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点随笔。
热爱轮回队长x副队。
喜欢、常写的cp请见作品整理。
LOFTER所有内容谢绝一切转载,谢谢各位。
也请不要按转载功能键。

[周江]《不眠海》

ABO,《一朝之患》的后续,周视角的江

前文点我





从小到大周泽楷有个雷打不动的习惯:头沾枕头就睡,不到点绝对不起来。除了睡得早,睡相也出奇的好,晚上身都不翻,怎么下去怎么起来,不动如山。小学五年级,表妹来他家玩,看到周泽楷十点整上床睡觉,惊得合不拢嘴,回家跟大姨说:表哥十点就睡觉了,是不是没朋友啊?

过几年周泽楷上了初中,学校统一检查,他分化出的第二性别是Alpha,大姨听说后给周家老爹挂了个电话:“小周现在还早起早睡吗?自古早起早睡的人都是干大事的料,你们好好培养他。”

岁月如梭,转眼周泽楷从一米六八长到一米八一。弄堂口开小店的阿姨以前常请他吃大白兔奶糖,现在看见他也要亢奋一下,逢人就说:哎哟!隔壁小周真是长大了呀!

那天是周日,周泽楷听见阿姨叫他,过去买了一包麦丽素。

他从训练营毕业了,明天起要正式去俱乐部上班,背着双肩包,穿套头厚外套、牛仔裤和限量版匡威,包里放着刚领到的轮回制服。

但阿姨还是那个阿姨,多了几条皱纹,却还像小时候一样请他吃糖。周泽楷不好意思地拿了,剥开糖纸放进嘴里。

左邻右舍都对他很好,不论小区里有多少个别人家的小谁,周泽楷永远是周泽楷,在大人们心里,他永远是叉叉区圈圈弄最乖的小孩。

乖孩子光环戴得太久,面对大人总有些包袱。就像他怕阿姨伤心,没告诉她自己工作后一周只回一次家一样,他也怕妈妈担心,没把最近的事告诉家里。晚上睡在宿舍床上,抱着粉丝送的巨型企鹅,心里那叫一个翻江倒海——“我把新到岗的同事睡了”,变天了,叉叉区圈圈弄最乖的小孩怎么能干这种事!

 

周泽楷不小心睡了江波涛这件事并没在队内传开。世界可以是Alpha和Omega的,最终还是Beta的,方明华智多星转世,硬是把这条作风不正的消息压了下去,Beta同事们看他俩眼神也就比较纯洁。

可惜有过的事不能化有为无。江波涛请假休息,两天没出现。周泽楷反思了48个小时,虽说你情我愿,配合得也很好,还是倍感抱歉,一直考虑着看见江波涛第一句要说什么。

隔天洗漱完到休息室,恰好遇见江波涛端着咖啡进来,身上已经换了轮回制服,连外套一起穿上,领口衣扣规矩地扣到最高。

他们在走廊上遇到,周泽楷没来得及开口就被江波涛抢白:“早啊队长!”

江波涛提着一个大袋子,里面有八杯咖啡和几大袋咖啡豆。周泽楷想接,他却绕过去,直接搬到休息室放下,笑着说:“咖啡豆用完了。”

周泽楷一愣。

江波涛把补货的咖啡豆和发票翻出来,经过他身边抬头看了一眼。

那一眼没什么内容,更像是下意识为之,周泽楷却没来由地想起那天他们在顶楼房间里乱七八糟。

江波涛眼角红潮早已褪了,可有一块斑点留在周泽楷心里,鲜艳地发红。

他俩起的都算早,过了二十分钟,其他人才陆陆续续到休息室。这天赶上食堂设备调试,方明华从门口点心店买了新鲜早点,一堆人围坐在一起分吃十二两生煎和各色甜咸浆。

江波涛看着精神不错,吃的却不多,对着一个虾仁馅的生煎戳了又戳,好奇地数里面有几块虾肉。周泽楷一眼就知道他吃不下了,没敢声张,悄悄靠过去,问了一句:“嗯?”

江波涛用筷子点着煎包:“才三块虾!还是马路对面那家料足。”

“你去过?”

