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点随笔。
热爱轮回队长x副队。
喜欢、常写的cp请见作品整理。
LOFTER所有内容谢绝一切转载,谢谢各位。
也请不要按转载功能键。

[周江]《酒品堪忧》

都说人喝醉会性情大变,尝试写了比较不一样的周和江。

原作背景,脑残傻白甜。




《酒品堪忧》



1


最近,著名电竞选手周泽楷的一则采访中有个令粉丝深感沁人心脾的环节:评价轮回其他队员,并爆料。

那是个现场节目,观众们望着台上西装革履的枪王满脸亢奋。俗话说得好,人之初心本脏,就算是寡言少语的枪王卖队友时也显得自在不少。他挨个翻看写有队员名字的卡片,告诉大家杜明“小滑头”、吕泊远“抢不到麦”、方明华“带便当上班”、吴启“喜欢五月天”等。等轮到副队长江波涛,周泽楷想了想,严肃道:“别让他喝酒。”


节目一经播出,立刻引起了广大粉丝的关注——江副队什么人?轮回的公关门面,万年一副游刃有余的悠闲姿态。要说他喝了酒会发生什么,真不好揣测。这样想来,枪王这个料爆的很有八卦价值。

娱乐记者在一次全明星周末后截获了准备摸出去吃火锅的轮回众。面对镜头,杜明和方明华先后附议枪王,而看起来人很好的吕泊远也含蓄表示副队“喝了酒就会变得比较不一样”。

被卖到冥王星的江波涛笑得非常自然。“咱们队就爱开玩笑,其实我的酒品不错,大家要对我有信心。”

始作俑者周泽楷坐在包厢里头,居然也憋了一脸笑。

轮回副队一口一个许诺“下次跟你们报纸好好聊聊”,把记者哄得欢天喜地走了。包厢里爆发出一阵此起彼伏的狂笑,江波涛拉开周泽楷右边的椅子坐下,皮笑肉不笑:“队长干的好事。”

“没,”周泽楷忍着笑,“实话。”

晚上十二点半,房间里蒸腾着火辣的香气。顶灯很暗,把枪王一双长眸笼罩在蒙蒙阴影中。江波涛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轻声问:“你是故意的吧?”

周泽楷无辜地眨眨眼,假装对此指控毫不知情。

“你知我知。”江波涛动作麻利地拆开餐具包,把面前一盘午餐肉下到辣锅里,“算了,吃肉。”

周泽楷眼看江波涛一筷子夹走杜明刚烫好的鱼片,暗笑中带着几分玩笑过后的喜与忧。那个小把戏的后果确实比他想的热闹,或许江波涛不高兴了,更或许他只是佯怒来吊起自己的负罪感。今晚,江波涛易守难攻的玻璃外壳终于绽开一丝裂缝,在枪王眼里,这就是无上的战略胜利。

尽管当了一回坏孩子,周泽楷总体还是个中立守序的人。他没胡说,谁让江波涛确实在他面前喝醉过。



2


作为近年跻身龙头群体的荣耀新秀,周泽楷的生活中应酬必不可少。江波涛和方明华对外给他安排了个酒精过敏的借口,外加职业选手不太沾酒,可谓兵来将挡,管他红的白的啤的,全以可乐橙汁回应。

可惜夜路走多了,总会踢到一次铁板。枪王事后捂着胸口默默庆幸——还好自己红的时候江波涛已经进队,于是某厂商那顿躲不掉的红酒啤酒,最后都进了江波涛的肚皮。

轮回副队长轻易不喝酒,喝起酒来压根不是魔剑士,是狂剑士。一口光,不留底。更恐怖的是他喝酒不上脸,十杯下去,面皮半点不红。多少人被这没事人的模样吓退,连周泽楷也一度以为江波涛是不会醉的。赞助商死活来敬,江波涛战赢两轮,独自干掉剩下两个半瓶,愣是把这桌能喝的都喝了个干净。服务员问还要再来几瓶吗?他神色如常道:“免了。”

周泽楷内心:我们家副队真牛逼啊,大明买他赚大了!

