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点随笔。
热爱轮回队长x副队。
喜欢、常写的cp请见作品整理。
LOFTER所有内容谢绝一切转载,谢谢各位。
也请不要按转载功能键。

[高乔]《走陵》3

前文: 




这一夜两人睡得极不踏实,天亮后一看彼此,面色都很苍白。

高英杰本就生得白,夜里一闹,面色如纸,把乔一帆吓了一大跳,卷着袖子要给他掐人中。高英杰怕疼,连声求饶,乔一帆执意要办,两人在客栈二楼追打来去,还是让乔一帆居上风,举着手指把高英杰按出一汪眼泪。

两人心照不宣,都未提起昨夜逞凶的鬼。

若非地上还留着一滩鬼血,那事就跟做梦一样。吃饭时高英杰把脸藏在碗后边偷偷瞄了一眼,乔一帆颈间那处沾过鬼血的皮肉微微发青。高英杰盯着那条脖颈走神,被乔一帆狠拍几下才反应过来,连声应着,心中却无端感到一阵遗憾。

白天,城中一切如常。有几批客人先后来投宿,人数最多的是群武生,其余散客多是商贾。

高乔二人坐在一楼角落佯装喝茶,眼角余光始终留意着那些新住客。这间客栈的客房全设在二楼,要进房,必定要从楼梯口过。乔一帆屏息听着,确定那群武生都已进入房间,才抬起眼,望向对面的高英杰,用唇语道:没发现。

三个商贾,其中一个带着妻儿,六个武生,加上店小二和其他住客。十来人上上下下,竟无一人发觉楼梯口那滩血迹。

两人不动声色,结过饭钱,牵着马朝隔壁街走去。乔一帆皱着眉头跟高英杰咬耳朵:“这地方有问题。”

高英杰点头:“那间店里住的全是肉体凡胎。”

“奇怪,”乔一帆托着下巴,“这儿说小不小,城里却连通神鬼的人都没有……”

需知,通神鬼一事盛行数百年,兴起大小门派无数,修行者遍布四野。眼下孤立无援的情形,二人从未遇过。

行至李叔家门前,大门紧闭,地上仅有的几滴人血早已干透。高英杰摸着门板,叹道,“所以李叔的死也没人发觉,除了我们,恐怕没人看见那口棺材。”

高英杰与乔一帆都能看见那口棺材,算是略通神鬼。通阴阳之人又有细分:如乔一帆这类,入道、习剑,属除魔一派;高英杰更深入,可辨阴阳、嗅死气、观赤月,光是一双眼就与常人大不同。

乔一帆垂着眼,似在悼念李叔,故意学高英杰的样子叹了口长气:“明明这世上多的是通神鬼分阴阳的人,怎么这里一个都没有?我们要是走了,那棺材会不会……”

“一口棺材配一个人,昨晚那口棺材吃到了人,就不会再来。”高英杰压低声音,见乔一帆微微安心,实在不忍将后半句道出——那口棺材是吃饱了,可别处还有没有其他棺材,只有天知道。

 

两人在街上兜了一圈,买了吃食饮水,特意留心寻觅,可始终未瞧见道人、鬼师模样的人。城门边挂着“三村”的字牌,高英杰翻书对照,书上记载:这一带共有四个村子,分别叫做三村、四柱、五桩、六桥。

高英杰捧着书走路,直道这地方名字稀罕,旁边乔一帆突然喊道:英杰看路!高英杰躲闪不及,额头磕在一处硬物上,定睛看去,是块半人高的石头,捂着额头绕到石头背后,见石头底部一处不起眼的角落上有花纹,忙朝乔一帆招手:“一帆看这里。”

石头表面刻着图腾,笔笔相连,以朱砂填充,不知经历了什么,朱砂竟是全黑的。高英杰看它的第一眼就明白:这是一块封石,看第二第三眼,觉得十分眼熟,不断在脑中回忆。

乔一帆也在看这块石头,忽然咦了一声:“这石头跟客栈后边那块好像!”

高英杰原本在默背封石上的图腾,听乔一帆这么说,心中猛然闪过一个念头,拉着乔一帆往回走。

客栈在城东,这处封石在西南,两人牵着马穿过小巷,走了许久,终于抵达城寨的西北角。西北角住户极少,不少店头点着白烛,悬着字幅,高英杰欲走近,被乔一帆拽住,贴着耳朵警告:“英杰好好看看,那是专卖棺材木的。”

卖的东西有棺材木,也有棺材。乔一帆攀到树上,见好几间店堂后头都连通着院落,院子当仓库用,囤着大量制棺的木料。乔一帆感到古怪,又往上跃了几截。

他窥探的时候,高英杰就在街上找线索。一种奇怪又熟悉的腥臭味勾着他的鼻尖,把他往街巷深处引。街上屋子都长得极像,深色的檐,煞白的墙。高英杰贴着墙根走,不知走了多久,面前是一处画着杏花的高墙,那股味道就在墙的另一边。

