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点随笔。
热爱轮回队长x副队。
喜欢、常写的cp请见作品整理。
LOFTER所有内容谢绝一切转载,谢谢各位。
也请不要按转载功能键。

记个ABO梗,写了三个片段

回顾了一部老电影,想到个糟糕梗。严打期间只好口述了——周江ABO,周A江O。江波涛因遭人栽赃被关到一所独立监狱里,那里几乎没有Omega(偶尔有一两个)而他在风险很大的情况下选择了一间看起来最安全的两人牢房。室友周泽楷是个沉默寡言的男人,几乎不和人往来,却没人敢招惹。后来得知他被关在这里不是因为犯罪,而是由于基因上有变异,为方便管理,被放置在这个远离城市的地方(所以他的单间构造和别人不一样,也不按一般的监狱日程行动)。江波涛起初吃不准他的脾气,却发现此人意外好理解,人也不坏。基于服刑是一种惩戒方式,没有人会管Omega在这里的生存状态,发情期也得不到任何保护。在这样的情况下,江波涛选择让室友标记他……就编到这里。

感觉都是肉啊……

在下身负多坑先走一步,同好们请自由脑补。


——————————————


抛砖引玉写几个片段。纯片段。


[时间:到监狱的第一个星期]

[地点:浴室]


第一次近在咫尺看周泽楷的脸,也许这个体的基因真的很完美:挺拔的鼻梁,下睫毛浓密的漂亮眼睛;肌肉紧绷结实如绸缎包裹钢铁,再加一双细长灵活的手。造物主对周泽楷的偏心刻在基因里,他的虹膜在光线下呈现灰色,对普通人来说也许意味着组织器官功能衰退,但对他来说,或许只代表感光细胞的越发灵敏。

江波涛不是第一次和Alpha打近身交道,但周泽楷这样特殊的Alpha,他觉得自己几辈子都不会遇到一个。周围只剩下他们,刚才那场莫名其妙的战争在硝烟点燃前趋于熄灭,而江波涛一颗悬在喉咙口的心终于放下来。至少此刻,他的安全保住了。

他退后两步,闭着右眼拧开龙头,把脸上的泡沫冲洗干净。水和肥皂都有点刺激,江波涛用力揉着眼眶,想起周泽楷还站在旁边看着。算了,让他看吧,江波涛想。Alpha对Omega感兴趣天经地义——尽管周泽楷看起来自控力很好,相比其余Alpha表现出的热忱,他堪称冷感患者。

冲干净自己,江波涛闭着眼睛伸手去摸挂在一旁的毛巾。架子上什么都没有,而柔软纤维忽然出现,抹掉他脸上的水珠。江波涛睁开眼,发现周泽楷还站在面前,手里是条大浴巾。

“给。”

周泽楷用它把他兜头包了起来。



[时间:第二个星期的周三]

[地点:双人牢房]


回到牢房,江波涛瘫倒在床上,想象监狱外面他曾生活过的世界:四季分明,植物繁茂,有烦人的汽笛,还有似乎永无止境的汽车引擎声。他并不真的喜欢那些,但此刻想起,却觉得这是某种刻意的符号,钉子一样钉在雪白墙壁上,提醒他那些可能再也走不出去的事实。

周泽楷也躺着,看来他懒得上去,只窝在江波涛的下铺上抢占半壁江山。他们刚一起打过架,当然周泽楷这个外援并没有受什么伤,而江波涛——一个Omega——为了保护自己甚至挥起了拳头。对这间99%都是Alpha的监狱来说,算得上奇景。

“幸好我还能打,”江波涛说,“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作为知识分子,江波涛很少开漫无边际的玩笑。他说的都是事实,在这里,对Omega们的坐视不理是刑罚的一种,所以他不可能从任何地方获取保护。他也能想象那些放弃反抗的Omega,他们会遭遇无止境的侵犯,被连名字都不知道的Alpha标记,甚至怀孕,终此一生过着低等动物般的生活。监狱本就是个让人性回归原始本能的地方,至于三性差异,在这里只代表狩猎和被狩猎的符号而已。

黑暗中江波涛感觉到,周泽楷正在轻轻靠近。这个手长脚长的高个子男人做什么都是轻轻的,宽大的手掌伸过来,抓住他的脸,掰向自己。

什么光线都没有,但江波涛猜测周泽楷可以看清任何东西。因为周泽楷凑过来,舔掉了他脸上的血迹。

“……很甜。”周泽楷说。他的脸颊贴在江波涛脸旁,有些像是老虎或巨大的大型犬。体温相触让江波涛意识到,这乱得要命的监狱里总算还有一个盟友。

但江波涛也被提醒了——对Alpha来说Omega的味道大多可以概括为甘甜或馨香,而血液里的气味浓淡,也和当事人的生理状态有关。

周泽楷说血很甜,说明江波涛的发情期不会太远了。



[时间:到监狱的第四个星期]

[地点:双人牢房]


江波涛躺在下铺,灯光已经关闭,只剩走廊上几处微弱光源。狱警巡逻正式结束,从牢房区撤出出去。

这里只剩下他和周泽楷了。

周泽楷在上铺,连翻身都没有,不发出任何声音。

这个时候,看书是不错的选择。可惜江波涛做不到。他能感觉到一种原始的骚动从身体内部涌出,像晃荡着的酒瓶,将溢而未溢。到这里这么久,人类所能想见的麻烦他都已经见得差不多,而最麻烦的那一关终于还是到来了。

江波涛想象自己泡在冷水中,以此减缓汹涌的欲望。毫无作用。他Omega的荷尔蒙已经渗出皮肤,水流一样,顺着空气飘散出去。如果不做些什么来结束这件事,很快半个监狱都会是他发情的味道。无数Alpha会守株待兔,或者冲破房门,将他们的阴//茎插进他身体里标记他。

如今,这样的想象已经不再让江波涛感觉不适了。他已经明白这是无可避免的生物链的一部分,而他身为Omega,如果不能靠外力保护自己,就只能遵从自然法则,成为被捕食的一环。

像江波涛这样的人,不算太强,却很难被彻底打倒。恶劣环境会切实影响他的生活,让他难受,但同样地,也教给他另一种思维模式。他可以坦率承认Omega在生理上就是有诸多不便之处,可也有一件事,是什么情况都无法撼动的——他还没有被标记。属于Omega的选择权就像一把金钥匙,还紧紧握在他手里。

发情期正在接近。

在面临最坏状况之前,他还有最后一个选择。


当然江波涛并不确定周泽楷是否对自己有兴趣。放在之前,为了确定这件事而开口询问,真是尴尬得不行。但现在,他知道自己想要这个Alpha,比起任何人,他更希望被周泽楷标记,成为他的Omega。

空气中的气味越来越浓,周泽楷显然闻到了,翻身从上铺跃下来。他蹲在床前,凑近江波涛的脸,抚摸对方因为发情而温热的脸颊。

“你……你有Omega吗?”江波涛问。

多厚脸皮的问题,但江波涛已经不想要任何掩饰了。越直白越好。

周泽楷幅度很小地笑了笑。想也是,他在这里过了二十多年,Omega和Alpha的数量接近1:500,而他实在不像会抢食的类型。

“正好,”江波涛用尽全力撑起身体,凑过去吻了他的嘴角,“那标记我吧。求你。”


评论(89)
热度(1037)

© 倾斜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