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点随笔。
热爱轮回队长x副队。
喜欢、常写的cp请见作品整理。
LOFTER所有内容谢绝一切转载,谢谢各位。
也请不要按转载功能键。

[叶蓝]《春归客》5

道士叶修x狐妖蓝河

前文:1-3 4



5

 

叶修跟蓝河找的宅子有些年头了,虽很陈旧,家什一件不少。窗明几净,床铺宽敞,躺一名高头大马的成年男子还有余。

如此大床今晚却只睡了一头小狐狸。小卢蜷在塌上,睡得喷香,砸吧嘴念叨他哥的名字。有时不知梦见什么,瑟缩着喊:少天哥,亲哥,不要揪我尾巴毛……不敢了不敢了……

变回人形的蓝河摸它脑袋,给它掖好被角,带上门悄悄出去。

入夜多时,镇里鸦默雀静。叶修靠在树边削一支竹笛,小刀舞得利落,很是自得其乐。

蓝河过去收拾石桌上的茶杯,听见叶修喊他:“老蓝。”

随手一抛,竹笛稳稳落到蓝河手心。

“给我?”蓝河狐疑。

“你验验有没毛刺?”叶修笑道。

知他玩笑,蓝河摇摇头,把竹笛放到嘴边试了两下,一点声儿都没有。

叶修拿回去自己吹了两声,一下比一下清亮,也不知怎么搞的。

蓝河照顾他这些年,什么没见过,但一根笛嘴轮流吹,还是有点害臊,把头扭开了。

“白天跟喻大人聊什么了?”蓝河问。

笛声停了。

叶修看看天上月亮,冷冷清清,蓝河低头收拾东西,一头长发也泛着冷色的光。

只有在这种夜晚,他看起来才有点像妖怪。

叶修道:“聊你渡劫的事。这是什么?”

一小点黑色掷来,蓝河抓住一看,是那片焦黑的圆片。一直担心落在哪儿,没想到是被叶修捡了。

只好笑笑,随手收进袖里,不多解释:“宝贝呗。”

“老蓝看着不问世事,倒是结交了许多高人。”

叶修话说得漫不经心,眼中却有寒光蛰伏,上下打量蓝河。

平日都是抬头挺胸说话,今天倒没了底气,话说过三句,眼神没对上半次,定是有问题。

同出同进二十余年,蓝河鲜少说起自己,总是叶修长叶修短,日子过得又浑又自在。随性惯了,叶修突然说正经事,饶是蓝河也跟不上。

“天上神仙地上妖怪,哪个真离了人间烟火。天要下雨,认识几个又有何奇怪?”蓝河把东西端到水盆边,轻叹一声,“早些睡吧。”

起身要走,周遭地面忽的金光骤起,只听叶修轻喝“起!”,数十道符咒一字排开,照准门面打来。蓝河哪敢怠慢,旋身一扬手,袖里白烟霎时飞涌,小院一下迁去了渺渺云海。

刹那一静,浓雾蓦地撕开,一节利器破空飞来,堪堪擦过蓝河鬓发。躲得了一躲不得二,蓝河无心恋战,无奈喊道:“小卢都睡了!还闹!”

半天没人回应,竹节剑插在墙上,不出多时变回竹笛,啪嚓落地。

蓝河一手带大的叶修,最知他天赋傲人,十五六岁那会儿自己已不是敌手。但叶修轻易不动手,今夜不知是哪让他有了斗意。

这道白烟名曰“十二琼楼”,是蓝河防身的法器,只防身遁形,伤不了人。每次与叶修过招免不了要祭出这宝贝,一来二去换汤不换药,腻味得紧。

蓝河在石桌边坐着,想起黄少天白天所说,从前见叶修还是光屁股小孩,眨眼已二十五年,甚是唏嘘。

等来等去始终不见人影,微微慌了,右手一挥收了十二琼楼,轻声唤道:“叶修?”

