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点随笔。
热爱轮回队长x副队。
喜欢、常写的cp请见作品整理。
LOFTER所有内容谢绝一切转载,谢谢各位。
也请不要按转载功能键。

[周江]《明知故犯》

原作背景,傻白甜,一发完结。

如果要选BGM,建议配上《如果的事》。庆祝下1+1>2,谢谢~>  <





《明知故犯》



方明华和杜明是很好的朋友。

尤其是最近两年,虽然很多人怀疑他们的友谊是怎么建立起来的,更有人爱管他们叫大明小明,但事实就是,他们的感情铁打一样好。

杜明窝在食堂椅子里,一脸惆怅:大明,我们队有没有公关部门?

方明华捧着枸杞菊花茶窝在另一张椅子里,神色安详:有的啊。

杜明:有就好,我担心啊。

方明华:女神给你发短信了?

杜明:那就不是担心了,是掏心。

方明华:你要投诉谁,说吧。

杜明:大明啊,副队的电话经常静音,你给他换个爱疯5s吧。

方明华想了想,又想了想,起身走开了。杜明眼看他走到茶水台那边,泡了今天的第二杯枸杞菊花茶。

杜明忧心忡忡地说:大明啊,我不喜欢枸杞。

方明华端回来摆在他面前:喝吧,你应该静静气。

杜明故作坦然地一笑:大家都这么熟了,你就直说吧,有什么大料?

方明华跟着一笑,比他坦然多了:那就好,我跟你说,那个不是静音,是队长接的电话。


方明华虽然高深,但不打诳语。事实就是:江波涛和周泽楷经常拿错手机。

这件事历时已久,杜明知道得特别晚。

幸好他心特别宽——知不知,晓不晓,想想孙翔就能好,孙翔肯定不知道。耿直如孙翔,一定和自己一样没发现这是拿错了。


江波涛和周泽楷真的经常拿错手机。

如果你问江波涛,他会老实地告诉你:他知道,但这个毛病改不掉。

一方面是物理因素上的不可克服——他俩都用黑色16G爱疯五,都是没外壳的裸奔机,都没有挂件,都贴了高清HD膜,以及,都是默认锁屏,放在一起根本是Twins。江波涛要是指着左边那台说这是蔡卓妍,周泽楷绝对不会说另外一台不是钟欣潼。更何况他俩还住一起,拿错不奇怪,不拿错才有鬼。

另一方面是心理因素上的抵死不从——出于某些原因,两人都很习惯拿错手机这件事。江波涛的态度甚至是享受的:自从第一次拿错开始,他就喜欢在对方还手机时开点不大不小的玩笑。他会问周泽楷:队长今天一天都在用我的电话啊。

周泽楷点点头。

江波涛又问:那队长看过我的手机内容没?

周泽楷摇摇头。

江波涛顿时乐了:哎呀,怎么不看啊,你要是看了,我以后就能跟大明说队长查我岗了。

周泽楷看着他,半天才露出一个情绪略显复杂的笑容,估计是想呵呵。可惜只呵到一半,就被江波涛拉去吃夜宵了。


第二次拿错时,江波涛有点不好意思了:这回大概是我先拿错的……不好意思啊。

周泽楷把手机递给他,说:忍住了。

江波涛说:什么忍住了?

周泽楷说:看手机。

信号强度如江波涛,居然也有理解半天才反应过来的一刹那——我靠,江波涛想,我靠,他真的打算看我手机?

江波涛笑了半天:哎呀,队长真是有求必应啊!

