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点随笔。
热爱轮回队长x副队。
喜欢、常写的cp请见作品整理。
LOFTER所有内容谢绝一切转载,谢谢各位。
也请不要按转载功能键。

《古庄绝剑》 引+章一

伪武侠,喻黄。出场人物:叶修、魏琛、喻文州、黄少天。




不求连城壁,但求杀人剑。




引子


深秋,扬州街头比肩接踵。这一阵,来游玩的人较之先前更多了。人影窜行中,谁也分不清谁是谁。距离运河数里,有一座破庙。平日里无人问津,此刻,多了一名不速之客。

男人坐在地上,手中是数把零散的小剑。一把合拢的长伞放在地板上,成色平凡,顶端削尖。貌不惊人,细细看来,竟教人说不出材质。

男人什么也没做,闲得发慌,将那些小剑拼起又拆开。这般没完没了,像是再没有其他乐趣一样。可观其手法之娴熟,动作之流畅,哪怕让扬州城最好的工匠来比,也不及他十分之一。

他是江湖上最好的剑师。江湖人只知他叫君莫笑,而不知他的本名,叫做叶修。


叶修在这里已经待了整整五天。

他在等。

等一个人。

和一个不为外人道的秘密。




幕一 · 酌


叶修手里握着只薄瓷胎的酒盏,摇晃两下。清冽酒液映出他懒散眼神,如天上半轮弯月,倒在池水里。

他在喝酒,只是这酒搭子,却说不上是喜是悲。

坐在对面的,是个穿夜行衣的男人,单看面相已过而立之年。然而他一双时眯时瞪的眼中精光流转,一看便习武、懂武、擅武。

这个男人正是消失多年的魏琛。他从前生性张扬,是武林里赫赫有名的人物。即便退隐,只要是知道百剑阁的人,也必定知道这剑阁是由蓝雨剑庄所创,首代庄主,正是人送外号迎风布阵的魏琛。

叶修道:老魏,你也知道,这些事若是查不清,保不齐有别人来追。你遇到我,说了便一了百了;碰着其他人,绝不可能圆满解决。

魏琛一个刀尖上摸爬滚打的老江湖,哪里会怕这种要挟。手中半盏竹叶青一饮而尽,酒杯“啪”地拍在案上。

扬州水慢,江上荡了无数舟船。两人此刻坐在酒家顶楼,放眼望去,净是高悬的大红灯笼,与轻歌曼舞的帘帐。这酒楼虽热闹,顶楼倒没什么人。旧屋顶一角破了,穿堂风呼呼作响,魏琛一双眼雷电般扫过四下,确信隔墙无耳,才又开口。

魏琛道:君莫笑,你找老夫,就为了打听那座老山庄?

叶修道:无我不知的传说。有疑问,自然要提。

魏琛嗤笑道:无你不知?那你可曾听过连城璧,和杀人剑?

叶修也笑,给自己斟满:自然听过。

魏琛看他片刻,摇摇头,怜道:瞧你这表情,必定是不知道。你——你可晓得,那连城璧和杀人剑,不是东西,而是两个人?

古曰:不求连城璧,但求杀人权。而当今江湖,则有这样一句脍炙人口的话:欲求连城璧,先过杀人剑。

连城璧与杀人剑究竟是什么?

兵器?

剑谱?

稀奇珍宝?

奇门遁甲?

没人能说出个所以然。

这两个极富盛名的传奇,自魏琛口里说出,偏像极了自家后院里两棵桃树。

叶修看着他,心中一时淌过许多念头。然他深藏不露多年,面上波澜不惊,只痞子也似掏掏耳朵:他们说你懂行,果然不假。

魏琛哼一声,似听了什么天大笑话: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这两个人的事,老夫若称不知,江湖上便没人知道了。

叶修道:说与我听听。

魏琛道:凭什么?

叶修道:恶语伤人六月寒,老魏,你我知根知底多年,当然是有一说一的朋友。

魏琛冷笑一声:好个有一说一的朋友!你从前铸剑,哪次记得通知老夫?

叶修道:哎。

还有你截得的那么多宝贝,哪回通知老夫去拿了?

宝贝是我截来的,与你何干?

有一说一的朋友!

叶修摆手道:罢咯。十来年前得的那批东西,不是让你拣了两把剑?

魏琛一拍桌几:还好意思说!


二人半开玩笑,一来二往,也将重逢的情绪散得差不多。话匣子一开,再也收不住。

偌大江湖,酷爱名刀宝剑者不在少数。叶修一个剑师,擅铸剑、也擅品剑,自然被奉为上人。

只是名器这物事,太易招来有心人。所幸他为人城府颇深,天性聪颖,用的又是假名。君莫笑这一名头只在江湖上闪烁几年,便没了音讯。宛如一纸谣言,从此世人只知有奇剑师君莫笑,再不知他姓甚名谁。如此想来,也算得上传奇一桩。

叶修若是刀背,魏琛便是刀锋。他出道多年,名满天下,靠的亦是一门读剑品剑铸剑的手艺。数年后,他正值巅峰,锋芒毕露,一手建立蓝雨剑庄,又起了百剑阁,收了徒弟,堪称一代剑宗。

可随后数年,渐渐开始谣传蓝雨庄里再产不出好刀好剑,而魏琛本人,也不过是个班门弄斧的妖人。再者,有说他精通邪术,以人血铸剑的。如此种种,落在仇家耳朵里,自成了讨伐的借口,跟着便是经年的轮战不休。