“去过。我把周围都调研过了,改天咱们吃别的。”

他来S市几天,功课倒是做了不少,神情也很自在,完全没有初来乍到的不适应。周泽楷眼看他把最后一个包子塞进嘴里,忍不住劝道:“别勉强。”

江波涛大概没想到他会这么说,嘴里塞得鼓鼓的,使劲咽下去才有空对他笑:“好。”

之前周泽楷就听方明华提过,要转来一个擅长沟通的新同事。虽说是口头功夫,也不是随处可以见识,周泽楷训练起来心无旁骛,慢慢才意识到江波涛的沟通能力到底有多强。他去年就在轮回了,江波涛却比他适应得更快,上班第一天就和队友有说有笑,模拟团战时还来和周泽楷搭话。他俩充其量就比别人多个睡过一次的交情,居然能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有灵犀,一整天下来眼神交流都非常顺畅。

团队风格处在关键的磨合期,周泽楷不仅要当攻坚手,遇到情况还要花不少精力来解释作战意图,搞个小演说比打副本更累。而这天,直到下班他都没有这种疲倦感,关完电脑瞥到一眼,江波涛正和方明华打哈哈。

察觉到视线,江波涛瞬间望过来,周泽楷立刻转开脸,一直走到洗手间才停下来。

有股焦躁快速地抽芽生长,吞噬他的冷静。想追根究底,却不知道原因。

 

周三晚上队里原本给江波涛定了接风宴,奈何外头下着暴雨,只好往后推迟。

周泽楷吃过外卖去茶水间找热巧克力,推门进去差点撞到人,一看,是江波涛,捧着小半杯咖啡。

“队长你来得刚好,方哥让我找你聊一下团战的配合方案。”

周泽楷点点头,视线落在杯子上,好奇道:“咖啡?”

“困死了,只好喝这个,”江波涛无奈地笑笑,“这几天睡眠特别差。”

周泽楷立刻想到那天的事,眼神在天上地下转过一圈,不自在地落到江波涛肩上。

“不舒服……?”

“没,就是睡不好,我也不清楚。”

江波涛被他看得也不自在了,仰头喝干杯子里的饮料,转身去找速溶包。

巧克力放在顶上柜子里,周泽楷伸手去拿,身体前倾碰到江波涛的后背,心底莫名发痒,急忙退到一旁。偷偷用余光瞥他,看见江波涛脖子后头红了一块。

起先他以为是江波涛害羞了,又觉得不像,凑过去一看,是块红肿。偷偷拿手指碰触,谁知江波涛猛地跳起来捂住脖子。

周泽楷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右手僵在半空。

江波涛被吓了一跳,他平时永远是那副自在的表情,这会儿裂出一丝破绽,整个身体都绷紧了,“队长,这是腺体。”

“发红了。”周泽楷说。

“过几天就好了,没事的。”江波涛端起新泡的满满一马克杯咖啡,火烧屁股一样冲出去,留下周泽楷一个人站在茶水间发了半天呆,才想起自己是来泡饮料的。

十点整,江波涛准时登门,又恢复成那种自在的状态,把先前尴尬一扫而空,还给周泽楷带了夜宵的串烧。两人坐在周泽楷屋里边复盘边做笔记,就阵容问题重点研究。多数时候是江波涛说,周泽楷听,点头或摇头,就这样看了半个多小时,周泽楷消灭掉最后一串羊肉,把垃圾丢出去,回来却看见江波涛不停揉眼睛。

“你很困?”周泽楷不解地问。

“还有个录像,我把U盘落在休息室了……”江波涛刚才还好好的,现在却像要原地睡着一样,眼睛都睁不开了,“困傻了……”

他起身往外走,被周泽楷推回去:“我去。”

