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点随笔。
热爱轮回队长x副队。
喜欢、常写的cp请见作品整理。
LOFTER所有内容谢绝一切转载,谢谢各位。
也请不要按转载功能键。

[叶蓝]《食色》3-4

怎么可能不觉得奇怪,你当蓝河傻啊



3


蓝河浑浑噩噩睡了许久,梦见跟几个师兄弟进山掏鸟蛋,被师父抓着现行,罚舞基础剑法三十遍。几个人在呈剑台上舞了整整一晚,被其他师兄弟当笑话看,尴尬非常。醒来时面上发热,想起身喝口水,不料腰一软,直接从榻上滚了下去。

叶修听见声响,推门来看,手里还端着炒锅。蓝河一愣,急忙去摸自己身上。

“能有什么没见过?”叶修嘴里叼着草叶,上下打量他,“衣服替你换了。起来吃饭。”

屋里摆了水盆,蓝河沾水擦过身,对着铜镜查看身体。两个乳尖红肿,胸颈上斑斑驳驳,是大片的红痕。回想昨夜,脑海里画面断断续续,怎么也凑不出个整。蓝河觉着自个儿会羞耻而死,谁知脸都没有太红,大约也是习惯了。

二人照例在天井里吃饭。出去一看,已是晌午,白日高悬,照得蓝河手脚发暖。刚坐下,叶修就端来一碗冬瓜汤,汤底有数颗淡黄色圆形玩意,上头还盖着一层嫩笋尖。蓝河感激地看他一眼,拿筷子夹起一块圆块,略感惊讶:“海货?”

“库存。”叶修不以为然地给自己舀汤,“趁热喝,补补。”

金银蛋炖豆苗、腌牛肉、红焖萝卜。两素一荤加碗汤,与前几日无甚不同。两人都饿,吃了半天也没说上一句话。蓝河偷瞄叶修,见他仍是气定神闲,不由疑惑起来。

象牙制的筷子,蓝河小心搁回碗口。哒一声响。

“叶大哥不急着出去?”

叶修夹了块牛肉放进嘴里:“地宫的门只能由外向里开,一经锁闭,不满十四日不会打开。人在里头,半点法子没有。”

“那……可有什么报信的方法?”蓝河眉头微蹙,“师父和师兄弟或许会来寻我,万一又被机关锁住……”

“大可放心。”叶修道,“我们出去之前谁都别想进来。”

蓝河似乎还想在说什么,斟酌再三咽了回去,叹着气摸向汤勺,不料叶修捷足先登,勺子没摸到,摸在叶修手背上。肌肤相触,如无声雷鸣,惊醒了始终昏昏沉沉的蓝河。

叶修一双长眸望着他,眉毛微扬,嘴角隐有浅笑。蓝河心中陡然一颤,匆匆扒几口饭,说句“多谢叶大哥”,拔腿就走。叶修目送他火烧屁股般逃开,闷笑不已。

晌午虽过,日头不减。天井里几棵小树落了叶子,叶修眯眼看去,见叶片转黄,知是秋色将至,干脆取过一片拈在手里。

树叶还未脆,碾碎了有少许汁液。昨夜刚湿过的手,此刻又有一滩湿痕。

叶修出了会儿神,想起蓝河半天不见人影,多半又去折腾了。地宫里没有半点声响,他静听片刻,试探地喊了一声:“蓝河?”

语声放得极轻,自然无人回答。又过许久,自地宫深处传来一阵水声,听方位,就在放酒的屋子附近。叶修嘴里乏味,嚼草叶也不管用。一掂酒壶,空的,提起就往那儿去了。


如日教声名鹊起不过两年,教址却早已选好。此地座山傍水,山高水深,坐拥一处峭壁,与最近的山头相隔数十米,轻功再好也难越长空,是易守难攻之宝地。

叶修从前经过相中这处,找关榕飞相了又相。哪知道关榕飞皇陵造多会错人意,以为他傍山养老,帮着下足功夫。次年叶修回来一瞧,关榕飞干脆在教坛地下砌了座避暑行宫,宫内引温泉水,纳空谷风;宫门前青龙镇门,白虎除煞,大有帝王立地之相。

据关榕飞说,地宫中这处泉眼四季温暖,益于脏腑,更有奇处,泉水酿酒也别有风味。叶修趿拉着布鞋往那处走,暗忖:私藏的好货开封在即,定当痛饮一番,行至跟前却愣了神。

方池里一条人影,正是蓝河,散着长发泡在水底,脑袋搁在池沿,双眼紧闭,有如醉酒。叶修蹲下身拿水泼他,蓝河缩起脖子躲闪,嚷道:“干什么……!”

叶修叼着草叶,说话时嘴微微斜,笑起来就有些痞:“谁准你用的?”

蓝河被问得心虚,支吾半天,垂下脑袋:“我……想洗一下……”

叶修本就是逗他,打趣道:“操心甚么,昨晚替你洗过。”

蓝河却未搭腔。叶修低头一看,那箱已经软倒在池底,急忙伸手去捞。及胸的池水打湿他整条袖管,连带蓝河一头一身水珠儿,裹在怀里,恰似抱着团雨。

“我……”蓝河说话似蒙在被里,又低又闷,带点鼻音,“叶大哥……?”

“你这毛病,不能长泡,”叶修找了件衣服,朝蓝河身上一裹,抓着他要往屋里去,岂料蓝河猛一回身,二人重心尽失,只听得“哗啦”一声,跌落水底。

叶修从水底倏地钻出,抹掉脸上水滴,叹道:“少侠……”话戛然而止。蓝河立在他身旁,手中剑尖平指叶修喉头,神色无一点浑噩。

“叶大哥,”蓝河哑声,“……多有得罪。”



4


点我


待续


我要控记我既几,不跑剧情,专心写肉

评论(57)
热度(905)

© 倾斜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