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点随笔。
热爱轮回队长x副队。
喜欢、常写的cp请见作品整理。
LOFTER所有内容谢绝一切转载,谢谢各位。
也请不要按转载功能键。

[叶蓝]《风险》

架空,设定里二人不在一个阵营,互相埋伏。




“密码是多少?”蓝河问。

叶修刚醒没多久,看着他,像在看家里那台长久不关的电视机。

“太有失尊严了,怎么能说。”叶修回答,“以后你想我睡着,说一声就好,不用催眠喷雾。”

 

叶修正坐在房间中央唯一一把椅子上,门外是忙碌的人群。不远处,蓝河换下往常的便服,套上一身方便行动的黑色紧身衣。

蓝雨的人已经包围了这栋大楼,一切暗线将在今夜挑明。几分钟后,他们的人会带着长久以来的努力成果离开这里。

做这行的没人可信,蓝河也一样。除了上家,他不能相信任何人,包括同伴。

这个道理春易老同样明白,因此他到这里的第一件事,就是给深度睡眠中的叶修扣上遥控炸弹项圈——虽然蓝河是自己人,也得提防他反水。

蓝河和叶修来往三年,饭也吃了,床也上了;朋友做过,恋人姑且也算做过,总算弄清了叶修手里那份秘密名单的下落。名单出自情报局,原件已被销毁,只有复印件流了出来,落在叶修手上。

他花了不少时间摸清保险箱所在地。可如今,蓝河有了箱子,却不知道叶修的密码。估计是世界上最难猜的东西之一。

三年交往并没让蓝河觉得自己了解叶修,相反,让他更进一步认清了彼此的区别。

若让两者进行正面交锋,蓝河的胜算毫无疑问是零。叶修太精于算计,与这样的人比试,经验毫无用处。你需要的是天才的大脑。

但今晚不一样。没有较量。蓝河要做的仅仅是猜出密码,就算他失败了,还有上家可以接手。

 

“大春把遥控器给我了,”蓝河走到叶修面前蹲下,“这是个遥控炸弹,你知道的吧。”

“威胁哥啊老蓝,”叶修笑了起来,“谁不认识炸弹。”

“对,难得一次。”

“你还是适合当记者。”

“你也真的该去当个电脑工程师。”蓝河说,“修起电脑来挺帅的。”

说归说,蓝河总有种危机感。没人能在叶修手里占到真刀真枪的便宜,他的上家也至多打个平手。蓝河是个很能把握状况的人,从不认为自己有本事在头脑战里赢过叶修。

保险箱的密码锁没有次数限制和操作提示,键盘有英文和数字两种输入模式。蓝河试图扫描叶修的残留指纹,但事与愿违,所有指纹被擦得一干二净。

姜还是老的辣,他想。

叶修好整以暇地翘着二郎腿。项圈扣在他脖子上,却没能对他造成任何影响。

“你欠我不少回答,”他悠闲地打量蓝河的新造型,“你的上家是蓝雨?喻文州叫你来的?”

“明知故问,叶修,”蓝河尝试触摸那个屏幕,点亮一片绿色荧光,“你早知道了吧。”

叶修是什么人?蓝河朝夕相处的男朋友,还是情报业成功的第一人,蓝河那点蛛丝马迹在他眼里无异于掩耳盗铃。

而自己很容易暴露这件事,蓝河也早就猜到了。

确定自身早已暴露却继续埋伏的蓝河,和明知对方有所图谋也不去点穿的叶修——三年里,他们对彼此的立场心知肚明,周旋来去,还是把戏演到了今天。

 

“不如跟我干吧,”叶修叹了口气,“蓝雨待你一定没我好。”

是啊,两个相互算计了三年的人还说要一起出国旅行,的确好笑。

蓝河翘起嘴角,伸手把叶修散在眼前的刘海捋到一边。

“头发该剪了,挡眼。”

“你就是这种地方讨人喜欢,”叶修笑道,“工作和恋爱应该区别对待,我弟不会介意我有个记者男朋友。”