江波涛见周泽楷盯着他,打了个酒嗝,甜笑道:“爱卿们都退下吧,老衲要休息了。”

周泽楷:“……”

长久以来周泽楷都是很在意江波涛这人的,此刻见他有难,便仗义地将之半拖半抱到洗手间。途径女厕所,江波涛看见牌子挣扎着要进去,瘦瘦长长一人,喝醉了力气倒也不小,周泽楷好半天才把他按在洗手台边上。

喝高的人哇一声吐得昏天暗地,机智的枪王从兜里摸出个干净玻璃杯接了点水给他灌了,又拿凉水给他洗了把脸,才听见江波涛喘着气,发出半死不活的呻吟。

“少喝点。你不会喝。”

“是不太会,”江波涛笑嘻嘻说,“不过比你们都强。”

周泽楷看他靠着墙,也跟过去:“还好。”

“没事,”江波涛抹把脸,“再喝五十瓶,喝垮那帮孙子。”说完整个人往前一扑,挂在周泽楷肩膀上:“知道你不会喝酒,兄弟帮你喝,客气什么。瞧见吴启没,喝成个傻帽还在那硬撑,酒量不及我……”

周泽楷掰着他脸用力拍拍,岂料江波涛越发恍惚,笑得春风满面,嘴唇异样的红。



3


“你是谁?”

“你副队。”

“杜明电话多少?”

“136XXXXXXX”

“方明华?”

“139XXXXXXX”

“我呢?”

“快捷拨号1”

周泽楷心里忽然动了一下。

鬼使神差地,他小心地问:“你有喜欢的人吗?”

喝醉了的江波涛还是很不好糊弄,呵呵笑了两声。

酒店厕所挺大,洗手台上方一盏小射灯,光线是橙黄的,卷帘也似盖在两人头顶。

江波涛脑子不太清醒,靠着墙翻了个身,手背拍到灯开关,顷刻间屋里漆黑一片。脚下一滑,幸亏周泽楷一把拉住他胳膊。

“哎哟,差一点……”江波涛摇晃着说,“你先、你先说。”

“我有,”也许是黑暗给了周泽楷知无不言的勇气,“我喜欢你。”

江波涛没有回答。离开灯光,他们都无法得知对方的表情。而在周泽楷来得及补充之前,江波涛整个人倒了下来。

周泽楷一手托着他,摸索着打开灯,发现对方睡得跟死猪一样。



4


火锅店到俱乐部才几个路口,有人撑得动不了,先后打车回去。江波涛推说自己要散步消化一下,没出几十米,听见另一个脚步声赶了上来。

周泽楷走他右边,两手插在牛仔裤口袋里。谁也没有先开口,仿佛那晚关灯以后什么都没发生。醉酒、玩笑,都成了天大的秘密。

漫长的沉默让周泽楷感到异样。头一次,他们都有话要说,却无从谈起。

周泽楷并不擅长谈恋爱。高中时倒追他的女生排到小卖部门口,他也只敢找个看起来最温和的,交往不到三月就一拍两散。好皮相固然讨喜,沉默寡言却将人推远。如今想来,那根本连恋爱都算不上,仅仅是一次找不到话题的博弈。

一晃数年,他的鸭蛋恋爱生涯保持至今。如今周泽楷身价高昂,粉丝千万,却还是根精致漂亮的光棍。而他喜欢的那个人,正走在一步开外的路灯下。

江波涛知道他的优点缺点,了解他的成功失败,帮他安排训练日程,也替他喝干别人递来的酒杯。比队友更友好,比朋友更默契,但却不是周泽楷想要的,确切地说,他不止想要这些。他们之间平衡得像天平的两端,却始终隔着杠杆。他想走过去,因而扔出绳索,而这根绳索究竟能系到什么,远不取决于他。

暗恋成这样还算不算得上暗恋?