周泽楷看他一个人笑了半天,压根没明白笑点在哪里。江波涛自己笑着笑着也觉得不对劲,退后两步,说句水热了我先去洗澡,就回自己那间去了。回去以后江波涛一边找毛巾,一边莫名其妙地想:到底有什么好高兴的,查岗这种事,只要还没干那就不算个事儿。

理智告诉他,他应该大声申诉隐私权和人道主义精神的。队长和副队之间那是党和干部的阶级情谊,不应该有这种巨大的隔阂与鸿沟……

但感性在江波涛脑子里跳探戈。江波涛知道,他是真的特别高兴。

因为他比谁都喜欢周泽楷。


第三次拿错手机,是在轮回夺冠之后。杜明在咆哮,杜明在嚎叫,吴启面容淡定而内心无语泪凝噎,就差和吕泊远执手相看了。周泽楷在饭局上被按着灌了好多杯酒,别说手机,他连自己的手在哪都差点忘记。

打网游的男人再宅,年轻人该有的喝酒吃肉江湖习气还是有的。第二天早上被酒店服务台打电话叫醒,几个大男人顶着鸡窝面面相觑,匆忙收拾了东西直奔退房。

从机场回俱乐部,他们坐的大巴。路上周泽楷在短信和电话间摇摆许久许久,还是摸出手机,往通讯录里输入“妈”字,按下拨号键。

电话那头嘟了几声,响起温和而亲切的“喂”。周泽楷虽然不爱说话,面对自己老娘还是诚恳而坦白的,简明扼要道:妈,我们夺冠了。

电话那头的声音呵呵呵笑了半天:哎呀,好事啊。

周泽楷听听怎么不对劲:……呃,妈?

电话那头的妈说:哎呀哎呀,冠军好啊,小周是伐?我是江波涛妈妈呀。


周泽楷把手机递给江波涛时脸色非常凝重。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这样的共产主义固然好,但肯定不包括彼此的老娘。江波涛要是追究起来,这个夺娘之仇还是可以批一批的。

江波涛想笑又不能笑,表情有点扭曲:队长啊,你这个……这个实在是……

周泽楷遥遥竖起一根食指——Don’t say anything的意思。

江波涛说:我们是不是应该干点什么来区别一下手机?

周泽楷说:Twins。

江波涛在脑子里点击展开全文:Twins长得压根不怎么像,都有人说认不出来,所以这个手机的事情也不能勉强,你说是不是。

爱岗敬业的副队说:是。队长所言甚是。

江波涛从兜里摸出捏了一路的周泽楷的手机(机身还有点热乎)递给对方:哎,队长这个机子的备忘录打开速度比我快多了,好用得很,有点舍不得。

周泽楷偏偏头,见江波涛把换回的手机往兜里一揣,说是要补觉,急匆匆就走了。

直觉告诉他,今天的江波涛意有所指。他打开自己那台爱疯,点到备忘录,发现最上面多了一条,缩略显示:【给队长】。

像这种铿锵坚韧的标题,实在很有几分《致主席/总理的一封信》的魄力。周泽楷沉着地点开它,里面是一段留言——


给队长:


你应该能看到这条备忘录,所以这个其实是我特地写给你的。找到的话加五分,明晚请你吃烤串。

从我们第一次见面到现在,也就这点时间,眨眼居然拿了冠军。

拼命追求的事突然成为现实,反而有点恍惚。

以前大家经常在食堂里说,等拿了冠军要干嘛干嘛,现在拿到了,那该干的就能干起来了吧?

给训练室买三台加湿器、申请食堂加菜、每周三增加下午茶(这个大概不会通过)、情人节搞对对碰联谊活动、光棍节发放抚恤金、每年一次公费旅游……作为副队长,我个人认为部分提议还是有价值的。

今年的团队目标是让轮回越来越好,因此以上提议交由队长批阅审核。

ps 周泽楷,我喜欢你很久了,如果这个也一起批掉的话轮回肯定会越来越好。


你的副队


江波涛躺在床上睁着眼数羊助眠:一头杜明跳了过去,两头杜明跳了过去,两个杜明合成一个吴启,两个吴启合成一个江波涛,两个江波涛合成一个江波波波涛……

眼看波字越来越多越来越长,他昏昏欲睡,忽然放在枕头边上的手机噔噔噔响了。江波涛拿起来一看,是周泽楷发来的微信。


枪汪汪汪:留言收到了,都批准

三点水:都看过了?

枪汪汪汪:嗯,全看了

三点水:每条都批准?