“我也想。”蓝河耸耸肩,“叶大神,看在我是你男朋友的份上,给点提示。”

“好吧,生日。”

叶修伸手想去拉他,被蓝河敏捷地闪开了。

“先验货。”蓝河在面板上输入0529,按确认键,保险箱发出错误的嘟嘟声。

“果然没句实话,”蓝河叹口气,“上面说得对,不能指望你。”

“那是,你们的人被我坑过。”叶修口气悠闲,“上头没告诉你?他们被假信号骗过,你们黄少在检察院门口卷入袭击,差点被抓到。”

“不奇怪,除了你没别人干得出。”

蓝河头也不回地在面板上输入自己的生日,从纯月日的四位密码到连年份带月日的八位密码,统统试了一遍,可惜保险箱还是没有打开。

“蓝河同志,”叶修好笑地看着他,“你觉得我会用你的生日做密码?”

“你说呢?”蓝河也笑了,“其实我也觉得不会,随便试试。”

 

如果说间谍和反间谍工作者之间能有什么越线的谈话,这就是。两人都觉得气氛过分亲密了,放在这个时刻,尤为格格不入。蓝河摇摇头,继续测试下一组密码。

车牌号、门牌号、见面日期、手机号、座机号、叶修胞弟公司的股票代码……他尝试了自己能想到的每一个数字组合,无一例外失败。

经常出入的地址编号、邮箱、邮编号、订阅的报刊号……任何可能。蓝河又试了几十次,手指飞快按动按钮,依旧没有进展。此时,门外脚步声响了起来,是春易老。背后还有好几个人,无一例外戴着面罩,背着背包。春易老向他打了几个手势,蓝河点头,看向自己的腕表。

“再过一分钟我们就撤,”他轻声说着,“你考虑好了么?”

叶修懒洋洋地看着他:“对我来说,怀柔战略比铁血手腕管用。”

“没那个温柔的时间了。”蓝河道,“最后问你一次,密码是什么?”

“生日。”叶修不假思索地回答。

 

他们望着彼此的眼睛,谁也没有打破沉默。

三年来最尴尬的时刻,这次博弈中哪些是真心话,哪些是烟雾弹,完全无从分辨。

蓝河想理清自己的思路,却发现这也很难。叶修的思维太复杂,会将每个与他较量的人绕进去。倘若不能以最简洁的模式击穿,就只能以最糟糕的姿态绑死其中。

蓝河想,叶修很少绕他。他也许真的不想让自己把这玩意儿带走。

而这正是他最根本的工作。

箱子并不太大,两人合力可以托起。蓝河将带勾爪的缆绳扣到保险箱四周,对其他同伴打个手势。他们的人将整面玻璃窗卸下,通过索道连接对面大楼,开始搬运它。

“走了,”蓝河说,“希望再见面时不会拿枪对着你。”

叶修的嘴唇动了动。蓝河当然知道他不会说挽留的话,他猜他会揶揄(“打不开干脆整个扛着走”),却不料叶修说:“三年里冒了不少险啊,老蓝。”

“什么?”

“没什么,感慨一下。”叶修说。“风险很大,收益也大。以后多用简单粗暴的战术。”

这是实话。在复杂的世界里没人赢得过叶修,可对简单粗暴的东西,他反而显得受用。譬如偶尔看见半夜等他回家的蓝河,叶修总会妥协。他会揉蓝河被桌巾压出睡痕的脸颊,严肃认真地吻他。那是蓝河唯一觉得对方毫无算计的时刻。

叶修问:“你这个卧底,做得愉快么?”