连周泽楷自己也说不清。

第三个路口有红灯,两人停下脚步。S市热闹非凡,哪怕是半夜一点多,依然有偶尔路过的车辆。一辆放着农业重金属的摩托车从两人面前呼啸而过,江波涛望着远去的五颜六色的改装车灯哈哈大笑。“月亮之上!”他大惊小怪地侧过脸:“……我的酒品真的很差?”

“还好,”周泽楷说,“不太一样。”

“每个人喝完酒都和平时不一样,”江波涛耸肩,“有机会你也试试。”

很久没有体会过这样的茫然了,大约六七年。周泽楷有点期待江波涛记得,却又担心江波涛要是真的记得该怎么办。他低头佯装看手机,不经意瞥见于锋分享在朋友圈的一段心灵鸡汤。周泽楷点开认真读完,总算明白:没经历过的当是纸上谈兵的狗血,懂的才明白生活永远高于鸡汤——所谓恋爱就是这么个感觉了。

第一次,周泽楷给于锋点了个赞。



5


第二次捧回冠军,轮回应付完各大媒体,飞快找了个人少的KTV包上半层楼庆功。俱乐部管理层、后勤人员、公会主管……来庆功的人挤满了四间房。

江波涛这次学乖了,除却避无可避的几杯,其余一律躲为上。一轮过去,江波涛手边已经倒了两个空瓶子。回头看看,周泽楷正被人水泄不通围在中间。

这一次自己是挡不了了,周围都是自己人,枪王那个酒精过敏的借口在这可不起作用。

江波涛从未跟人提过,他绝没看起来那么能喝。搞电竞的宅男有几个能喝的?极限也不过是两三瓶啤酒而已。但他会下意识想着帮周泽楷挡酒,没谁要求过,江波涛自己也不知道理由。可能是因为那张脸,他忍不住安慰自己。毕竟人为脸死鸟为食亡。

一年一度的庆功宴,江波涛脑中警铃大作。数月前喝醉后口无遮拦的样子还历历在目,江波涛心有余悸地想,自己其实很清醒,只是控制不了舌头。倘若周泽楷再刨根问底一点,保不定自己会把老底都兜出去,那就失了策了。

他喜欢周泽楷,却没有做好准备接这个直球。在他看来周泽楷的生涯长得可怕,不该在这个时候停下。

包厢里鸡犬升天,吕泊远一如既往没有抢到麦,方明华在给老婆发短信,估计是又要叫嫂子来掠阵。吴启坐在点歌台前唱刀马旦,杜明伴舞。

吴启吊着嗓子:我还在想到底身在何方,我变模样是个华裔姑娘~

杜明把腰一扭:咚啋~

吴启掐着脖子:我开始想认真细心装扮,我回台上终于轮我上场~

杜明一个劈叉:嘿呀~

吴启气不足只好起立:耍花枪,一个后空翻~

杜明砰地跪倒在地,嘶声哭喊:臣妾做不到!如此身段,有请丝般柔滑的副队!

江波涛不好扫他们的兴,便把头一昂,满脸冷无缺:想本宫下海?早了三四年!说完也不给杜明机会,拉开门溜出来,去厕所洗了把脸。

KTV厕所灯光也是橙黄色的,让江波涛想起上回那家酒店和周泽楷的告白。

会在那种环境下听见周泽楷的真心话,大概是江波涛最始料未及的事。他也喜欢周泽楷,事实上人总是这样,一件事由自己来做,觉得顺理成章,换做别人,反而百般惊讶。纵使他周全惯了,也跳不出这定势。

江波涛掏出手机打开微博,放眼望去全是轮回夺冠的消息。万千盛况中插进一个黄少天,东京电视台似的转了大堆G市美食点评。江波涛抱着一颗黑而纯洁的心灵欲给他连点十个赞,门突然砰一声撞开,把他吓了一大跳——周泽楷正大马金刀地堵在门口。