十点钟,大家各自回房,休息室里灯也关着。周泽楷从沙发缝里找到那个U盘攥在手里,推门回房,意外发现江波涛趴在桌上睡着了。

几分钟功夫,他已经睡得很熟,被人轻轻拍打肩膀也没醒。周泽楷舍不得叫醒他,把他抱起来放到自己床上,自己坐在一旁打量他。

假如把十个Omega排在一起,江波涛绝不会是最具有性别特征的那个。他没有那么夸张的柔软外形,体态匀称健康,长相讨喜,谈吐也得体恰当,更像个Beta。可一旦睡着,那种稳重消退不少,露出内里柔软的一面,胸口微微起伏,嘴唇也张着,周泽楷看久了甚至觉得他在索吻。

江波涛窝在自家队长被窝里睡得很香,有时还哼哼两声,脸颊小幅度地磨蹭枕头,把一头棕色短发蹭得乱七八糟。周泽楷想把他头发捋顺,反倒被他一把抓住胳膊压在身下,只好叫他:“江波涛,江波涛。”

喊了几遍都没用,倒是品出点门道,试探着喊了一声“江”。

梦里的Omega当然不会有反应,周泽楷暗自高兴,轻轻捏江波涛睡得发红的脸颊,用手指点他鼻尖。

江波涛不堪其扰,嘟哝着翻身,两根眉毛挤在一起,很不满,却没有醒。那只右手自然解放出来,周泽楷趁机把电脑和灯都关掉,从床脚上去,蹑手蹑脚钻进被子。

黑暗让一切名正言顺,周泽楷挨着江波涛睡下,身旁躯体散发着很淡的香草籽气味,他闻了一会儿,胸口那股躁动逐渐平息。

江波涛睡相随性,不知梦见什么,嘟哝着靠过来,倚着身边的Alpha。周泽楷伸手环住他,有了一个新奇发现:无论再怎么像Beta,江波涛抱起来还是Omega特有的舒服。

 

隔天早上,周泽楷没告诉江波涛他在自己被窝里赖了多久,起床洗漱完径直去了休息室。江波涛后到,出现得毫无悬念,浑身上下没有一点睡在别人屋里的痕迹,可他演技还是不够完美,对上周泽楷显得底气不足,抿一下嘴唇移开视线,算作是心知肚明的符号。

这场冬雨持续了数日,周泽楷休息时经常靠在落地窗边,看那些水滴流星一样划过玻璃。室内暖气开得很大,窗上一层白雾,周泽楷用手指抹着抹着起了玩心,随手画一个小熊脑袋。倒杯水回来,小熊还在,被人加了个歪歪扭扭的身体。不远处江波涛也端着一个茶杯,正朝走廊另一头走去。

周泽楷伸手慢慢地沿线条描出那个小熊身体,觉得自己像是站在一根倾斜的横杆上。

江波涛和他先后往下滑落,速度相等,他没法追上他。

周五下午例行开会,江波涛整理了本周要点,概括地汇报一遍。也许是暖气房太干燥,他嘴唇有点起皮,发言完抹了好几遍润唇膏。

周泽楷在旁边看着,忽地想起那天在顶楼,江波涛被进入时也一个劲地咬嘴唇。好几次周泽楷用手去捂他的嘴,被他含着手指,只好改用嘴去堵。Omega的嘴唇磕破了,吻里带点血腥气,混着信息素的味道,令人燥热。

想着想着差点走远,幸好回神快。周泽楷收拾好那点小九九,却发现江波涛也在瞥他。

会上没有需要周泽楷发言的地方,也没有什么需要交流的,江波涛看他那一眼仍旧没什么内容,比起之前倒多了些慌张,简直像是控制不了眼球。

轮回老板做IT相关起家,对信息交互看得很重,江波涛转会是老板亲自拍的板,看得很重,一周下来听说配合良好,心情自然大好。会后经理通知大家老板请客看电影,看完去附近的馆子搓一顿,几句话把江波涛拦个正着,半只脚踏出去又缩回来。

周泽楷猜他本来想溜回去补眠,这么一搞计划算是泡汤了。

新上映的引进枪战片评分很高,大家多少有些兴趣,进电影院前先侃了半天。周泽楷和江波涛走在最后,进去找到位置,是最右数过来第二第三个座,有点尴尬。江波涛左右看看,问周泽楷要不要往前换,周泽楷无所谓,他也不是很介意的样子,按编号坐下了。