太难回答了。蓝河感到很多东西绕着自己,最终只是摇头:“不好说。”

“好吧,”叶修没有追问,“来个临别之吻。”

 

提议不太坏。蓝河要求他把手放到背后:“如果你有什么突然的动作,就别怪我按下按钮了。”

他俯下身,凑近叶修因微笑扬起的嘴角。他们的嘴唇贴到一起,隔着皮肤感觉对方血液流动的频率。蓝河舔舐叶修的口腔内壁,任由牙齿咬住自己的舌尖,唾液混合着呼吸溶解。

气氛不错,可时间不够。惊觉到这一点,蓝河飞快拉开距离,擦擦嘴唇。

“下次见。”

他拉住滑索纵身一跃,转瞬消失在夜色里。

 

叶修安静地坐在房间里,一动不动。炸弹项圈发出稳定的嘀声,约莫一秒一次。比刚才加快了,看来已经进入倒计时阶段。

“我来看看你死了没。”

一个声音从头顶传来,叶修抬头,看见有人从通风口向他招手。

“方锐。”

方锐扒着管道口敏捷地跃下,掏出烟盒,塞一根给叶修。

“风险太大了。”方锐批评,“还有多久爆炸?”

“谁知道,两分钟?”叶修点起烟,“我猜蓝河会把炸弹掐停。”

“做梦,我要是他我也炸死你。”

“他那种脾气的人,做不来这种事。”

“他旁边还有其他人。”

“但这个保险箱的线索掌握在他手上,喻文州不会因小失大,蓝雨想要名单很久了。”叶修笑笑,“再说,杀我对谁都没好处。”

方锐也笑笑,把玩着手里的电子信号干扰器。

“真不知道你是胸有成竹,还是盲目乐观。”

“怎么说?”

“弹还没拆呢,你就在这想象赢了以后的事。我要是不来帮忙,你的人头就保不住了。”

“你也把人想得太差了。”

“是我的错吗难道,喻文州什么时候手软过?从他接手魏琛的摊子起,蓝雨就彻底消失到了地下。暗箭难防啊。”

叶修耸耸肩。

“是啊,要不怎么说多亏蓝河。”

“你也给他们装炸弹了?”

“追踪器而已,独立信号,可以穿透绝大部分信号屏障。”叶修说,“我可是冒着断头的风险让蓝河心甘情愿把那箱子带走的。”

方锐沉默片刻,烟头的白雾萦绕在他们之间。

“你故意的?用蓝河钓出喻文州的所在地?”

“再远一点。”

“啥?”

“再想远一点。”叶修说,“哥准备了挺久的。”

“……名单呢?转移了?”

“方锐啊,你这么聪明,还好跟我是一伙的。”

叶修吐出个烟圈,发现项圈上的提示音又加快了。

 

一开始就没有什么现成名单,他仅仅是放出风声,引蛇出洞。

喻文州太聪明了,从不真正露面。对于不了解的敌人,叶修不敢说胜算百分百。在他和喻文州这两条平行线之间,需要一个交点。

幸好他拥有三年时间来了解蓝河。蓝河的优点和缺点都十分明显,而他的缺点,正是自己中意的地方。

 

方锐说:“我以为你至少应该把炸弹和追踪器放在一起,万一那小子不给你解炸弹,你就炸他丫的;要是他说这个卧底当得很愉快,你也炸他丫的。”

叶修惊讶地看着他:“看不出你这么心狠手辣。”

“废话,我当然比你……”

“想法不错,虽然没必要对蓝河玩这套。”

“你又知道了?”

“当然知道,”伴随越来越紧凑的滴滴声,叶修挑起眉毛,“蓝河这脾气做这行,吃亏得厉害。我的风险只有心理战,他冒的那种风险,从来不是在任务里可以清算的。”

“什么?”

“这个你就没必要知道了。总之当卧底风险最大,不跟他计较。”叶修说,“准备好干扰器,时间应该快到了。”

 

一支烟抽到末尾,叶修随手掸掉最后一截烟灰,看看手表。

正在此时,炸弹急促的滴滴声忽然停了下来。它猛地松开,掉到地上。

 

叶修盯着它半天,缓缓吐出一口长气。

他说过,就是喜欢蓝河这种地方。

至于他的期待,从来不出错。











——————————别看下面两行——————————


“密码到底是什么?”

“Sheng-ri”

评论(109)
热度(1020)

© 倾斜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