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点随笔。
热爱轮回队长x副队。
喜欢、常写的cp请见作品整理。
LOFTER所有内容谢绝一切转载,谢谢各位。
也请不要按转载功能键。

[周江]《新住户企鹅卧谈会实录》3-4

说好的二更来了!双杀完成~

第1-2章



3


离下课还有半小时,江波涛老师的专业内容讲完了。他看看钟,决定给大家讲几个故事打发时间。

江波涛清清嗓子:“今天给大家讲一个温暖人心的……”

“老师!”卢瀚文同学举手,“要特别点的!”

“特别点的?”

卢瀚文作惊喜状:“要超展开的。”

“超展开的童话。”

“感动的、充满梦幻的……天马行空的!”卢瀚文扭捏道,“最好还要有一点爱情。”

“好,”江波涛顺坡下驴,“那就讲一段哈利波特与魔法石。大家没意见吧?”

其他妖怪纷纷点头,只有僵尸卢瀚文皱着眉头想了半天,用力吹着帽子上的符纸。

“这本我看过哎,”卢瀚文说,“就是主角最后从镜子里拿到石头的那本吧?大蒜头脑袋后有魔头!”

教室里忽然陷入一阵奇异的沉默。

“小卢同学,”江波涛笑了两声,“如果我是你,老师现在就想放学了。”

“为什么?”卢瀚文不解,“我爸叫我今天别回家吃饭。”

“因为楚云秀老师从后门进来了。啊老师还有个会要开,大家自习吧。”

虽说明显是要落跑,但根本没人看到老师在哪。大家只看到那本哈利波特摇摇晃晃地飘出教室。

伴随着“楚老师这都没看啊啊啊啊啊啊不要拔符我要起尸啦啊啊啊”的伴奏,江波涛哼起小曲,淡定地关上教室门。门上【加强型忽悠人才中心】的板子晃了晃,啪嗒作响。


下午三点多,周泽楷出门伸了个懒腰。绷带弹性很好,他伸得很爽,爽到仿佛从来没有死过一样。工作日的江波涛上班去了,喷水壶放在两家共用的花园走道里。周泽楷看了一会儿,拿去厨房里加满。

今天的月季也开得很漂亮,周泽楷打开在宜家家居埃及分店买的录音机,放着披头士的老歌,一边给花浇水,一边回味江波涛昨晚讲的童话。

或许是因为听了睡前故事,昨天他梦到了两只趴在冰层上的企鹅。就像江波涛说的,它们有着黑白相间的熠熠生辉的油亮皮毛,总是凑在一起,脑袋蹭着脑袋——鉴于阿德利企鹅比帝企鹅矮不少,它们头顶头时帝企鹅一般呈现半趴姿势——冰屋门口有鱼、乌贼和磷虾,还有一朵根本不应该出现在南极的月季花。

对呀,为什么会有月季花呢?周泽楷有点费解。但埃及有宜家,小王子有玫瑰,那南极有月季应该也算不上太稀奇的事。

思考时劳动,总是特别有效率。眨眼水浇得见底,周泽楷又去接了一壶,继续发呆。

不知为什么,他觉得阿德利企鹅很可爱,小小的,像只毛绒玩具。而当他想要在梦中进一步靠近时,阿德利忽然回过头,像是透过各种空间,看到了梦境之外的周泽楷。

帝企鹅显然不明白它在做什么,用喙蹭蹭它脖子上的短毛。阿德利短促地叫了一声,周泽楷想它应该是想表达没关系。

它短短的鳍拉着帝企鹅的,摇摆几下,双双跃进了水里。

“——们,哥们!”

嗯?

“不要浇了我靠,要死了啊!”

周泽楷低头,发现是月季在讲话。它正在像雨刷般疯狂摇摆,有点像三头豌豆射手:“你已经浇了两升了!根都要烂穿了!”