周泽楷倒是真不在意,其一是他被表妹惨无人道地剧透过女主会死,其二是他有一种预感,江波涛不能好好把电影看完。

果然,灯光熄灭后没多久,一颗脑袋靠过来,抵在周泽楷肩头。

江波涛似乎真的睡眠很差,靠着人就睡。周泽楷扶起他把两人中间的扶手挪开,江波涛便径直窝到他怀里。银幕上机关枪突突半天,他充耳不闻,倚在周泽楷身上睡得天荒地老。电影院座位有些窄,扶手翻开后稍好些,周泽楷怕江波涛睡得不舒服,揽着他往自己怀里带,又怕被队友看见,回头偷瞄一眼,恰好迎上一副被荧屏光照得铮亮的眼镜。

方明华就坐在他俩正后方,对周泽楷做口型:“好速度。”

周泽楷酝酿半天还是选择不解释,麻木地望向屏幕。江波涛的头发丝蹭着他下巴,细细的痒。

那场电影有周泽楷很喜欢的美国打星,直到散场他都不知道人家演了谁。两个多小时,他光顾着听怀里的呼吸声,一个画面也没记住。

散场灯光亮起前,周泽楷凑到江波涛耳边吹气,抚着他的后颈喊他起来。江波涛迷糊地坐起来,被周泽楷摇醒,飞速会过意,递给他一个惭愧的眼神。

等大部队转移到饭馆,江波涛趁着上楼跟周泽楷道谢,双手合十,一脸愧疚地说:“队长谢了,我最近就一天起来不困,其余时候睡眠都特别差……下次一定注意。”

周泽楷眼神又落在他肩上,低声说了句“不用”。

不用注意也没关系,他完全不介意。看江波涛踌躇着不往上走,又问:“哪天不困?”

其实他隐约有感觉,周四江波涛精神不错,仔细想想,前一夜恰好是在自己床上睡的。

大概是明知故问做得太明显,江波涛闭上嘴,意味深长地望着他。

进包房之前,江波涛在他背后又说了一遍谢谢。

 

虽然没有酒喝,但菜都不错。吃完饭大家还出去遛弯,半路方明华走到周泽楷身边和他并排,笑得不怀好意。他刚想说无事发生,方明华就问:“进展还好?”

周泽楷不知道他想要什么答案,支吾两声。方明华点着自己问他:“我像三八的人吗?”

周泽楷摇摇头,方明华又问:“你跟其他人说过这事没?”

周泽楷又摇头,方明华嗯一声,做了个嘴上拉拉链的动作,拍拍他肩膀,再没说话。

他们沿附近街道走,在夜市买了点零嘴小吃,十一点多才回到宿舍。

最近周泽楷把发尾留长了些,洗完澡擦头发,总有水珠拖在背上,要是不吹干一会儿就会把睡衣后颈沾湿。他懒得吹,蒙着毛巾光着膀子躺在床上玩手游,好容易通到副本末尾,门口忽然响起敲门声。

十二点多,一般不会有人这时候来,周泽楷也没多想。门板吱呀旋开,先是一个杯子戳在眼前,江波涛的脑袋随后探出来,手里还抱着个枕头。

看见周泽楷他也没什么不好意思,反而笑起来:“干脆这么开直播吧。”把周泽楷说得手忙脚乱去找T恤。

江波涛只在茶水间遇到过一次,就记住了周泽楷喜欢什么浓度什么口味的可可,给他带了一杯,自己坐在沙发上喝牛奶,等周泽楷换好睡衣,才慢悠悠开口:“跟你商量个事。”

他把枕头摆到周泽楷床上,抓起那只巨型企鹅抱在怀里,笑嘻嘻地问:“这个借我两天可以吗?”

周泽楷说好,江波涛就把企鹅玩偶抱出去藏到自己被窝里,拐回来往床上一坐,捏着那个枕头。

“现在这张床就有点太大了,”江波涛边说边笑,“嗯……那我能睡这里吗?”

周泽楷点点头,又摇摇头。江波涛瞪大眼睛,他便问:“你睡不好?”

