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点随笔。
热爱轮回队长x副队。
喜欢、常写的cp请见作品整理。
LOFTER所有内容谢绝一切转载,谢谢各位。
也请不要按转载功能键。

[周江]《趁早落实》

原作背景,第十一赛季,有提到一点点世界邀请赛。




江波涛有个小烦恼。俱乐部安排选手们每一两天就要更条围脖,可他最近越来越发现,自己没东西可发。

一般人微博发点什么?无非三类:所见、所闻、所得。但江波涛比较尴尬。他和周泽楷的感情稳步进入第四年,对生活里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件事,感到非常习惯。习惯是会害人的,有时他想发个“比比双眼皮宽度我居然输了”,附张自己和周泽楷一人半边闭着眼睛的照片,眼看编辑好,忽然惊出一身白毛汗:发这个是要给公关部加菜?赶紧删了。再有时想牢骚一下“队长睫毛太长了老扎我脸上”,仔细一想,谁没事用睫毛扎别人?省省吧。

发图战略确实不错,但被周泽楷抢先了。盟草小周队长的微博秉承了少说多做的风格,更新从来带图,带图从不废话,不是“分享图片”,就是一两个汉字。

江波涛想学习一下,但一来风格重合,二来自己做翻译声名在外,一朝哑巴了,估计得上报纸。

长此以往,江波涛觉得自己这个微博算是完蛋了。


抢占发图战略的周泽楷叼着牛奶路过,见江波涛卡在电脑前发楞,便蹑手蹑脚走到他后头,下巴搁在他肩膀上。

江波涛说:“队长啊队长,你可害得我好惨。”

周泽楷把脸埋他脖子上蹭蹭嗅嗅,茫然道:“嗯?”

“没事……你睫毛扎到我了,好痒啊。”

背后有靠垫,江波涛索性往后一倒。两人一个圈着一个,客厅虽空旷,也觉得有点暖和。

家里电视开着,主持夸夸其谈说着荣耀世界邀请赛定于今年7月17日举行,还有XX天,国家队成员名单AABBCC。李艺博作为嘉宾也参加了这一期节目,主持问他对国家队名单怎么看,李艺博官腔官调答曰大家都是好选手各有所长,主持又问那您对领队怎么看,李艺博这回憋不住了,情真意切道:我们中国队领队,是一个让人非常惊讶的人物。

江波涛说:“是挺惊讶,跟看古龙小说似的,一会儿这样了,一会儿又那样了,挺帅。”

周泽楷说:“我呢?”

江波涛说:“乖,你最帅。”


主持采访完李艺博,开始中规中矩念稿子:「叶修出任领队这件事情给荣耀界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冲击,从选手到领队,他一路走来,十分为人称道,继教科书之后,又荣获里程碑称号。联盟主席冯宪君则戏称,叶修风里来雨里去辗转十年,这次总算能在国家队彻底安定了。」

江波涛说:“哎,说得我也想定下来了。”

周泽楷说:“什么?”

江波涛说:“跟你的事情。我已丧失捕猎功能,下半辈子只能圈养,沦为家畜。”

周泽楷说:“应该的。”

江波涛也就那么一说,毕竟两个人恋爱谈了四年,换作一般情侣,速度慢的能见家长,速度快的孩子都20个月了。他俩比较低调,除了队里和选手圈一些熟络的朋友知道外,没和人提过,计划走一步算一步。

江波涛站起来,周泽楷树熊一样挂他后头,两个人拖拖拉拉走到电视机前。主持还在播:「在本次世界邀请赛中,14名正式选手将代表中国出赛。除我国外,还共汇聚韩国、日本、瑞士、瑞典、挪威、丹麦、荷兰、德国、英格兰、意大利、法国、俄罗斯、加拿大、美国、澳大利亚共计十六个国家的代表队……」

江波涛说:“古有昭君出塞,今有周君出赛。”

周泽楷觉得太冷,伸手在他腰上扭了一把。江波涛吃痛,以一肘子相报。你来我往几下,双双倒进沙发。江波涛把脸埋在周泽楷怀里,感慨万千:“欧洲各队和韩国队都挺强的,你要是去了,一定要在圣彼得教堂面前拿个第一回来。”

周泽楷拍拍他,捧起他的脸亲亲:“好。”

江波涛说:“我要强尼戴普的签名。”

周泽楷说:“好。”

江波涛说:“要你跟他合影,还要唇印。”

周泽楷说:“……好。”

江波涛说:“特产不要英国的,不要仰望星空。”