说来奇怪,魏琛一个有问必答的人,独独对剑的指控不声不响。那些年喊声太响,活活将他打成一代魔头,如过街老鼠人人诛之。而魏琛到底是条硬汉,一人做事一人扛,将那些追兵一股脑引了,跑至人烟稀少的地方,不知使上什么法子,从此再无音讯。追兵只觉眼前一暗,再回头来,江湖上已经没了这号人。只可惜魏琛走后百剑阁无人打点,逐渐没了生意,再后来,便销声匿迹。

叶修与魏琛相识早,知他脾性。魏琛前些年东躲西藏,与老友君莫笑的联系倒是没断,奈何一直未见。

叶修行走江湖多年,全靠头脑清明、眼力拔群。如此怪事,怎可能逃过他耳目?时隔多年,终于将这蹊跷亲口问出。


叶修道:你所有的麻烦,都是从百剑阁说要铸一座灵剑台开始的。

魏琛道:你倒是聪明。

叶修道:灵剑台有什么用?

魏琛道:自然是为了灵剑。

叶修道:你说的灵剑,是我想的那个?

魏琛道:我们铸剑的人,哪里会不知道灵剑。


叶修忽然笑了:看不出啊老魏,那等没谱的东西,你也会信?

魏琛也笑:连你都不信,可见老夫这些年归隐大市,还是值得的。

叶修道:真有灵剑?

魏琛道:有没有灵剑,老夫说不好。但这灵剑台,确实铸成了。

叶修道:你藏了那么多年的秘密,是什么?

魏琛叹口气,道:事已至此,老夫也不瞒你。自从灵剑台铸成,百剑阁里,就再也打不出任何一把有灵性的剑了。


叶修道:如此说来,真真有趣。

魏琛道:莫说老夫,你也有事,是不是?你问这些,是要做什么?

叶修道:我在查一件事。

魏琛道:什么事?

叶修道:一件奇事。

魏琛急道:还敢卖关子!

叶修这才不紧不慢,徐徐道:你可晓得,这些日子武林出了许多奇事。如有侠客身死,配剑来不及赠与他人的,均已失去下落。茫茫天涯,如大海捞针,再也找不回任何一把。

魏琛奇道:有这等怪事?

叶修又道:着实奇怪。我起先也只是好奇,是不是被盗贼偷去了。可前阵子我在酒楼吃饭,听见邻桌有人交头接耳,说是午夜在密林里见有奇异白光一闪而过,如雷如电,古怪非常。

魏琛唾道:人家交头接耳,你也要偷听,真是脾性不改!

叶修耸肩道: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本剑师就是这么敏锐,才免于受人追杀。

魏琛被他戳中痛处,咬牙道:你说,这两件事有什么干系?

叶修道:我在扬州待了五天,住在运河旁的破庙里。庙后有片迷路林,前天夜里,我在那里等到了所谓的“闪电”。

魏琛道:可是鬼怪?

叶修道:不,是一把剑,不知着了什么魔,就这么倏地飞了过去。速度太快,若眼力不够,根本看不清是什么,难怪传成了闪电。

魏琛脸色忽然一惊。

叶修知他震惊,一字一句道:前些日子我在幽州,也守到过这种闪电。所有剑都朝着一个方向飞去,那个方向有妓院、茶楼、火器院、县令府……还有一座旧山庄。

叶修问魏琛:你那两个徒弟,如今在什么地方?

魏琛道:自然是在蓝雨剑庄。

叶修道:你那剑庄又不是门派,从来没有几个人,我还不知道?除却你,就是一票兄弟。走的走散的散,早已不剩几个。旧址都搬了,从前在交州,如今在扬州。而这山庄,也是这些年起的。房子老旧,里头不知住了谁,从来深入浅出,不见眉眼。

魏琛不说话,闷头灌酒。

叶修又问他:你手边那把剑,可是当年挑走的两把之一?

魏琛看他一眼,将剑放在桌上。叶修反手抽出,只听龙吟乍起,亦是好剑一把。只可惜,绝不是当年那两把。

魏琛道:这剑是我自己打的,名唤冥爪。可淬毒,可封喉。

叶修道:那两把剑,你没带着?


不说则已,一说,倒似挑起什么心事。魏琛捏着酒盏,连灌数杯,将半壶竹叶青牛饮一空,才抹嘴道:你答应我,这事对外捅不得。

叶修顺水推舟:那当然。

魏琛道:老夫当年在庄里,只留了两把剑和两个徒弟。徒弟带不走,托人照看;剑用不得,自然留给嫡传。不过,你现在要想拿回来,难得很。

叶修问:为什么?

魏琛狐疑地看他一眼:你给的东西,不会真要回去吧?莫说我诓你。你若真想要那两把剑,就上那古庄,试试他们。

叶修也不卖关子,将酒壶往魏琛面前推了推,口气颇悠闲:老魏,你那两个徒弟,叫什么名字?

魏琛没有接话,只看着他,经年的眼里燃着一把无声火。

半晌,才道:

我猜,你要找的人,一个是连城璧·喻文州,还有一个,是杀人剑·黄少天。



——————————



起初看到一句诗,为诗脑补了一个段子。结果想着想着,就给扩写出了一个故事……五章完结,这是1,争取今晚更2。

另,我心中适合老叶的是这句:

万战自称不提刃,生来双眼篾群雄

评论(31)
热度(463)

© 倾斜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