“只有在这里还行,”江波涛垂下眼,说得有些犹豫,“我以前明明不失眠……”

周泽楷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干脆把顶灯关了,只留一盏床头灯照着两人的脸。

“你睡。”

他把自己和江波涛的茶杯拿出去洗,过三遍水,擦干放好,故意拖了会儿时间,打从心底琢磨江波涛究竟怎么想。

人际的事本就不是他擅长,多年来一直小心把控,未曾想过这种平衡在江波涛和他之间完全无法稳定,一不小心就斜了。回想起来,坠落得极其仓促。

周泽楷有时觉得自己像一只装在玻璃瓶子里的船,迟早有一天他会挣脱出来,到辽阔险恶的海面上去。在那之前,无论外面风有多大,他永远停靠在一片静海。

然而这次的风刮在瓶子内部,谁都帮不了他。他的海底起了一片旋涡。

放轻脚步回到房间,江波涛正躺在被子里看手机。他把朝外那半边留出来,自己靠在里面,眼睛被手机的冷光照着,从屏幕移到周泽楷身上,也摇摆着,像一潭静不下来的水。

周泽楷走过去,先关掉床头灯才掀开被子钻进去。黑暗像一块纱蒙着脸,妨碍了他们吸收氧气,于是呼吸声渐渐变响了,针刺一样扎着耳膜。周泽楷闭眼听了一会儿,小心地伸手,找到江波涛放在身侧紧握起来的拳头。

他先摸到凸起的关节,顺着朝里滑过指缝,江波涛抖了一下,放开拳头任凭他把手指探进去。

“睡吧。”

说得太小声了,但愿对方听不见。

没有回答。江波涛一直是反应最快的那个人,今晚却没了声响,断电一样,安静地舒展身体。

不知过了多久,周泽楷感觉掌心的手动了一下,蜷起来也握紧他。

身旁的Omega靠过来探他的鼻息,小声喊他名字,确信他睡着了,才慢慢把身体贴上来。江波涛仿佛有着许多担忧,又无法抗拒近在咫尺的诱惑,靠在周泽楷耳畔重重叹了一声。

周泽楷竭尽全力才让自己放松下来,生怕任何一点动静都会把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放跑。

他像长在海底的树,期盼许久才等来一只会水的松鼠,压弯枝梢想圈住它,又怕它不自在。

幸好江波涛很快睡着了,鼻息落在周泽楷肩头。后半夜周泽楷伸手去抱他,他也百般配合。

那一刹那周泽楷又盼着他醒来,因为他他已经好几次难以入眠,失眠成了没有主人的猫,从江波涛身上钻过来,挠得他心神不宁。周泽楷想起十点钟上床的自己,想船上铮亮辉煌的桅杆和瓶底无波的海,还想到那天他们在床上,江波涛眼角发红、手指痉挛,下唇染着一点血迹。火焰徘徊在封闭的瓶子里,他觉得难受,翻身也不能缓解,只好用力箍着江波涛的腰:“你赔。”

一整夜,周泽楷睡得迷迷糊糊,梦里他又一次走进茶水间遇见江波涛,用牙齿咬Omega后颈上那块发红的皮肉。江波涛被弄得很舒服,背贴着他不住喘息。他把江波涛上衣撩起一截,对方就转过身,摊平身体,摸索着去抓他的手指。

十根手指缠在一起,指缝间的软肉摩挲彼此,江波涛眼角很快红了,弓起身体索吻。水漫上来,没过腰背、肩颈和眼睛。江波涛的发丝漂浮着,擦过周泽楷抚摸他脸颊的手。他们在狭小的空间里接吻,吐出成串气泡,遥远海面上,一艘张开风帆的船随风摇晃。

多亏闹钟周泽楷才及时惊醒。虚幻的水压仍旧存在,叫他呼吸困难,心跳加速。坐起身一看,江波涛也被震醒了,正望着他发呆。

鬼使神差,周泽楷低头吻了他。很浅一下,单纯碰碰嘴唇,江波涛没有回避。亲完周泽楷去洗漱换衣服,出来一看江波涛已经走了,枕头留在床上。

周泽楷盯着那个枕头看了半天,猛地回过神,把它拍拍鼓,放到自己枕头旁边。

 