枪汪汪汪:嗯

过了半天,又补来一句:我也喜欢你很久了。


江波涛躺在床上,窗帘拉得严丝合缝。漆黑的房间里手机光打在脸上,青得可以。江波涛想:报纸上老生常谈啊,躺着的时候不要看手机,视力会变差;黑暗中不要看亮屏,视网膜会脱落……但此时此刻他的手机就跟长在了手上一样,怎么都放不下来。

认识彼此,扶持彼此;一起训练,一起夺冠;共同努力,共同抗压。他们走过一段可能不长却绝对不短的路,所有那些头顶头背靠背的日子,都在这赛季结果开花。

而他藏在心底数年的芽也在这一刻抽枝猛长,沉淀出一片怒放的花瓣。

花瓣这东西历来很小,和人心一样,永远只够写彼此名字里那三个字。


再后来,他们在一块了,手机拿错的频率越发高升,就连新来的孙翔也常说你俩的手机到底什么问题。生米熟饭、木已成舟,用什么词形容都没差——这一变化所带来的直接影响就是,杜明以为江波涛手机坏了。

周泽楷最近也很郁闷,他以为杜明早就习惯了“接通就说说完就挂”的沟通方式,谁知最近这阵子,只要是杜明的电话,对方一定会喂喂喂半天直接挂断,连让周泽楷说个“是我”的机会都没有。

要知道周泽楷此人,绝非不会说话,而是懒得说话。他运气不错,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江波涛,虽懒,犹沟通自如。一来二去,也就懒惯了。事到如今要跟杜明抢白,才意识到语速是多么重要。

像今天,杜明又打电话来。周泽楷接起来,对方一阵乱喂,没多久挂断了,而自己还是来不及说。多郁闷啊!但周泽楷坚强地想:轮回窗外飘来五个字儿,那都不是事儿!是事儿也就烦一会儿,一会儿就完事儿!

所以他飒爽地Let it go了,根本没去管拿的是谁的手机。


江波涛今天在外面公干。某电子品牌独具慧眼看中他,请他代言一款新研发的中英双语学习机,要拍海报,还要录视频。江波涛签合同时就在想,代言理由是“看起来就很懂外语”,这种事情说出去谁信啊!不过钱很多,签了再说,家里明年还要买套新的家庭影院呢。

尔后时光如梭,飞快迎来了拍广告的今天。工作组刚把动态的录完,等着一会儿拍静态。摄影师调着灯光,场务安排着进度,后勤在发水,而他没事可做。江波涛想了想,从兜里掏出手机,反过来自拍了一张带背景全员的照片。

孙翔前阵子被开封菜叫去拍广告(就是那个“我不能给你城堡,但我能给你汉堡”)回来逢队友就推荐Instagram的APP,说是在上面找到很多有趣的照片,还有不少荣耀选手在玩。大家起初不信,注册了都没见用,结果某天看到首页刷出张帅得冒泡的刘小别,顿觉孙翔所说字字珠玑,用这个刷时髦值相当靠谱。

江波涛也是刘小别和孙翔之后才涌现的用户之一。滤镜挺多,他觉得挺好。刚才那照片就是用这个APP拍的,拍完随手划拉几下,再同步到微博,一举两得。发完他没看,随手锁了机子,忙平面部分去了。等再想起来看手机,已经是几个小时后,锁屏上几个未接来电,往下一拉,另有一大堆微博评论提示:

黄少天V 评论了你的微博:哟,探班?

方锐V 评论了你的微博:我靠,这个俯角拍得相当奇特啊跟自拍似的

苏沐橙V 评论了你的微博:江波涛蹲下了对不对?@楚云秀

戴妍琦V 评论了你的微博:仔细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方明华V 评论了你的微博:呵呵,光线不错


江波涛一头雾水,探班作何解?难道……他眼明手快解锁一看,不好,微博顶上赫然显示着“周泽楷”三个大字。再看微博第一条,是这样:


同步自Instagram http://t.cn/xxxoooxxx

 

赞(4995)| 转发(2403)| 收藏| 评论(3195)