那双长眸里漾出的漫天迫力把江波涛惊呆。从没见过这样的周泽楷,仿若吃坏。他大胆猜测周泽楷是不是喝醉了(毕竟以前没见过),刹那间又想起圈内盛传的冷笑话:酒精催化剂在手,性格大反转妥妥的有。由此理论推得:黄少天喝醉嘤嘤自闭,周泽楷喝醉夸夸其谈。

关怀到底压过了担忧,江波涛迎上去,关切地问他是不是头痛。周泽楷把脖子一抬,看着吊灯思索许久,不紧不慢,甩出一声长而婉转的“嗯哼”。



6


周泽楷为人低调,品行良好,属于二十一世纪还会脸红的稀有生物。道上盛传其人闷骚,若要江波涛来评价,哪里能叫闷骚?要叫深邃骚。

枪王哪里都是极好的,这是网民一致意见。而枪王本性总是闷骚的,这是江波涛切身体会。自从那天在厕所里告白后,周泽楷一直若有似无地示好。譬如他买了两盆小苍兰,分别摆在自己和江波涛的显示器旁,后来吴启逛夜市买了个差不多的,隔天江波涛就发现他俩的换成了多肉植物;又譬如周泽楷某天心血来潮去给大家倒可乐,江波涛惊鸿一瞥,果然看见自己那杯水平面比别人高出两公分。这些明摆着的偏心闷骚到让人扼腕,可周泽楷偏生乐在其中,三进两退,觉得自己掩藏得特别好。

那张英俊完美的皮囊下确实另有玄机,闷骚的纯情只是万分之一。直到今天江波涛才发现,周泽楷沉下脸居然也很吓人。他是脾气很好,而在棱镜的另一面,他不安、焦躁、蠢蠢欲动,像新生的兽徘徊在洞穴出口,索要某种结局。

喝醉的周泽楷眼睛亮得出奇,直勾勾盯着江波涛,誓要从他脸皮下看出个所以然。他走近他,在他脸上嗅嗅,小心翼翼中带点无可拒绝的霸道:“喝醉了?”

“大概,”江波涛揉揉太阳穴,“我不知道……头很晕。”

“你喝醉了。”周泽楷替他下结论。

江波涛本能后退两步,换来周泽楷紧随其上的靠近。他们很快退到墙边,双双被垃圾桶绊了个踉跄,江波涛背脊贴在墙上,伸手接住周泽楷迎面倒来的躯干。温度不凉不热,他的体温却异样高。

“我喜欢你,”周泽楷的脸埋在江波涛颈窝里,呻吟轻细,像来自毛毯下,“你知道吗。”

“我……”

“知道的话,给我个答案。”

与周泽楷不同,生活中江波涛并不善于做进攻者。他的心意是盾,是保护和无微不至的照顾。他喜欢周泽楷,恨不能拔完对方头发再给一颗糖的小学生式纯情喜欢,但他也已长大,很明白这世间运作的道理,舍不得一丁点伤他毫发的可能。

脖子上突然一疼,是周泽楷咬了他一口。“说话啊。”枪王说。

“你等个几年,”江波涛慢悠悠道,“等没有什么人能赶上你的时候,再看看还喜不喜欢我。”

“为什么?”

“……”

“说话。”枪王在他后腰上捏了一把,侧着脸,滚烫的嘴唇贴在他锁骨边,“为什么?”

