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点随笔。
热爱轮回队长x副队。
喜欢、常写的cp请见作品整理。
LOFTER所有内容谢绝一切转载,谢谢各位。
也请不要按转载功能键。

[喻黄]《一步》

黄少的生日贺文。鉴于十号可能要发别的,这篇先提前发掉。

请配一首舒缓的BGM。



《一步》




卢瀚文是黄少天带过最引人悲愤的暑期徒弟没有之一。卢小同学芳龄19,时值大二,年轻好动包罗万象。他说话速度快,偶尔睡过头,有广大大学生易有的优缺点。黄少天望着实习生忙进忙出的身影,摇着头想,幸好自己大人有大量,愿以一甲子功力提携教导这缺心眼的小弟。

黄sir从业五年有余,就算谈不上只手遮天,跺一跺脚也是要让杂志界抖三抖的。可如此牛逼哄哄的黄少天,在看完卢瀚文塞给他的文件后,居然露出了尴尬至极的表情。

“一定要他吗?”黄少天沉痛地说,“没有其他选择?我不行吗?”

“我也想啊,可你不是副总编,”卢瀚文为难道,“学校点名要求喻文州。”

黄少天想了想,表示知道了。他拿着课题走出办公室,踌躇片刻,按下了上楼键。

这栋大楼是公司去年刚买下的,来来去去净是时髦男女。黄少天站在电梯里,听身旁乘客讨论鸡毛蒜皮的八卦。这个说上个月新办的运势专题大受好评,打开豆瓣都在讨论那位常驻星座作家是谁;那个说谁规定星座运势非要女性执笔,新专栏是喻副总编让于锋写的,笔名九月时晴。这个说喻副总编日理万机什么版面都亲自过目做他的女朋友一定倍受冷落,那个说是啊是啊不然怎么会是钻石王老五呢。

五百条八卦等于一只乌鸦,两位八卦同事构成一片乌鸦养殖场。黄少天在“叮”的到达声中眨着眼出去,暗忖喻文州这小子居然颇受欢迎,奈何女同胞们参不透他GAY的本质,也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事。

走廊尽头就是副总编的单人办公室。黄少天隔着玻璃望了眼,那人碰巧在。

不出外差的日子里,喻文州依然穿得人模人样。浅色衬衫配铁灰色西裤,衣领袖口都干净整齐。黄少天推门进去,把邀请函递给他:“徒弟托我带这个给你。”

见来人是黄少天,喻文州摘下眼镜,饶有兴趣地翻看:“‘兹定于2014年Y月X日举办新媒体相关讲座,特邀您拨冗出席。’小卢学校的?”

“是啊,他们系里点名要求你参加,”黄少天拨弄着喻文州桌上一个空笔筒,“怎么样,副总编赏个脸?”

喻文州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嘴边挂着招牌式微笑。说来讽刺,从前黄少天看到他这么笑总能被勾去50%注意力,此刻却觉生分。偌大一间办公室里,只有两人的眼球是活的。

“可以啊。”副总编松了口,“对了,下星期五品牌客户请吃饭,少天跟我去一趟吧。”

“我一个管摄影的?你不如带景熙。”黄少天想把皮球踢给市场部,喻文州却像早已料到,不紧不慢:“客户点名要求你一起去,产品部主力不来他们不放心。”

为什么黄少天不爱常来这里?因为每当喻文州用上这百般笃定的口气和眼神,他都觉得力不从心。喻文州双商破表,黄少天又不是个长于太极的人,再多防御也不过是摆设。

“……知道了。”黄少天推门要走,被喻文州再次叫住。“十二楼同事托我转达,说是有个同专业的女生想介绍给你,问你还单着没。下周还有团队建设,人家有意组队。”

黄少天深深吸了口气,转头盯着一派气定神闲的人:“什么意思?到底是别人要问,还是你要问?”

他直白,喻文州则好脾气地笑笑,不否认也不肯定。哪怕试探失败,他依旧是一副胸有成竹的表情。黄少天心中一盏天平在“是他”“不是他”间摇来晃去,最终化成一句“算了”。

“我比较喜欢你直接点。”黄少天的指节笃笃敲着门框,尽力将口气中的不自然抹去,“大家都是知根知底的人,对不对?”

喻文州的回答是一张探不出深浅的笑脸。

“时间地点我会发到你手机上的。”他说。


 

 

【上半部分】

【下半部分】




大巴在高速上开了五个小时,黄少天迷蒙中做了好几个零散的梦。有时是他打着伞坐在雨里,看郑轩于锋徐景熙来回走过,有时又看见十六岁的喻文州淋在雨里,两手空空像等他去撑伞。

他刚想过去,却被人拉住,是十六岁的自己,面上有不舍又难耐的决绝,嘴里说着分开冷静一下吧,明天起不跟你住了,我在城东找了房子。十六岁的喻文州变成二十六岁,雨水划过他的嘴唇和下颚,勾勒出一句外冷内热的“好”。

原来他也会心惊胆战,不是每个理性派都冷血得无可救药。

黄少天想伸手抱他,就要先挣脱自己。他小心将自己从自己手中抽出来,刚准备迈出情深意重的那一步,却被导游的喇叭声吵醒。

伴随“各位游客我们即将抵达目的地请大家收拾行李去前台报道”的广播声,黄少天扶着额头下车,不经意瞥见喻文州一直望着自己这边。他故意伸个身强力壮的懒腰,锥心刺骨地硬撑到进屋,倒头就睡。

两次梦境间隙,他半睁开眼,看见喻文州坐在床边,眼神里全是他。

“再睡一会儿去吃午饭。”喻文州伸手探他额头,被黄少天一把抱住胳膊揣在怀里。

“不吃不吃。”他模糊地呢喃,半梦半醒间感觉喻文州凑过来,在他鼻尖上轻咬一口。

“也行,等你起来再说。”喻文州说,“你的换洗衣服我带来了,前两天刚买的。”

眼帘外原本炫目的光渐渐消失,一阵黑暗笼罩,是喻文州把酒店窗帘拉上了。黄少天浸没在静谧中,决意再睡一顿,把刚才没做完的事做完。他无意识攥着喻文州指尖,蜷着品尝久违的安定。

 

他还欠着一次谈话,欠一个步子没有迈,欠二十六岁的喻文州一个拥抱。

记得卢瀚文说,喻文州答应了出席他们的讲座。喻文州答应的事,便一定会做到。黄少天就是知道。因为六年前喻文州也是笃定地告诉他,在一起其实没什么大不了。

少与老之间,从来没有真烦恼。再多七年、八年、九年之痒都敌不过那小小一步,名叫白头偕老。


一步而已。

一步就到老。








少天生日快乐^^祝幸福~


引用说明:

“你在想谁想到睡不着,你应该觉得骄傲,很多人想失恋也没有目标,只是想睡个好觉。”

“你给我听好,想哭就要笑,其实你知道,烦恼会解决烦恼”

以上两句来自陈奕迅的《你给我听好》

评论(95)
热度(3281)

© 倾斜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