周泽楷说:“好。”

旁人看来有点二,周泽楷却知道,江波涛是在没话找话。两人不能同去,多少有点遗憾。江波涛要真跟着去,自己估计也能开心半天。

可惜很多事,终究只能想想。

离夏休期还有两个月,第十一赛季快要走到尾声。训练正在加强,而世界邀请赛的脚步,也越来越近。

江波涛把脸凑到他面前:“再亲一下。”

这次周泽楷什么也不说了,抱着他的脑袋,狠狠亲了一口。


隔天早上江波涛推开休息室的门,发现大家把椅子全搬到门口来,并排坐着,无一不用拷问的眼神看着他。江波涛奇道:“怎么了?我没带小笼包来。”

杜明问:“你家周泽楷人呢?”

江波涛说:“我家周……什么我周,叫队长。”

杜明说:“好,队长……来得正好!”

周泽楷提着小笼包进来,两人份,两副筷子。杜明咬着袋装豆浆,指指面前两张明显被排挤的椅子:“坐下,组织找你们谈话。”


江波涛被告知:周泽楷诚恳地向大家出柜了,还宣布今年之内要结婚。出柜不奇怪,大家都知道,但结婚这事儿太突然,难怪大家要找他俩谈话。

江波涛问:“什么时候说的?”

“昨晚啊,”吕泊远说,“你没看微信群?”

“忘开推送了。”江波涛真诚道,“组织,我要死个明白,结婚的事情是什么时候定的?我压根不知情啊。”

“你滴,死啦死啦滴,”杜明点点周泽楷,“你滴盟友,已经出卖了你!”

周泽楷坐在众人对面,正埋头吃着小笼包。点到他名,他抬起头,一脸无辜。

“不要发射英俊死光,”杜明说,“组织是不会因为这样就放你一马的。”

江波涛问:“怎么不跟我商量?”

周泽楷天真无邪地眨眨眼。

方明华说:“小周平时挺老实的……看不出啊。”

杜明啧啧道:“射手座。”

“射手座怎么了,”孙翔坐不住了,“批斗就批斗,不要连坐!”

江波涛继续问:“你想结婚?”

周泽楷理直气壮点点头:“应该的。”

江波涛说:“太突然了,一点铺垫都没有。”

周泽楷说:“需要?”

江波涛说:“不需要吗?这么大的事。”

周泽楷说:“你也想的。”

江波涛一口气噎在喉咙里,半晌才缓过来:“我们……天蝎,对直球有一点点无奈。你至少要给我一个前情提要或者上集回顾,晓得伐。”

周泽楷说:“哦。”

杜明啧啧道:“射手座。”

“就说了关射手座屁事啊你妹!”孙翔猛地跳起来,怒气冲冲朝门外走去,“我去拿可乐!”

“不要这么小气啊老翔!那啥,可乐在右边冰箱!”杜明在后头大喊。眼看孙翔笔直转了一百八十度朝右边走去,远远传来他愤怒的喊声:“不跟星座狗玩!”


杜明和吴启把凳子吱吱嘎嘎拖到江波涛两旁,围着他语重心长:“副队,你知道吗,上海男人都要给聘礼的,你不要客气啊。”

江波涛说:“我一介联盟俊男,又该给什么聘礼呢?”

杜明说:“孙翔不在我放个地图炮:都是男人,就让个子高的送聘礼。”

周泽楷想了想,觉得交出工资卡应该够了,就掏出皮夹子,把所有银行卡铺了一桌,推到江波涛面前。

江波涛也掏出自己的一刀卡叠在旁边:“到咱们婚礼的时候,司仪说:下面请新郎新郎交换工资卡……不觉得很傻?”

“不傻啊,”方明华给他们倒了几杯茶,“我的也给我老婆了。应该的。”

江波涛觉得“应该的”这个词出现概率有点高,找不到反驳的理由,只好帮周泽楷把卡理好。忽然手被杜明握住了,杜明捏着他的手背,深情款款:“我在轮回这些日子,一直很受副队照顾,副队说东我绝不往西,副队吃饭我绝不喝羹……”

吴启明显是捧哏:“受不了你,要敲诈什么直说吧。”

杜明说:“我要求队长拿出点对队友的感谢来!”

