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点随笔。
热爱轮回队长x副队。
喜欢、常写的cp请见作品整理。
LOFTER所有内容谢绝一切转载,谢谢各位。
也请不要按转载功能键。

[叶蓝]《叶修的礼物》

架空,半SF。短故事。

我流冷浪漫,一如既往。




《叶修的礼物》

 



 

“我昨天下午回来的,就比你早一天。”蓝河举着托盘站在门口,“吃吗?回来路上买的。”

“栗子蛋糕?等我先换件衣服。”

 

叶修脱掉工作服抖了抖——纯粹心理作用,逆时空操作并不会在传送物件上留下任何痕迹。他随手将衣服丢到一边,外套、西装、领带、白衬衫。

蓝河摇摇头,把那堆衣物捡起来塞进洗手间。而当从里面出来时,他一个箭步接住了叶修扔过来的长裤。

“同志,注意形象,”蓝河皱起眉头,“怎么说你也是个领导。”

“那是,不然怎么让隔壁部门的处长给我收衣服呢。”叶修光着膀子光着腿,打开抽屉摸出电子烟盒。最新版本的大前门,他手腕上的终端发出“嗤”一声,点燃了那根烟。

这就是人民心中的伟大科研专家,连2138年的科技部前台都趋之若鹜的历史人物。蓝河翻个白眼。

“给,礼物。”蓝河把包好的礼盒递给叶修,里面是一支能自动扫描生理数据的钢笔。许久未见,给自己男朋友买件礼物是天经地义的事。

“小蓝啊,”叶修摆弄着钢笔,一边吐出个环形烟圈,目送它被自动排风系统捉进管道,“你去的那个年份好玩么?2138年?”

“嗯2138年,还行,”蓝河将西裤上的皮带抽出来丢开,“跟旅游差不多。”

“哪里差不多?”

“刚到的第一个礼拜觉得什么都新鲜,一年以后也就那样了。”

叶修若有所思地嗯了一声,笑了起来。

 

2062年7月28日,下午三点。距离两人出发不过一个星期。

拜叶修的发明所赐,2062年科技足够发达。无论在其他时空度过多少年,“逆龙宫效应”装置都可以保证,工作人员归来时将恢复成出发前的状态。

然而他们确实很久没见了,蓝河暗自算算,居然有五年之久。

出发前二十七岁的叶修,回来后还是二十七岁。但这样的时间旅行他已经进行过许多次,为了各种工作而在不同时空间迁跃。若要以通常方式来计算,他的岁数还得再大些。

“算了,好歹是去未来,”叶修掸掸烟灰,“回到过去才可怕呢,被迫面对落后科技和糟糕的市容建设。”

“但很复古。”蓝河说,“看到什么好东西没?”

“完全没有空中轨道的城市构造,和人潮汹涌的地区医院。”叶修回答,“不可思议。”

是挺难想象的,现在哪还有人排队看病,全靠联网解决。

都说科技进步使人变懒,蓝河感同身受地想,叶修大概就是其中一个案例。天才的大脑使他聪明到足以开发出时间跳跃系统和逆龙宫效应装置,却也相应减少了他的私人时间。两人刚认识那会儿,叶修把所有精力都投注在办公桌上。每次蓝河来访,总能看到一个粗枝大叶的时间学家,和一堆山高的方便食品碗。

“当时世界上第一台光纤录像电话刚刚投入使用,技术程度可想而知。”烟抽完了,叶修随手掐灭,“小蓝同志,我可是花了很大功夫才能给你发消息的。”

“看出来了,一条消息回复间隔两个星期。”蓝河终于拾掇完那堆衣服,抽出干净毛巾递给叶修,“感谢科技。”

 

男人伸手接过毛巾,也把他拉进怀里。

“跟你住惯了再过回单身汉生活,特别难熬。”

脸颊相贴,每句话都擦着耳廓吐出。蓝河闭上眼,用力圈紧叶修的肩膀。

睽违五年的拥抱,他惊讶地发现叶修身上没有半点变化。物理层面上他们仅仅是两个进行过迁跃的物体,然而在过去五年中,蓝河始终担心着数以百计的日子会在两人间划下或深或浅的隔阂——毕竟这份工作所带来的,还有漫长分离与漂泊。

叶修小声道:“想我么?”一句问句说得斩钉截铁,显然是对答案充满二十倍信心。

蓝河早已习惯这套,边腹诽这人到底多自信,边老实答道:“想。”

想你,也想离你更近。怕只怕时间太久,把那点鲜少挂在嘴边的爱情吹进狂风里。

 

原本打算多抱一会儿,奈何终端忽然滴滴作响。叶修抖抖手腕弹出光屏,蓝河眼尖,瞥见侧栏的行事历里写有一条“送礼物”,旁边还打了个勾,便奇道:“什么礼物?”