假设是往日那个周泽楷,江波涛大可以一个太极打到南天门。但这会儿的周泽楷强势而直白,手上劲儿大,眼神却包着一汪水,任谁都不忍心拒绝。

“没什么,算是为了工作,”明明是真心的理由,却薄弱得连江波涛自己都不信,“发展期……少一事更好。”


良久,久到江波涛以为周泽楷会放弃,他却絮絮叨叨地念了起来。

“喜欢你”

“嗯”

“喜欢你”

“……嗯”

“喜欢你”

“……”

“喜欢你”


起初还敢应声,后来干脆闭嘴。原来话跟话叠在一起是有重量的,尤其是周泽楷这样不善言辞的人。他的句子足够简单,因直白而重。撇开勇往直前的表象,是得不到的焦灼,和输不起的认真。

忽然,江波涛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掌握的东西里从未有过如此特别的,特别到让他能言善辩的大道理失去武装,步步为营的心性变成荒唐。

场上或场下,他一直保护他。这会儿要是说不,反而前功尽弃。

什么更重要,或什么可以到老。理论再丰满,也要试过才知道。

他伸手,将灯灭去。黑暗中他们拥抱彼此,江波涛的手环着周泽楷的背,感到心跳如擂。他小声说:我也喜欢你。一场终于走到终点的拉锯战,结果是好的,而未来还长。黑暗中江波涛沿脖子向上抚摸,捧起周泽楷的脸。又是厕所,他腹诽着用力吻他,松开牙关任对方的舌头长驱直入。空调很冷,他却连指尖都滚烫,大脑一片空白,仿佛刚拆完潜伏数月的炸弹。他豁出去,等着粉身碎骨,反倒落得自由。

都喝醉,干脆不记得吻多久。



7


双冠狂欢之夜,全靠方明华和方夫人想办法把所有队员扛回俱乐部,基本奠定了夫人在轮回的三八红旗手地位。方夫人冰雪聪明,一间房安置俩,节约50%工作量。江波涛醒来时,周泽楷一张脸正凑在面前,睫毛离睫毛两个网球宽度。

江波涛看看自己,又看看周泽楷,确认妥当:“早啊队长。”

“早,”周泽楷说,“昨晚的事……”

“哦,记得,”江波涛举起双手交叉放在胸前作红心老K状,“上次的我也记得。”

周泽楷一窒,猛然捏住江波涛的鼻子来了个早安吻。


电竞选手真正需要喝酒的场合,在周泽楷的观念中只有两种:过年和队庆。除了这两种,其他都可以坚决不喝。

所以二冠之后,周泽楷丝毫不沾酒,坚持到轮回第三次拿冠军。


十一赛季决赛次日上午,杜明高举双手冲进休息室:启弟,启弟!兄弟我这回拿到不得了的大家伙了!

吴启嗖地起身:你帮我报上百里挑一了?!

杜明:毛线,你报那个关爹什么事。

吴启低头,见杜明手里端着个眼熟无比的V8,正是昨天架在KTV里的那台。两人对视一眼,电光火石间已传递信息量无数——要知道这台东西从一开始就架在门后,整间大包厢几乎算得上无死角。轮回有多少秘密,这一夜尽收眼底。

“我那天喝高了还没看过,”吴启激动地按下播放键,“录到我的英姿没?”

“可多了,”杜明为他跳过领导致辞副队长总结发言环节,“小吴同志,你知不知道你第一个喝高,甩着膀子跳江南四带二。”

打游戏的男人百分之七十是白斩鸡,像周泽楷和孙翔这种有健身年卡的毕竟是少数。吴启花了一会儿接受自己有点小肚子的现实,又花了一会儿消化大包里唯枪王遗世独立的场面。

“连副队都喝醉了,让人害怕。”吴启说,“他看起来能微笑着干掉两瓶白的。”

“大明阴着呢,给副队灌深水炸弹,”杜明把长达数小时的视频再快进一段,“喏,看这个。”

昏暗恍惚的灯光,横七竖八的房间,画面中间吕泊远半趴在椅子上,半只手攥着麦克风(总算抢到了)而吴启的眼神不偏不倚落在远景一角。他内心残忍地静默着,静默着,静默着……

“队长和副队?凑这么近,喝高了吧,”吴启面无表情地问,“你也不管管?”

