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点随笔。
热爱轮回队长x副队。
喜欢、常写的cp请见作品整理。
LOFTER所有内容谢绝一切转载,谢谢各位。
也请不要按转载功能键。

[双花]《打电话》

全职高手  双花

架空设定,老孙忙打工,乐兄电话多



《打电话》



老孙进城那年同张佳乐说:别花时间写信,寄得慢,容易丢,甭省那几个钱了,咱能赚得回来。

两个人遂约定了:隔段时间通次电话。

 

但老孙做生意,其实并不顺利。第三方谈不拢,加上承包商卷了钱跑路,一度揭不开锅到哥几个都去搬砖的地步。

老孙是个实诚人,说搬就搬,哪想过运气不好起来喝凉水都能塞牙缝,隔三差五的,终于还是弄伤了手。

合伙人都是老孙外乡朋友,没把事儿往村里说,合着半年过去了,张佳乐依然不知道这事。他往孙哲平那挂电话,总是掐着时间生怕太贵,可惜,偏赶不上对方有空。

那年秋天,孙哲平总计有一个多月没跟他通过电话。合伙兄弟接的线,今天说厂商打样,要跟流水线;明天说客户开会,要请客吃饭……总有理由找不着人。张佳乐也急,又不好明着催,一等再等,总算在月末逮着一次。

电话里老孙声音有点飘,喂了几声,遥遥问:乐啊?

张佳乐答我啊我啊,你最近怎么样,咋老找不见人呢?

老孙说,忙啊,做生意的哪能没点事。

张佳乐肚子里的话憋了好几个礼拜,眼看快发酵,赶紧一股脑倒:老叶和蓝河那俩间办公室换椅子了啊,木材厂让做了几把椅子,料还有多,说给你也留一把,回来用的上;今年收成不错,白果卖得尤其畅销,指标都超了,个大粒香,搁市里数一数二……再过几个月后院种的都能吃了,你找个时间回来次……

孙哲平觉得鼻子有点堵。往常十分钟就该断了的电话,张佳乐说了足足二十多分钟,压根忘了掐表。

等张佳乐末了想起超时,早就过去不知多久。他说:我挂了啊,下次说。那头孙哲平没应声,张佳乐想,这大概是挂了吧?有时候长途挂了也是嘘嘘作响的空声,没有那些个烦人的嘟嘟嘟嘟。张佳乐忍了又忍,没忍住,朝没声儿的话筒小声嘀咕:大孙……我好想你啊。

其实他常这么干,先挂机的通常都是孙哲平,空音里什么回话也没有,张佳乐说完这千篇一律的句子就乖乖挂机。

今天也一样,他想着这就该挂了吧。正要挪开听筒,忽然听见那头嘎啦一声轻响,孙哲平的声音像是蒙在被子里,说的是:知道。

张佳乐吓一跳,你他妈不是挂了吗??孙哲平原本听着挺困的声音,顿时像是没了睡意,结巴半天说,客户敲门了我开会去,下次说下次说!!

说完咔嚓真挂了,张佳乐握着嘟嘟嘟嘟响个没完的听筒,兀自傻眼。

 

隔天张佳乐找到叶修,问他:长途挂了以后是个啥声音?

叶修微眯着眼,眉毛拱成小半个薄薄的“川”字,把半截烟灰掸在垃圾桶里。

就是嘟嘟嘟的忙音呗,他说,还能有啥。

张佳乐半张着嘴,有些反应不过来。

不能啊,他说,大孙每次挂电话都是空音。

叶修估计是觉得他傻,笑了笑:我一哥们,他妹在外地上学。每次跟家里打电话,哥们都唬她说先挂了,半天不放,等她妹把话筒彻底搁下了,才老老实实按掉。

恰巧蓝河端茶进来,听见叶修老神在在教育张佳乐:说你傻吧,老不承认,忙音这东西要不是嘟嘟嘟,还能是个啥声呀?





评论(10)
热度(469)

© 倾斜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