叶修看他一眼:“你猜?”

“不高兴猜。”

“当然是给男朋友的礼物,还不领旨谢恩。”

两人能想到一处,说不开心是假的。但这是叶修第一次从别的时空带回私人物品,蓝河惊喜之余有些生疑,摸不透葫芦里装的什么药:“带的什么?”

“自己看吧,”叶修取下终端手环递给他,顺便将身上最后一件遮蔽物脱掉,扔到床那头,“我洗个澡。”

 

送礼这么尴尬的环节,还以为叶修会怎么应付,结果居然被他逃掉了,实在是老奸巨猾。

他俩交往数年,彼此终端里都登记过对方的指纹和视网膜。蓝河背靠着浴室门板,摆弄那个小圆环。

作为所有端口聚合的信息面板,叶修终端上除了数据就是数据。蓝河努力将那堆艰深晦涩的玩意儿拨开,几乎翻遍桌面每个角落,才在角落找到一张星体图。他点开它,画面粗糙,噪点巨大,带点色彩失真的蓝调,就像是……几十年前老式相机的成片。

几十年前的社会性状如何,他不敢断言。但数十年前有什么,叶修跟他讲过不少——墨西哥世界杯、通信实验卫星、第一块金牌……净是些淹没在岁月里的概念。它们大都存在于历史书中,被人阅读,然后忘记。它们破旧,布满灰尘,可这些老生常谈的词汇从叶修嘴里蹦出来时,竟让人有种初次听闻的雀跃感。

古老、朴素,不带任何科技元素的照片。与叶修相当不相称。时间学家可以是全人类的移动书库,也可以是缺乏浪漫细胞的男友。

蓝河在2138年出差时不止一次听见别人提起叶修,但那是他们的叶修,不是他的。真正属于他的那个,是最漫不经心却毫无伪装的。

他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实在无法确定这究竟是哪里的啥,只能推测“这颗星一定来自数十年前”。

这质量,啧啧。起码一甲子。

“喂,”蓝河敲敲门板,“你带了什么回来?”

“找不到?”叶修的声音听起来像埋在水里,“进来说。”

 

蓝河推门进去,调出光屏:“就这个?”

“就这个。”

“这是照片吧,还是别有洞天?”蓝河笑了两声,“叶修,这照片拍的还没我好呢。”

“画质是差了点,又不是看AV,”叶修往下沉了沉身子,水里哗啦作响,“要什么高清。”

“AV也和你没关系,”蓝河叹道,“这是个毛线?你该换相机了。”

“老蓝有何高见?”

“如果只是要看星星,我这儿有。”蓝河说着打开另一只手上自己那台终端,调出一张照片放大,是颗明亮的彗星,拖着纤长的白色尾巴,“2138年的哈雷彗星,稀罕吧。”

“好好,稀罕稀罕,”叶修往他脸上弹了把水,“看见个彗星就把你乐成这样?还拍照留念啊?”

“总比你拍的这一坨不知什么玩意儿好。”蓝河哼道。

叶修摇摇头,一脸无奈:“不识货。我这拍的也是哈雷。”

 

他从蓝河手里接过终端,调出立体绘图软件,在数据栏输入空间和时间。三道扫描线上下移动,几声滴答提示音后,系统识别了三个年份。

“这是你去的2138年,”叶修用湿漉漉的手指在光屏上点出一个红圈,“这个是我去的1986年,还有今天,2062年7月28日。”

蓝河这才反应过来:“1986年也有哈雷彗星?不是说肉眼几乎看不清吗?”
时间学家半边身子从浴缸里钻出来,热水滴了满地,散出蒸腾的雾气。他将那张模糊的星体图放大,隐约可见同样模糊的白色帚尾。

“古人诚不欺我,我的高科技器材也就拍到这么遥远一张全身照。”

叶修随手在终端上输入指令,界面上光标自动开工,演算出两道基本相同的运动轨迹,在画面上描出两个等距的圆。

“送你,”他把那个光屏往蓝河面前一推,“礼物。”

“送我彗星?”蓝河一头雾水。

“送你对戒。一圈76年,跟人的一辈子差不多长。”时间学家心不跳气不喘,口气像在陈述天体理论,“喜欢么?”

 


他没有等到回答。戒指的新主人甚至没有抬头看他。蓝河像是愣着,向后靠到洗手台上。几秒过后,他的脸猛然红了。

他几乎连句谢谢都说不出来。

 


这是蓝河第一次收到来自叶修的、76年前带回的礼物。

 

 







(老叶这么厉害的人,浪漫起来一定也出类拔萃,对吧。

一定要对比的话,参照物请找引燃流星里的喻队!)