周泽楷举起江波涛的水壶仔细一看,底部真的标有「大明万历年间制 每壶盛水两公升」的字样。

“抱歉,”木乃伊不好意思道,“第一次。”老家没有月季。

“你就是新搬来的住户?”月季上下打量他,“绷带拿下来我看看……哇很帅嘛!小伙子结婚没?”

“没有。”

周泽楷掰着手指数了数,记忆中,他们那最后一个成功结婚的女人叫做克里奥佩特拉。

“没有的话可以考虑一下这条街上的孩子们,”月季好心道,“黄少人不错,就是有对象了;船长人也很好,不过工作忙,老不在家;还有小江,小江最好啦,一直给我浇水。”

周泽楷饶有兴趣地蹲下身和月季平视,他觉得这样可以让月季感到被尊重。

如果可能的话,他想从月季那多知道些关于江波涛的事。

“这条街从开天辟地时候就存在了,什么鬼都有,你以后如果走亲访友,一定要小心他们是不是处在特殊时期,比如中秋节千万不要去看黄少天,还有马路那头的大房子,喏,”月季指给他看,“那里面住着老妖怪和哈利波特。”

“老妖怪?”

“谁也没见过的超可怕的老妖怪,”月季晃着叶子,“只有疤头才能打败的拥有七个魂器的老妖怪!好像姓叶。”

“哦。”

周泽楷郁闷地想,就算是我也是看过哈利波特的。哈利波特明明是英国人。


他们刚要继续闲扯,月季忽然哇地大叫起来:“我的姥姥,你不是那个谁!”

谁啊?谁姥姥?周泽楷正准备站起身,头上猛然被人套了个麻袋,顿时什么也看不见了。

“不许动,”从未听过的声音说,“否则剪断你的绷带。”

威胁得太到位了。周泽楷无奈地点点头。


江波涛到家的时候习惯性按了按门铃。作为一个独居的透明人,这种方法其实是变相通知左领右舍他回来了。从前黄少天听到声音会开门跟他打招呼,但自从他恋爱,江波涛的门铃基本都只能按给自己听。

“小周?”两家就隔着一扇窗,江波涛敲敲窗户,“我今晚做汉堡排,吃不吃?”

没有回音。

江波涛一阵纳闷。黄少天不在就算了,怎么周泽楷也不在,说好的无业木乃伊呢?

出门转一圈,没见人影。走过花坛时无意瞥见昨天还好好的月季蔫成一条,江波涛看了半天,奇道:“你被晒干了?”

“小江!听我说……张佳乐回来了!”




4

 

夕阳西下时分,张佳乐的红玛瑙号停靠在码头边,旗帜上一朵张牙舞爪的植物,目测是食人花。

邻居多年,江波涛一直很疑惑:明明是个光杆司令,为什么开的是艘豪华游艇?知道的说是海盗,不知道的当是泰坦尼克号,张佳乐这人也忒浮夸了点。

一样是海盗,江波涛认为黑珍珠号正规得多——有编制、有水手、有大副,最重要的是,船看起来够破,还很有防范意识。

透明人的优势无处不在,江波涛拍开几张被风刮到脸上的传单(“十天九夜地中海豪华邮轮行人民币19999起”),大摇大摆从正门走了进去。

 

“一对7。”

“……”一对8。

“一对9。”

“……”一对2。

“卧槽!你出你出。”

“……”顺子3-7。

“9到K!”

“炸弹。”四个2,加张小怪。

“卧……”

周泽楷一脸无辜地摊开双手,“你看我一张牌都没了”的意思。

张佳乐蹭地跳起来:“你这人怎么这样!只有扔炸弹的时候才说‘炸弹’!你DNF玩的难道是弹药专家?!”

 

江波涛推门进去时,就看到这么一副其乐融融的光景。“小周,我以为你被绑架了。”透明人环视四周,“看起来你们处得不错。”

他的视线从张佳乐热得丢了一地的外套、帽子移到铁钩上。视线尽头,张佳乐脸上画着五个大叉,两手完好无损地握着扑克。

“你手没断?”江波涛很震惊,“那你院子里的草……?”