不知哪冒出来的声音,就贴在背后,幽幽一声“哎”把蓝河狠狠吓了一跳,天旋地转顷刻间遭人按倒桌上,一睁眼,喉头已是一把竹剑。

叶修俯视着他,淡淡道:“我看你伤好得挺快啊,宝贝呢?”

“收了,打不过你。”蓝河干脆舒展身体躺在桌上,“认输。”

“又放水,”叶修笑道,“老蓝,你是真不会撒谎。”

蓝河只道:“得了,十年前我就打不过你。”说着,仰起脖子去够那剑尖,“养你这么大,就请我吃这个?你良心真好。”

叶修往日里最爱接茬,今天居然不领情,俯身下来凑近他的脸,片刻才道:“雷伤却不及脏腑,那圆片有点意思。谁帮你渡的劫?”

“没谁,硬扛。”

“行,年纪越大嘴越硬。”叶修撤了剑,一把将他拉起来,“老蓝这颗心,贫道怕是留不住啦。”

蓝河随口道:“少来,还能害你不成?我是你谁啊。”

本不觉有它,说完一回味,越想越觉古怪,竟有些绷不住脸。

余光偷瞄叶修,那人松闲下来,周身平稳,全没了方才凌云的气魄,坐在桌边继续削竹笛,嘴里嘀咕:“可不是么,你是我的谁啊?”

叶修见蓝河莫名其妙红着脸,也觉好笑,摇摇头递出两张符咒。

“前天做的,能把你的妖气彻底封住。去告个别,咱准备动身进京。”

 

大春从前说过,老山的山道宽却陡峭,易守难攻,纵是老妪把关也万夫莫开。蓝河到岔道附近猫着腰看了,深感赞同——老妇人在墓碑旁铺了帕子,坐在上头绣花,四面八方的车马行人都避不开她眼睛。一名高瘦青年立在边上,焦愁地催请:“娘,回去吧。”

“你去吧,我再陪老头子一天。”

青年拗不过她,一步三顾地走了,叹的气融在乍起的雾气里,也成了烟的一部分。

蓝河用十二琼楼很讲究,不碍视野,却让外人进不来,里头人出不去。四周山石一围,成了谈话的天然好地方,他把袖子一拢,拍拍后腰。

叶修给的符贴在尾骨朝上一个巴掌的位置,半点妖气没有,完全成了读书人。摇身一变,老道士一扬拂尘,风姿傲骨。

万事兼备,快步过去,将装满水的水囊递给妇人:“喝点儿吧。”

日头正高,他面色祥和,似是友善的行路人。

妇人怔怔望他,枯老的面上疑云密布,很快会过意来,顾不上饮水,喜出望外地握住他手:“你、你……”话未出口,已经满眶热泪。

蓝河先前不愿见她,一是怕妖形毕露,二是受不得别人盛情,一看场面成了最招架不住那种,忙蹲下与她面对面,连声安抚。

老妇人泪流满面,话说得又快又急,两手紧紧攥着,生怕蓝河跑了。

原是一别经年,鬓发已白,等了一世才见着第二面。她姓宋,大半辈子未出过村子,父母死在饥荒里,是靠蓝河出手相助才活下来。丈夫去得早,三儿子考了功名,回来接她去县里。那日山道上擦肩,正是念着此去永不再回,特意来给亡夫祭扫。

“七十年了,你样子一点没变,”妇人哭道,“仙人可愿告知名号?一定日日香火供奉。”

蓝河苦笑连连,他哪是什么仙人。可人一盼就是一世,着实承受不起。

便说:“良善人,执念无需太多,他日也好放心投胎。”

老妇人不敢多问,连连称是,又掏出一方小匣递过来,颤声道:“你走后,我从做法的地方找来这个,猜是你的东西,一直放着……”

打开一瞧,又是同样的黑色圆片。这一块没有焦痕,比起蓝河手上那块更像甲片,表面光亮可鉴人。

蓝河望着小圆片出了会儿神,谢过老妇,佯装掐指算卦,道:“恒卦,刚柔皆应,贵有其德。你半生坎坷,已到尘埃落定时,可放心落脚。”