“开玩笑,”杜明指着画面右下,“老子在这地方横着。”


(倒带)


视频时间 1:35:08


江波涛从远处拼酒人群中拔出来,摸到离摄像机最近的沙发坐下,窝成一团。周泽楷拿了两个杯子走过来,目测是茶。


视频时间 1:35:14


周泽楷摇晃江波涛试图将其叫醒,后者竭力反抗,看似喝高。周泽楷用力将江波涛从A面翻到B面,后者用手捂住脸,不停说话,内容不明。隐约可以听到“不喝”“给我雪碧”等词语。


视频时间 1:35:38


周泽楷把江波涛拉起来摆正,企图给他灌茶,江波涛说话声音变大,捧着茶杯开始抱怨周泽楷粉丝太多,从前签名只要十分钟,后来是半小时,如今一次要签两个小时。

周泽楷:这是工作。

江波涛:所以我平时什么也没说不是吗(酒嗝)


视频时间 1:37:21


周泽楷询问江波涛平时还有什么压力,换来后者长篇大论。喝醉的江波涛似乎会说平时不轻易提及的事情,而且有问必答。

周泽楷:加点水

江波涛:把茶杯还我!还我……(拿到一杯加满的)我不喜欢绿茶,周泽楷你知道吗,我不喜欢绿茶

周泽楷:知道

江波涛:我们什么时候走

周泽楷:你居然会这么说

江波涛:吴启每年都唱刀马旦,受够他了

周泽楷:还唱了别的

江波涛:伤心的人别听慢歌!我高中听的

周泽楷:我也是

江波涛:孙翔还唱武打片主题曲,他几岁

周泽楷:好了,你该睡了

江波涛:我不想睡觉,你走开……回来,回来

(下一镜头二人疑似接吻)


杜明和吴启没见过现场,瞠目结舌看着江波涛发酒疯,又觉得哪里不对。说的话没什么奇怪,酒后接吻魔也很常见,但两人这腔调怎么看怎么……

“奇怪,”杜明说,“副队是这么会耍性子的人吗?”

“那就跟韩文清猜拳输了踢翻矿泉水瓶一样,”吴启打了个哆嗦,“可能吗?我想想就冷。”

江波涛接道:“不可能,韩队只会再猜一局。”


他正在吃早饭,煎饼果子配豆浆,一手举着塑料袋,一手从傻眼的杜明手中接过V8。

截获赃物的江副队眯眼看了会儿,微微一笑,揣着V8淡定地走了。



8


拿冠军那天晚上孙翔大喜过望,给大家献唱了他的保留曲目《笑傲江湖》和《我的果汁分你一半》,并在吴启演唱刀马旦时加入了杜明的伴舞团,端的是横刀立马、有板有眼。高兴之余喝得有点多,等醒来已经是次日下午,孙翔刷完牙打开微博,被铺天盖地的@淹没了。

出啥事了?

满头雾水的孙翔打开提示,映入眼帘的赫然是一段视频,标题:《轮回选手孙翔倾情献唱笑傲江湖(自伴舞)》


“我靠!!你们录像就算了妈的居然还上传啊?!”


另一间屋,周泽楷看着V8里的片段笑得不行。“不错,”他向后躺倒在江波涛腿上,“值得纪念。”

“每次喝酒都出大事,”一共才醉过没几次的江波涛正在往俱乐部内部FTP上传杜明跳舞.avi,“以后不喝了。”


“不给我挡?”

“不挡。除了自己人谁敢灌你。”江波涛严肃不已,“是时候承认了,我酒品很差。”





 


被朋友提醒,修改了几个之前有歧义的地方。故事是这样的:虽然选手不能喝酒,但偶尔也会碰到个不识趣的老土冒,所以江副帮周队挡了。除此之外轮回的人只会在夺冠时喝点小酒。(一年一次应该还好吧?)


如果内心戏用唱的,周队的歌词如下:

多喜欢你从来不会说
多在乎你到底懂不懂
你有没有对我一点点心动


爱我的话 给我回答
我的爱呀爱呀没时差
等待是我为你付出的代价

评论(63)
热度(4573)

© 倾斜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