江波涛估计是跟方明华打过招呼,午休时候方明华进来叫他,说是医生来了,让他去看看。周泽楷担心,也跟着过去,方明华立刻自动回避,把会面室留给他俩和医生。

医生掏出听诊器,随口说:“张嘴。”两人不约而同一震,都听出来,今天这个医生和上回是同一人。上次人家走到门口就被信息素味道熏跑了,脸丢到提篮桥,没想到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周泽楷仰着头,生怕脸皮挂不住。

江波涛适应力好得多,虽然也尴尬,仍能装作没事跟医生聊天,查了基本几个项目,侧过头撩起头发,露出后颈发红的皮肉。

医生检查腺体要用手捏,指甲掐两下,江波涛立刻呜呜叫起来。周泽楷站在门边,感到一阵莫名的不爽,又没他说话的份儿,只好假装自己是颗盆栽。

那一块很敏感,轻碰就有反应,江波涛开玩笑地跟那医生求饶:“医生,你下手轻点,我快窒息了。”

医生笑他胡说八道,把他转过去,在他后背上拍一下:“放松。”

腺体上下都被指腹按着,江波涛咬着嘴唇不敢出声,眼角瞥见周泽楷也来了,表情顷刻间明亮不少,冲他偷笑。

周泽楷强忍着把那个医生请出门的冲动,“疼吗?”

“没事,一会儿就……”

“你说没事有什么用,要我说才算数!”医生对这种自说自话的患者很不满,飞快打断他,“你上次假性发情之后没调整好啊,身体反应迟钝,信息素分泌也有下降,你是不是怎么睡都觉得不舒服,心里不踏实?”

江波涛被唬得一愣一愣,老实承认了。医生恨铁不成钢地看看他,又瞥周泽楷一眼,直摇头,边写注意事项边数落:“假性发情不是小事,有情况要说啊,不要觉得年轻身体好,什么都能应付。假性发情毕竟是假性的,没有相应的后续生理现象,身体觉得不踏实,就会反映在心理上。你们分房睡?”

江波涛噎了一下,点头又摇头。周泽楷像被吊灯砸了一下,回过神立刻补救:“没有。”

“那睡一起怎么会不踏实?你们……”

“我,我前两天请假睡自己那边了,”江波涛抢过话头,“没事,我今晚就搬回去。”

医生瞪他一眼,嘟哝“这还差不多”,唰唰写好纸条,递给他和周泽楷人手一份。江波涛快速整理好情绪,看医生起身要走,连忙送他出去。周泽楷站在原地看了半天纸条,回味刚才那几个鄙视的眼神,千言万语梗在胸口。过会儿江波涛回来,周泽楷一把拉住他,小声问:“还说什么?”

“没说什么了。”

周泽楷敏锐地戳穿他:“胡说。”

“……叫我跟你多睡两天,不要想有的没的,睡眠质量自然会上去。”江波涛背着手靠在走廊墙上,“企鹅暂时回不来了。”

他带周泽楷去看,他屋里被子鼓起一大块,好像睡着个胖子。周泽楷一扯被子,企鹅的脸立刻冒出来,瞪着一双委屈的豆豆眼。

“你就在这。”周泽楷没良心地说。江波涛听得大笑,拿过被子给它盖好。

两人往回走,谁也没先开口。经过茶水间旁的公告板,江波涛停下脚步,用水笔在月历某个格子上点一下,说:“月底睡我那边吧。”

见Alpha好奇地挑眉,他凑过来跟周泽楷咬耳朵:“发情期。”说完有点不好意思,抿嘴笑了半天。

周泽楷静静看着江波涛。

他又回到那片海,赤着脚站在沙滩边。海水漫过脚背,叫醒他的心,指引他聆听遥远的海风。汹涌浪涛当头打落,浇得他蓦然清醒,世界悄然远去,只留下绚烂鲜艳的一小块。

周泽楷眨着眼,脸有些红,牵住江波涛的手用力捏两下,认真答了句“好”。

 

 

 


评论(64)
热度(2551)

© 倾斜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