看妇人年迈,特意送至山脚,目送她缓步远去,才松下一口气来。

七十年时光如电飞驰,过去破败的村子已有新形,街里人声鼎沸比肩接踵,哪怕是亡灵归来风霜劳顿亦有落魂之处。

蓝河立在山腰看了许久,握紧袖中匣子。

回到家中一看,叶修又在树上看书,一卷泛黄的《北玄子说道》翻得哗啦直响,一手提着丝线,末端绑根毛笔,舞得生风。小卢追在底下左右狂奔许久,累得往地上一倒,成了盛夏的热死狗。

蓝河把一只山鸡关进厨房,随口道:“成了。”

叶修两脚架在枝头,手垂着,慵懒地望向蓝河。

“连续两顿全素,今儿个突然加餐,老蓝可是有事瞒我?”

蓝河镇定地反问他:“怎么会?”

叶修不再追问,抓着骨头使劲一抛,小卢欢脱不已,嗷一声蹿了出去。

 

上京在即,家当收拾完毕,来时轻装,走时也潇洒。

小卢死乞白赖地讨饶,在门口孤苦伶仃坐了半天,对准蓝河小腿蹭个不停,对叶修则呜呜直叫或是喉咙里咕噜噜威吓,可惜都不见效,半宿闹腾完,还是要乖乖回去,在院子里嚎了许久。狐妖一族住得稍远,蓝河想送他,被小卢言辞拒绝,自称男子汉单枪匹马,让人护送会坏了面子。走出不到一里,一步三回头,猛地奔回来钻在二人身边拼命打转,用脑袋轻轻蹭他俩手心,如此反复数次才依依不舍地远去。

蓝河站在路这头紧张地看着,被叶修看见,笑道:“真当自己是爹了?做娘的都不担心,就让他去吧。”

蓝河看看他,也不回嘴,嗯了一声,回屋睡了。躺下半天怎么也不觉得累,直至夜色将褪才勉强合上眼皮。

一小会儿浅眠,竟做了梦。

日有所思,梦里也去了白天路过的村庄。正是七十年前他到村里做法那日,将黑色圆片小心地埋进地里。一眨眼功夫金光刺目,龟裂地面伤口愈合般合拢,荒地拔苗,枯枝生芽,干涸泉眼里轰隆直响,倏地喷出一道清水。

他哪有什么神力,不过是借花献佛行人方便。哪怕妇人真为他立牌祈福,他也分不到半点甜头。要说这只狐妖有何不同之处,只能是不爱看人死了。

尔后时光荏苒,又一年初春。老山枝头抽出第一片绿叶时,蓝河家门口多了个人。

没见过几回真神仙,蓝河慌得说话都打结。喻文州白衣白袍坐在半空祥云上,随手一指山腰破祠堂,道出天机:“因缘果报,你与人结了缘哪。”

不等对方反应,又笑道:“实不相瞒,少天与我有一位朋友,想请你代为照顾。不必很久,就到他二十五岁。”

蓝河听从那话在祠堂里找到一个婴孩,不哭不闹,极为反常。抱回家路上踩着树枝,啪擦一声,不知哪里可怕,竟引得婴孩浑身发抖,这才发出第一声哭叫。蓝河急得团团转,抱也不是放也不是,一个劲儿摸他脑袋,用衣服给他捂着,可谓是黔驴技穷。今夜恍惚梦见往事,啼笑皆非,恍惚间还嘀咕着“乖啊”,醒来一看,叶修正靠在床头,嘴角微微扬起。

“梦见什么了?”

“没什么。”蓝河揉揉眼睛爬起来,看一眼窗外,天色灰蒙,东方隐有亮光。

叶修坐在拂晓前残余的夜色里,眸如苍星。蓝河心跳漏了一拍,转开头,轻声道:“走吧,我陪你去。”




待续


评论(47)
热度(858)

© 倾斜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