这回江波涛也笑了,把周泽楷叫过来,咬着耳朵嘀咕几句。杜明还在抗议小夫妻不要说悄悄话,见周泽楷从桌上摸了支笔,勾勾手指让杜明把脸凑过去。

盟草粉多,签名签惯了,动作飞快,一气呵成在杜明右脸上签下大名,又在字旁边吧唧亲了一口。

杜明瞠目结舌看着他俩:“你你你你……副队我……”

江波涛说:“没关系,我不介意。你一介枪王粉走到今天不容易,应该的。”

周泽楷则说:“奖励好杜明。”


方明华走出去,又走回来,捧着两个礼盒:“咱轮回没啥好东西送你们,拿这个好了。来,前两届的冠军戒指。”

俗话说礼轻情意重,可礼太重也不好,让在场所有人都露出了五雷轰顶的表情。江波涛震了半天才想起来,前两届冠军根本就没戒指,只有你妹的键盘鼠标。

江波涛说:“大明,已婚人不打诳语。”

方明华说:“说啥呢,你自己拿出来好好看看。”

江波涛打开盒子,里头真有两个戒指。挺宽,男式,外圈刻了个轮回logo,他取出来放到周泽楷手里,翻过来一看,好嘛,内圈玄机颇深。江波涛对着那行赠言一字一顿念道:“关爱队友情感,共创辉煌胜利,轮回赠。”

方明华笑得像嫁孩子的爹:“早做好了,等着你俩出柜呢。本来想刻个健康性生活,保护肾功能,可惜淘宝不让。”

周泽楷无语:“大明……”

方明华施施然道:“我一直记得,我结婚那会儿大家联合送了个礼物……”话音未落,休息室风云突变,吕泊远倏然起身:“我电脑还开着,先走了!”

吴启站起来,杜明也站起来:“我面泡好了,我去吃。”

方明华喊他:“别走啊小明,你那面泡了那么久早烂了。”

杜明语重心长:“大明,面和真爱是一样的,烂了也要端着吃,懂吗?”

方明华说:“那你好好吃啊,海鲜味唐柔。”

周泽楷拉着江波涛正往门口钻,恰逢孙翔举着一听可乐,豪气干云推门进来。一溜人排队低头从他胳膊底下钻过,孙翔莫名道:“干啥?会开完了?”

方明华柔声:“小孙,你来啦。”

孙翔警惕万分:“你想干什么,有话说话!不要吓老子!”

方明华说:“没什么,就是想着哪天你结婚,队里也要集资送个礼物给你。”

孙翔觉得这个话题虽然突兀,但很感动,团队到底是温暖的。正想着,看见方明华从手机里翻出张照片塞到他鼻子底下。一座水晶摆设,淘宝自选刻字减五元江浙沪包邮那种,左右挂一迷你对联,上联:多吃快长早生崽;下联:笑歌自若怒当爹,水晶摆设正中央赫然三个大字:方家屯。

方明华笑眯眯道:喜欢么?

孙翔颤抖:你要是想刻孙家屯,不如送给孙哲平……


这年夏天,蝉声连连,持续高温,盐水棒冰再次脱销。国内赛事顺利结束,世界邀请接踵而来。周泽楷和孙翔东西少,不用提前收拾,没事的时候就在休息室里陪大家唠嗑。倒是江波涛,一连几天都有事,老往外跑。

孙翔有点担心:“副队最近干啥呢?该不是外遇吧。”

周泽楷深沉地看他一眼。方明华说:“哪会呢,小孙真是的。”

孙翔说:“唉。”

他叹气的理由,大家多少理解。要是可能,人人都想往国家队里多塞几个自己人。以前轮回出去比赛,都靠江波涛和方明华多方照顾。选手们在外吃好喝好,日子过得舒坦。如今他和周泽楷两个甩手掌柜出去比赛,没了人照应,有些想念。

江波涛荣耀玩得相当不错,就像很多人,荣耀玩得够好,奈何国家队只有14个名额。

孙翔拿手肘顶顶周泽楷:“那啥……你们俩啥时候结婚啊?”

周泽楷举起手,无名指上一道银色圆环,特干净。

“我靠,啥时候买的!”

“上个月。”

“你速度也太快了吧!”