高英杰望着眼前格外逼真的杏花,笔触粗犷,花瓣涂得极红,像那日被他扯断的鬼舌头,也像客栈地板上的血。他不自觉地吞了吞口水。

刚要翻过这道墙,乔一帆恰好找来,神色凝重:“这些屋子的后头确实有封石,藏在马厩边上,被草垛遮着。”

高英杰抹了把脸,指着墙后,低声道:“李叔多半在里头。”乔一帆大惊,两人纵身攀上墙头,只见院子中央整整齐齐停着十六具棺材。右下那具棺材正是昨晚停在李家门外的那口,棺盖上歪歪扭扭写了一个李字,看成色很像是以血写成。其余十五具棺材上也各自写有姓氏。

乔一帆倒吸一口冷气,高英杰指着李字棺,面露不忍:“也不知道李叔在里头成啥样了。”

“这些都是吃人的棺材?”乔一帆愕然,“光天化日停在外头?”

“院子里早没活人了。一帆,我有种感觉……”高英杰眉头紧蹙,“城里还会出更大的事。”

乔一帆道:“不可打草惊蛇,先去看看其他地方。”乔一帆还记得客栈后头那块石头的方位,引高英杰来到封石前,这块与先前那块完全一样,上大下小,符文刻在底部,朱砂呈黑色。

附近有十六口鬼棺,眼下日头正好,棺材尚不能为非作歹,但高英杰不敢怠慢,与乔一帆拐回客栈附近,寻找第三块封石。

他们落脚的客栈位于城中最热闹的地带,两旁多是食店,再过去是一家布庄、一个面摊和一间小得可怜的簪子铺。第三块封石就位于巷子最深处,紧挨着簪子铺的后门。

高英杰未等走近就察觉异样,喊道:“一帆。”

“怎么?”

高英杰道:“你瞧,为什么只有这一块是上小下大?”说着话,手已探到腰后紧紧握住防身匕首。乔一帆拔剑反握,二人对望一眼,极有默契地向前靠去。快到石前,乔一帆拦住高英杰,剑锋一转,冷声道:“什么人在后面?”

无人应声。乔一帆面色不改,极慢地踱了一步,忽然飞身似电,长剑雷霆也似,直取石后!高英杰身形瞬动,不等走出三步,就见乔一帆平举着剑从石后转出,剑尖刺着一片剪成人形的白纸。高英杰下意识仰头,眼角瞥见不远处一棵树顶有人影闪动。

“是道人,”乔一帆道,“英杰,他们在监视我们。”

高英杰接过那片纸。是偷听用的纸人。乔一帆收剑入鞘,在背后比了个一,意指:对方孤身一人。

高英杰点头,一边缓步绕至封石背后。他甫一观察,心中生疑:原来这块石头不光上小下大,符文也刻在上端,朱砂更是呈现寻常的红色。伸手触摸,石身微微发暖。高英杰疑上加疑,掏出纸笔拓下石上红色图腾,再联想西北角十六具齐整的棺木,背上猛然一凉,急道:“一帆,我们马上离开这里!”

乔一帆见高英杰神色有异,知此地不便谈话,牵了马匹朝城门匆匆赶去。出城走了一段,乔一帆停下脚步,拉住高英杰手中缰绳,问道:“出什么事了?”

高英杰本要回答,嘴巴忽又闭上了,乔一帆回头看去,见一个中年道人立在不远处,双手抄在袖里,一袭灰白道袍,神色冷淡。

乔一帆下意识行礼,喊他“前辈”,不想对方思考不领情,两手一背,踱着步打量他俩,道:“你们是什么东西?”

“晚辈乔一帆,是……”

“谁问你这个,”道人鲁莽地打断他,“你二人来此地除魔?”

“途径而已。”高英杰少见地抢过话头,“前辈可是……知道此地有魔障?”

道人哼笑一声,不回答高英杰的问题,反问:“你年纪轻轻,阴气却极重,又是什么缘由?”

高英杰支吾道:“寻、寻常人……”不待说完,道人怒叱道:“胡言乱语!”霎时拂尘已出,直劈高英杰门面!

高英杰暗道不好,旋身一让,堪堪避过,而道人手中长剑一出,再无躲闪余地,电光火石间突见一柄长剑破空飞来,叮一声打开了道人的剑锋,乔一帆一个箭步护在高英杰身前,厉声喝道:“做什么!”

道人见乔一帆来挡,也不恋战,撤手收剑,朝城寨方向走去。高英杰想出声喊他,又恐他回身杀来。乔一帆愤然道:“莫名其妙!英杰,你没事吧?”细细看了,见高英杰无大碍,又问:“你叫他做什么?”

高英杰勉强脱险,脸上却无气愤,唯有悲悯之情:“他要是回去,今晚就得死在城里。”



未完

评论(61)
热度(378)

© 倾斜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