯去到岔路。

习武之人最忌分心,真气走岔轻伤重死,这一岔不知要取谁性命。

蓝河一震,不待睁眼,胸口大穴已被点住。两下三上,一木支危楼般,牵引他气走一周,重归丹田。

此等宗家手法,除了叶修还能是谁。蓝河心中悲鸣连连,直道别再让我欠你人情了,面上绷得极紧,干巴巴道:“多谢教主。”

“再说一遍?”

“多谢教主。”蓝河咬牙,“……别这样。”

叶修一言不发,眯着眼看他。

蓝河极不自在,尴尬地扭开视线,脑子里又走马灯一样闪过被里翻浪的种种,面色微微发红。

半晌,叶修道:“你也是好玩,光是盯着脸就自己红了,上辈子准是只虾子。”

蓝河只觉经脉都要爆开,奋力回击:“教主才是好功夫,我哪能与您比?”

叶修噢了一声,奇道:“蓝少侠这是吃味了?想不到啊。”

想好的话被这么一噎,梗在喉头,蓝河自认床上功夫嘴上功夫都比不过眼前这个君莫笑,破罐破摔道:“教主所言极是。”

他不战而败,叶修却乘胜追击,瞎吹一气,拿竹笛敲敲蓝河的头:“行了,收拾东西。”

“去哪儿?”蓝河一头雾水。

叶修望过来的表情意味深长:“睡我睡得不想走了?时限将至,你不走就跟这儿住着吧。”

蓝河看叶修真的走去隔壁收拾包袱,如梦初醒:地宫门终于要开了!

顿感柳暗花明苦尽甘来,只恨不能插翅而飞,连忙拾掇了细软,跟着叶修走。

走了一段,渐察异样,奇怪道:“不从大门出去?”

“走是走得,麻烦多。”叶修拎着个包袱,往蓝河手里一塞,“替我拿着。”

蓝河掂掂那盒子,实心的重,盒内稍有凉气,不知放着什么,疑道:“宝贝?”

“宝贝。这个丢了,你我此生注定结伴亡命天涯。”叶修弯起嘴角,仰头观察天色,“或者我杀了你,独自亡命天涯。”

蓝河一怔。

一阵尖锐哨声骤然拔起,三长三短。叶修一把箍住蓝河腰身,喝道:“东西抱紧了!”一踏石桌,刹时飞纵而出,身如紫电直逼凌云。蓝河眼前一花,回神只见脚下白云皑皑,竟已跳出天井外,突入九重天!

再观叶修,疾步如飞,一步掠得极远,踏着虚无,直向对面顶峰去。

叶修全神贯注在凌云路上,蓝河生怕咬了舌头,抱紧物什一动不动。强打精神,眼前忽地一闪,窥见空中一缕细如发丝的线盈盈闪光,一头系在天井中,一头连着云深处。

什么样的人能踏线越山?

什么样的丝能凌空成桥?

那线是何时系上的?还是一直在那里?

诸多疑惑,都不是蓝河该过问。叶修这等人物如此带他出地宫已是仁至义尽,再探听他派中事怕是不妥。

蓝河自知道理,脑中一根轴却转不太过来,正想着,山间猛然炸开一声长啸:“开门了!杀!”

登时,宣号叫喊不绝于耳,应是武林正道卷土重来。

蓝河扪心自问自个儿是不是该站在那里,叶修揽着他的手紧了紧,侧转的脸上一片风流潇洒。

“揣好了,我身家性命都在你手里。”


蓝河胸口轰然一坠,耳畔叶修又说了句:

“你的也在我手里。”




待续



回眸一眼已是心动

评论(28)
热度(861)

© 倾斜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