“趁早落实。”

上个月就买好了,决赛时候两人都却没戴。

其实周泽楷完全不怕这种事,就算媒体会拿去炒作,粉丝喊打喊杀,引无数少女心碎泪流,他也不怕。他觉得孙翔同为射手座,一定可以理解这种无可比拟的坦率和自豪——只做不说,爱了就是爱了,哪怕全世界都喊NO也乐在其中,他周泽楷就是这样的人。

但江波涛不是。江波涛副队长当惯了,凡事都比别人多想一些。若不是周泽楷坚持,江波涛巴不得给他一半戒指钱。不为别的,纯粹是想让周泽楷知道他也是个大男人,也想给喜欢的人买戒指买礼服买房子。很少吵架的两人为这事争了半天,最后约定买车的话首付让江波涛来,才算作罢。

“先说好啊,不是为了分财产作准备。”江波涛摇摇手指,“我敢跟你在一起,就有信心咱俩这辈子都不会有分财产的一天。”

周泽楷才不管这些呢,抱着他小声说:“都给你。”

“给什么给,”江波涛说,“不分。”

“嗯,不分。”

其实他俩都知道国内根本没有同性婚姻法,就算真的分财产也没人受理。但这种不痛不痒的玩笑,两人开着居然无比开心,可见爱情着实使人变蠢。

送戒指那晚,江波涛顺手就戴上了,看了半天,笑道:“怎么有点不习惯。”

他没有戴首饰的习惯,经常戴的项链也是生日时候周泽楷送的,平时藏在衣领里看不出来。

周泽楷也戴上,把两人的手叠在一起,拍了张照片。

江波涛说:“要不是不能发,我就拿这个混今天的微博更新。”

周泽楷说:“发。”

“不发。”江波涛说,“我这么小气,才不给别人看。”

心里想的却是:我一点不小气,都把枪王分享给几百万粉丝了,谁敢说我小气?

周泽楷凑过来亲他。两人还认认真真买了蛋糕,江波涛把一勺奶油塞他嘴里,随口道:“比赛时候我就不戴了,挂脖子里。”

见周泽楷挑眉,只好解释:“两个人一起戴,跟公开出柜有什么区别。”

周泽楷说:“无所谓。”

江波涛说:“我也无所谓,但在退役之前,我希望你的真爱粉一个都不要流失。”

多的话江波涛没有说,他想周泽楷一定能明白。他们爱彼此,也保护彼此。世界上烦恼太多,而江波涛希望,周泽楷可以永远像现在这样幸福快乐,永远别被任何外力困住脚步。

他的周泽楷那么好,因为遇到他,让自己也变得更好。出道多年,就算周泽楷是场上的暴君场下的王子,也无法改变他在生活中的风格。这个平凡又可爱的男人有着最真挚纯正的感情,利落大方,又充满小心翼翼的羞涩。他的爱情像个藏在保险柜里的苹果,红润漂亮,却不该接触太多氧气。

“等将来哪天不比赛了,别人提到你,最好还能说:我以前迷过一个叫枪王的选手,又帅又厉害,天下第一。”江波涛说,“到时候我就可以说:枪王啊,我也喜欢他。”

周泽楷把这事跟大家说了,孙翔沉默片刻,真心诚意道:“应该的。”应该的已经成为轮回口头禅之一。

“嗯。”

周泽楷也觉得,应该的。

也许现在他还不能在媒体面前名正言顺牵起江波涛的手,可总有一天,他们会握着手,走过闹市区,走过步行街,走过每一个有摄像机和记者的场馆。

比赛须有尽时,生涯终会到头。而两个人的故事,可以讲一辈子。


转眼到了世界邀请赛,决赛飞快过去。喻文州忙着准备冠军队发言,黄少天坐在隔壁床上看他写稿子,嘟哝道:“要是以前没读过书,还真当不了队长。”

喻文州说:“叶领队打死不干这个,只好我来。”

黄少天说:“应该的,就该队长发言!”

说话间周泽楷从门口走过,让黄少天惊讶万分。要知道周泽楷很少在不比赛的时候出门,这会儿出去,估计是有什么重要事。

“干什么去?买冰淇淋?”黄少天招呼他,“带我一个!”

“不……接人。”

周泽楷刚说完,看见电梯门开了,江波涛拖着个行李箱站在里头。黄少天大惊:“难道你就是传说中自费支持男神的人群!”

“当然,”江波涛说,“我代表轮回来慰问国家队选手。”说着在空中画了个虚线,假装递给黄少天:“小笼包和粽子不能上飞机,心领一下。袋装产品,保质保鲜。”

叶修听见声响开门出来,满脸悲伤:“没见过这么当翻译的,比赛都结束了才来,我们又不给小周开记者招待会。”

江波涛边把衬衫袖子卷起来,边道:“开吧。不才持证上岗,周泽楷语十级,高级口译证,保证同声传译。”


北半球S市,杜明家。吴启去串门,听见杜明的电脑里放着孤单北半球。

吴启说:“队长去打世界杯,副队去找他会合度蜜月,这么好的时段,干嘛放这种伤心的歌。”敢情江波涛之前老不在是办签证去了,一看夺冠立马飞瑞士。

杜明忧愁道:“好不容易叶领队不在,沐橙女神也不在,可是兴欣那里,依旧有一个老板娘……”

吴启说:“知道你感情受挫,也不要放这种东西!换一个!”

