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点随笔。
热爱轮回队长x副队。
喜欢、常写的cp请见作品整理。
LOFTER所有内容谢绝一切转载,谢谢各位。
也请不要按转载功能键。

[叶蓝]《食色》1-2

粗粗说要吃肉,大家都在说要吃肉

于是就……


古装架空,一句话,教主是个好人

就是篇纯肉文,一切设定服务于肉,别太在意细节(。估摸着干几发就完



1

 

叶修沿着石壁走几步,屈起手指敲打。

笃笃、笃笃笃,一点儿中空的感觉都没有。

这是一面实打实的石墙。

叶修唔一声,无甚表情,拍拍衣摆原路返回内室。

石桌上摆着择到一半的空心菜杆,叶修有一下没一下拈着细枝,神情自在。他不急,自有人急。果然,很快就有脚步声哒哒地过来。

叶修抬眼看看:“回来了?”

“回来了。”蓝河把剑一放,面露愧色,“……一无所获。”

叶修心道:这不废话么,轻易让你给找到路,关榕飞还怎么在道上混?面上则绷得滴水不漏:“朝廷多恶骨,武林少人情,谁记得地宫里落着两个人?”

蓝河哀声连连:“怨不得几位前辈,是我太大意……哎!”说至伤心处,眼神一黯。这一低头就瞧见了叶修手里的菜杆,奇道:“今天吃这个?”

“蒜蓉炒,香。”叶修说,“可惜你情况特殊。如果只是中毒,拿蕹菜熬药也有效用。东屋老李头吃狗肉中毒,就这么给治好的。”

蓝河只觉脑中嗡一声,不能自控地心猿意马,找个借口就往门外溜。

叶修摇摇头。蓝河有趣得很,发作起来不管不顾,下了榻脸皮倒薄得吓人。也不知是怎么搞的。

他几下把菜择完,连案板一起端去外头天井。

灶台在天井边,叶修摸出几瓣蒜拍成蓉,随辣酱下锅爆香。蒜味勾人,风一吹香飘千里。叶修单手叉腰,一手舞动锅铲,嘴里哼着胡笳十八拍,手法娴熟。

待蓝河转过一圈回来,叶修已经把饭做完。蓝河捏着筷子入座,吃一口菜,心中忐忑万分。

蓝河此番来这,是随南武林大军上山惩恶,谁知来晚一步,如日教上下踪影全无。百来号江湖人士搜山七天,房顶地窖藏宝室找遍,愣是没摸到君莫笑一根头发丝。蓝河自己跟几个同道下到地宫里搜查,临走惨遭机关埋伏,眼一闭一睁,彻底落了单。

醒来时,天色已黑。他在地宫里找来找去,只找见叶修一个人。一问,居然是来不及跑的魔教厨子。

天要亡他啊!出口没找到,还要人家厨子做饭养着。蓝河越想越悲愤,恨不得把脸埋到碗里。

“不合口味?”叶修见他手越动越慢,“下次少放点儿蒜?”

“不不不是,蒜好,蒜好!”

蓝河确实饿了,急忙扒两口饭。

两个大男人,两素一荤两碗饭,不多时扫个精光。按照规矩,叶修做饭,蓝河洗碗。蓝河卷着袖子往盆里兑水,一边纳闷地想:君莫笑这座地宫不像监禁拷问用,像个避难地。有水有风有天井,还备着粮食,就是没有出路。

有风,是因天井通天,蓝河沿石壁爬上去看过,天井外头就是悬崖,插翅难飞。水是地下水,从地宫深处一条孔道引入,四周石砖塑得方方正正,刀剑难摧。君莫笑见鬼了才能在这种地方造房子。

叶修坐在一旁抽烟斗,蓝河喊他:“叶大哥。”

“哎。”

“你是这儿的厨子,那你见过君莫笑没有?”

叶修想:这还是一句废话。“见过啊。”

“是怎么样的人?”

“教主么……”叶修拿烟嘴儿搔搔脸颊,“不好说。”

蓝河自己意会了一下:“深不可测?”

这算不算变相夸奖?“算是吧。”

“我在想,君莫笑造这个地方是图什么呢,”蓝河望着自己泡在水中的手,像是自言自语,“他那样的人……有必要避世吗?”

叶修心中暗斥:怎么没有,本教主乐意不行吗?家里造个房子避暑,还要你们蓝溪阁来过问了?难搞。

面上平静,随口吐出一个烟圈,深沉道:“谁晓得。高处不胜寒。”

蓝河以为叶修在安慰自己,感激地看他一眼,手下动作飞快,一叠碗筷很快擦净摞好。

叶修掸掸烟斗,眼神紧盯着蓝河侧脸,忽道:“你好点没有?”

蓝河楞了一下才意识到他指什么,尴尬得几乎钻进地缝。奈何托词难寻,嘴硬半天还是得硬着头皮承认:“……没有。”

“等会儿我去找你。”叶修说完,摆摆手端着烟斗回屋了。蓝河独坐天井,眼看头顶那一小方天空渐趋于红,又逐渐转暗。

天黑了。

想到这个,他骨头里莫名一阵酥痒,心口微颤,像有老鼠在咬。

年少有为,落难于此,真是倒尽血霉。这么折腾下去,有命也要变没命。


 

2


点我上车


待续



评论(69)
热度(1372)

© 倾斜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