X月XX日 XX:XX 来自Instagram 


这种临时工自救协会/8点20分发的悲剧终于发生在了轮回身上,江波涛震惊之余,又有种“也不是太奇怪”的感觉。

仔细数数未接来电,方明华一个,杜明五个,外加江波涛一个——哦,是周泽楷打来的,看来不怎么要紧。江波涛优哉游哉打给自己的手机,屏幕跳转出一张自个的大头,还是睡觉时候偷拍的,脖子上一排吻痕。他闷笑着,听见嘟声戛然而止,那头接了起来。

“小周。”江波涛说。

“嗯。”

“我们手机又拿错了,刚刚我拿你手机发了条Insta,还同步到了微博。”

“嗯。一拍就看到了。”

江波涛想,也是啊,一拍就同步到周泽楷icloud上去了。今天他在家休假,肯定抱着电脑看片子,一同步立刻能看见,藏都藏不了。

“大明给我打电话了,一个,小明也打了,五个。”

“没事。”

“行,那就回来再说,”江波涛说,“你想吃什么?我带回来。”

周泽楷电锯惊魂看到一半,想了想,又想了想:“唔……白切鸡。”

“好。”


挂断电话以后,周泽楷把播放器最小化,调出之前从icloud里冒头的那张照片。光线很好,江波涛一身黑西装,照片卡到上半身,附带一张微笑的脸和后头一片忙得根本没空理会的工作人员。

光线挺好的,周泽楷想。这么看真精神,连黑眼圈都没了。

他用电脑登录微博,发现自己页面上第一条变成了这样:


同步自Instagram http://t.cn/xxxoooxxx

 

赞(6281)| 转发(3748)| 收藏| 评论(3997)

X月XX日 XX:XX 来自Instagram 


点开转发提示:


杜明V:帅得不能自拔//吕泊远V:有一个副队//孙翔V:心不再害怕//方明华:广告已拿下//杜明V:天亮就出发//吴启V:跟轮回走吧//方锐V:不要跳过我聊天!//孙翔V:sunxiang1202//方锐V:右边你重点太偏了吧//刘小别V:你们Instagram账号是啥//高英杰V:有新广告?//卢瀚文V:帅啊!//黄少天V:哟,探班?


转发里也是一片歌舞升平。轮回的危机公关部门其实存在很久了,但从来没派上用场过。包括这一次,群众都只对轮回正队给副队探班一事深表感动,根本没有任何问题。偶尔几个头顶青天的妹子,譬如戴妍琦之类,很快也被刷爱心的粉丝转发给淹没了。


周泽楷觉得这很好,荣耀一片祥和,天气晴朗舒适。大明和小明都在唱快乐老家,孙翔代言的开封菜汉堡叫好又叫座,而他的江波涛,正在买白切鸡回来的路上。生活就是这样,打打游戏,拿拿冠军,谈谈恋爱,过过日子。至于拿错手机什么的,那都不是事儿。

带着这样惬意宽慰的心境,周泽楷点开转发,把最右一排占字数的删掉,打上了一个斩钉截铁的“嗯”。


食堂里,杜明喝完了最后一口枸杞菊花茶,语重心长:大明啊,我觉得越想越不对啊。

方明华淡定地笑笑:别想了,以现在的状况,想也白想。再喝点吗?

杜明说:不了,我真的讨厌枸杞啊。

方明华说:小明啊,有件事还是要告诉你,其实孙翔知道他俩经常拿错手机,你真的是最后一个。




——————完——————




完整歌词:

跟轮回走吧 天亮就出发

广告已拿下 心不再害怕

有一个副队 帅得不能自拔

(嗯)

他近在咫尺 却远在天涯

你高兴时候洋洋得意的话

他会让你付出代价

也许再接下一个电光波动阵

明天就可以回家

你血槽的余量都只为等待它

让我们来拭目以待吧

等荒火和碎霜子弹都蓄势待发

胜利就可以拿下~



后记:

与傻白甜已经暌违♪ 不配用笔写下这罗曼蒂克的词汇♪

与文艺也久难相会♪ 只好在后记里  玩一次装逼未遂♪


评论(89)
热度(2431)

© 倾斜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