“前几年淘宝万圣节活动时候买的手套,”张佳乐冲着声音发出的地方胡乱扔了个桃子,“请你吃,别告诉傻狗!”

好你个张佳乐,亏黄少天以为你是残障人士每个季度都帮你除草。江波涛摇摇头,也坐到桌边。

桌上一副扑克,两个人打争上游。看起来是周泽楷居上风,因为张佳乐脸上手臂上都画满了大叉,而周泽楷只有在脑门上打了个绷带蝴蝶结而已。

“怎么突然想到回来,”江波涛慢悠悠地剥着桃子,“不航海了?”

张佳乐眼看着桃子皮一缕缕落下:“收拾东西。”

“犯事儿了?”桃子肉也开始一点点减少,“国际海警抓你?”

“不能够啊。”张佳乐说,“有人要找我麻烦。”

 

江波涛和周泽楷一怔。

“干嘛?”江波涛把吃完的桃子核包进纸巾,“你前几个月去偷渡血钻了?”

“没,”谈到这个,张佳乐突然乐不滋滋地摸摸鼻子,“呃……我谈了个对象。”

难得有人跟自己谈论感情问题,周泽楷认为应该给予肯定。他用力地“哦”一声,随即发现气氛更冷了。

幸好张佳乐神经不算太细,就着这个气氛把事由娓娓道来——几个月前他在东海某小岛晒太阳时遇到个平头,两人只一秒就看对了眼,天雷地火、王八绿豆,直白地好上了。为了谈恋爱,张佳乐甚至把海盗船粉刷成豪华游艇的模样,还办了张良民证,硬是伪装成一名年少有为的十佳优秀企业家。

“不是我说,”江波涛指着墙角的铁处女、流星锤和鹦鹉玩偶,“贵男友看到这些还能相信你是个企业家,也挺牛逼的。”周泽楷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铁处女上还贴有封条,上书10号宋体加粗字:「内附暴雨梨花针插件,见血封喉,不灵包退」。

周泽楷惊呆了:……四川限量发售版!

“你管我!”张佳乐恼火地挥挥手。

“那你男朋友现在在哪?不介绍一下?”

 

船舱里,灯光诡异地跳了跳,像是随时都会熄灭。

也许是夜幕降临的关系,阴影渐渐入侵。周泽楷抬眼,发现那盏挣扎半晌的灯泡啪一声灭了。

“失踪了。”张佳乐朝周泽楷的方向努努嘴,“我回家开信箱时收到一个匿名邮包,正巧他又在附近转悠,还以为是他放的。”

张佳乐拎起地上的外套,掏出一份牛皮纸包裹。周泽楷接过打开,发现里面是盘录像带,封面一片血红。

“除了录像带,我还在手臂上发现了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弄上去的。”张佳乐卷起衬衫袖子,露出手腕内侧一个纹身般的图案。

他的动作很慢,但周江二人同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是……”江波涛尚未来得及把那个词说出口,就听见周泽楷脱口而出:“拼图!”

两人一脸紧张,张佳乐反而满头雾水:“什么拼图?”

“杀人通知。”江波涛说,“当一个人手臂上出现这个符号,意味着他离死不远了。怎么你原来没看过电锯惊魂?”

“我靠,真的假的?!”张佳乐大惊失色,“我从来不看恐怖片!”

“连小周都看过!”

被点名的周泽楷羞涩地摇摇头:“不是……不是看过。”

他比了个举枪的姿势:“翻拍过,我演的。”

 

屋里鸦雀无声。

 

许久,周泽楷听见江波涛小声问:“你以前在老家是做什么的?”

木乃伊摸着头顶蝴蝶结,眨眨眼睛,像是在思考怎样的措辞才使他表达得更含蓄。

“嗯……影帝。”

他说。




TBC


有点突然,还是打个招呼,之后可能会有些双花戏……总之是开开心心的故事。

没睡醒写得不太好,有问题的地方之后再修改。

评论(63)
热度(800)

© 倾斜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