杜明想了想,放了五月天的歌。

吴启说:“《有些事情现在不做,一辈子都不会做了》,好歌。S市到H市动车票才七十来块,你自由地去吧,兄弟挺你。”

杜明怅然道:“有些事情,譬如哪些事情呢?譬如我的爱情。”

吴启补充道:“还有队长副队长的爱情。”

杜明:“这就是爱~”

吴启:“说也说不清楚~”


那是晚上九点,苏黎世时间下午三点。两人走在圣彼得教堂附近,江波涛带了wifi,惊闻手机一阵猛响。他接起来翻看半天,笑了。

周泽楷最近走路习惯低着头,谨防瑞士籍阿姨婆婆们找他合影。见江波涛笑个没完,不由问:“怎么?”

江波涛把屏幕举到他面前,是杜明发来的微信。一张照片,吴启和杜明呲牙咧嘴地贴在摄像头上,笑到露出牙龈肉;一段音频,点开是惊风骤雨的鬼哭狼嚎。江波涛和周泽楷认认真真听了半天,总算发现他们大概是在唱歌。

江波涛说:实在太难听了。零分,不能再多。

周泽楷问:什么歌?

江波涛正要问,看见杜明截图发了歌词过来:


每个平凡的自我

都曾幻想过

以你为名的小说

会是枯燥 或是隽永


老歌,大家都听过。两人心里暖暖的,江波涛摸摸脸颊,感慨道:“看在这么有心的份上,回去时候给他们买个十斤巧克力吧。”

周泽楷附议,认真道:“刷我的卡。”

他们正站在老旧的石板路上,一只广场鸽飞来,在周泽楷皮鞋上笃笃啄了两下。周泽楷想伸手去摸,不料它扑棱着飞掉了。江波涛伸出一半的手则卡在半空,被周泽楷拉过去握着。

江波涛说:这鸽子真肥,可惜不能吃。

周泽楷说:不能?

江波涛说:不能。据说广场鸽吃过避孕药,还有激素,不能吃。真吃了我们得被遣返,你……

他本想说:你堂堂枪王一张帅脸,被遣返未免太难看。不料周泽楷就着他的手背亲了一口,上唇落在戒指上,下唇落在皮肤上。于是那些没来得及说的话又咽了回去,江波涛左右看看,没人注意,干脆随他去。

“这么急着把蜜月过掉,是不是有点早?”江波涛说,“我还以为起码要到退役。”

周泽楷伸手把他墨镜上的灰尘抹掉,认真道:“两个人的事……”

江波涛在脑内点击展开全文:两个人的事情吧,现在不做就晚了,当然要趁现在落实。


这么漂亮的理由,再多说反而显得矫情。

他们才二十多岁,打算一起走到老。有些事什么时候做都可以,但有些事,就要趁着年轻,趁早做掉。

江波涛思考再三,为自己选了个最贴切的回答:“应该的。”


结果那天,江波涛的微博日更任务圆满完成。杜明和吴启看到他发了张照片,写着“圣彼得教堂,好看”。点开转发,发现转发人群中周泽楷排第一,回了个“应该的"。






想写一个让这俩人幸福,也让轮回的大家都幸福的故事~

所以就有了这个花絮部分:



转发微博这种好事,轮回选手历来不会错过。

最后这条的转发变成了这样:

方明华V:@孙翔 圣彼得哎//吕泊远V:@孙翔 圣彼得哎//吴启V:@孙翔 圣彼得哎//杜明V:@孙翔 圣彼得哎//方明华V:记得带特产啊//孙翔V:右边星座狗够了//杜明V:天蝎座,啧啧//吴启V:应该的//周泽楷V:应该的


几分钟后


孙翔V:你们他妈的有完没完!!!我在这里:苏黎世湖

10秒前 来自iphone客户端


——————————

其实我不确定上海男人是不是都给聘礼,如果不是,就当没说过吧……ps这篇是之前庆祝完结的点单作业,世界杯阶段的周江。

评论(52)
热度(2981)

© 倾斜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