评论(38)
热度(1021)
  • 力温 m-ter.com/" title="NOT ALL - 09/23 02:57">
  • 力温 m-ter.com/" title="NOT ALL - 09/23 02:57">
  • bWLI-zhoulUT09.jpg_16x16x0.jpg的熹徶修🌻Gdz09.16g_16xpg"的熹徶修🌻tle Sky - 09/23h5"ht assh5fteS
  • 很喜欢此文字
  • zet/u3WLImudeIZs5iqzEyT1gSiRhe2A==/治愈_青木°Gdz09.09 0 治愈_青木°ter.com/" title="NOT ALL - 09/23 02:57"> 很喜欢此文字
    zet/u3WLImudeIZs5iqzEyT1gSiRhe2A==/治愈_青木°Gdz09.09 0an 治愈_青木°ter.com/" title="NOT ALL - 09/23 02:57">
  • xiran-gaokaonOgxWLIaimlUT09.jpg_16x16x0.jpg兮Gdz09.016.jpg_16兮tle Sky - 09/23h5"ht assh5fteS YS、叶珩 推荐了此文字
  • 7月63/a> 很喜欢此文字
  • roarWLI-/a>tieUlhMVzdCcHAra01RbFVKTERQTNGdz09.0109.j0 RQTNtle Sky - 09/23h5"ht assh5fteS 白莫莫白 很喜欢此文字
    yoet/u508明94mgurl=http://l.bst.126.丈508明94mgZz008/29 0pan//c丈508明94mgtle com/" title="勿念 - 10/02 23:43">
    yoet/u508明94mgurl=http://l.bst.126.丈508明94mgZz008/29 0pan//c丈508明94mgtle om/" title="NOT ALL - 09/23 02:57">
  • 2823kSX75m/avaimg/dktiM3hCMkhUe叅汉盛”躶中g_16x108/27 18 316x叅汉盛”躶中g_1tle Sky - 09/23h5"ht assh5fteS
  • siliumg/ejVoNDRlYVpaMVV4aStEsiliumgZz008/25Zdz09spasiliumgtle com/" title="勿念 - 10/02 23:43"> siliumg/ejVoNDRlYVpaMVV4aStEsiliumgZz008/25Zdz09spasiliumgtle om/" title="NOT ALL - 09/23 02:57"> 29408 17lUT09.jpg_16x16x0.jpg”http08/25Zdz092x0”htle Sky - 09/23h5"ht assh5fteS TML entById('no n 查〛,tle - 1tp://img#iv cla部dtl box">947斜彼tle %E5%B0|%E5%B0P.nered by class="notes"> wwwlUT09.jpg_1">LOFTERtle 。

    tp src="tp src="te_note type="tt('/je_note (); Ta fubox"> var notes=mre_note type="tt('/je_note s商业性ofter.com/" title=js/jocury-1.6.2.399.js" e_notes_l ve_note type="tt('/je_note s商业性olt(er处开满红uxChmzf4CW61stEVMqjnjQ10/5629534ve_note type='tt('/je_note' s商ed(notes_.bst.126om/"/rsc/js/th st/r/0px;p-coosh=aa399.js?0015' e_notesve_note type='tt('/je_note'>P('cDVP.w.g').inite="mP-cooSh=a(return; body,{});e_notes_lve_note type='tt('/je_note'>HTTP');0px;a> /div>e_notes_l ve_note>HTTP');Th st fu{'Im="mPrML c.re':/div,'CcType':1,Cramt(' clas:'©%E5%B0947斜彼'};e_notes ve_note s商业性o.bst.126om/"/rsc/js/th st9A%84%.js?0027COEype="tt('/je_note e_notes ve_note s商业性analytics.163/9A%/amts.js" Eype="tt('/je_note e_notesve_note>_amts_nacc fu'cDVPer';try{m/" titTrackerink}catch(e){}e_notes ve_note>(); _gaq fu_gaq nkc[];_gaq.push(['_oloAccm/ntoadeUA- 07899-1'],['_oloLox0.GifPathoade/UA- 07899-1/__utm.gif'],['_oloLox0.RentteSeravaMr l']);_gaq.push(['_oloDemainNameoadecDVPRGxvT2']);_gaq.push(['_tracke="mview']);(ading_' + { (); ga fureturn; F%B6%ee" styl('e_nipttur ga.Eype fu'tt('/je_note'r ga.async fu/div> ga.s fu'otes_htwr.daom/" title="ga.js'r (); s fureturn; itle" stylsByTa Name('e_nipttu[0]; s var l.intes.Be/a>e(ga, sur })inke_notes v/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