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点随笔。
热爱轮回队长x副队。
喜欢、常写的cp请见作品整理。
LOFTER所有内容谢绝一切转载,谢谢各位。
也请不要按转载功能键。

[周江]《Crucify Your God》

 @石油怪HUG 老师点的Kingsman paro,写了一小篇

虽然被我写着写着面目全非,基本沦为衣着时髦风骚的驱魔师……还请见谅(。

 



Crucify Your God


 

“确定是今天吗你?显示器半小时没变过了。”

“我确定,老刘,海外任务!”江波涛说,“人都飞过来了,你倒时差了没?”

“废话,”老刘为他展示一块干如木柴的面包,“前边黑心作坊买的,倒完起来面包都风干了,可能倒了五十年。”

“时差都倒了,工作就更不能失败啊,”江波涛摘下老刘的耳麦,一屁股把他挤下去,“换手。”

老刘躺在地上,把面包塞进嘴。

“我觉得上面挺不讲道理,让亚洲人执行跨语种任务,打的又不是中国人。”

“约克教区要是有中国目标,梵蒂冈总局就不会派咱们来了,”江波涛把尖头皮鞋翘到桌上,懒洋洋地舒展身体,“除了咱这里,一般也就情报部门爱搞跨语种任务,知道不。”

“为啥?”

“阻断信息传递。哪家没点见不得人的事。”

显示屏突然闪了一下。

他们监视着一座教堂。画面上只有两个活物:清扫员,和一个祈祷者。仪式结束好一会儿,民众陆续离开,只有那个黑头发的男人还坐在原地。

“你看没看过康斯坦丁,”老刘说,“康斯坦丁把头发留长点也能这样。”

江波涛按键放大画面,“别胡说,你想让他下地狱?”

“不是说路西法长得很帅?”

“粉丝滤镜吧。领导给他起的英文名就叫Lucifer,他自己接受不了,改了。”江波涛说。

“现在叫啥?LeeGoudan?”

“叫JimmyChou,过海关特别慢。”

 

又闪了一下。

并不是信号问题。教堂里有新的光源。

 

周泽楷抬头看看,彩绘玻璃像蒙了灰尘一样,比来时肮脏的多。

清扫员扫完桌椅下的缝隙,回到圣坛前擦拭水壶。她擦一张椅子只要三十秒,却在水壶上花了近二十分钟。阳光照在壶上,反射出刺目的光。

她一定会回头。周泽楷原地坐着,屏息等待。

这是个面部被严重烧伤过的女人,用布帕蒙着脸,衣着宽松,头发盘在帽子里,使得寻常人难以注意到她。与其他人截然不同,她神情里没有丝毫犹豫,是周泽楷最不愿在工作中遇见的人。

“我宴请你来喝酒,要穿光明洁白的细麻衣,而你怎么打扮的?先生。”

周泽楷一怔,张了张嘴,片刻才道:“……不可荒宴醉酒。”

女人格格地笑,转过身来,紧紧拥着那只廉价铜水壶。

“你这样美好的人,也和他们一样觉得这杯里满是淫/秽?”

周泽楷沉默着起身,抖直裤腿。

“还有一分钟。”他说。

他戴着眼镜,能看见那个女人脸上最细微的变化。她五官几乎融化,粘稠地团在一起,露出两颗黑洞似的鼻孔和变形程度勉强不那么严重的眼睛,手指也烧去了数根,声音因火场里的烟雾而沙哑。这样的人还活着已经是个奇迹,她却像久经沙场的荡/妇,眼神妩媚地摆动身体,在水壶颈上模拟手/淫。

来的路上周泽楷坐了黑车,小电视机全程播放AV,他只有一张毯子,有点害臊,起初盖在档上,很快想到办法,盖到了电视机上。可奇异地,此刻连他也觉得面前这副光景有种诡异的吸引力。比起丑恶,更多的是崇高。

“我们要欢喜快乐,将荣耀归给他。因为羔羊婚娶的时候到了,新妇也自己预备好了。”女人喃喃地说,“我即新妇,你觉得怎么样?”

周泽楷没有回答,两手抄在风衣口袋里。反倒是监控那头的江波涛迎着老刘愕然的眼神踢了一脚桌子,一手还捂着麦克风:“这怎么行!”

“她教我这样做,曾经她也真心如此,而结果是烧淫/妇的烟往上冒,直到永永远远……没有一个人理解我的美德,好比是没人能成为她君王中的备选。”

“她是谁?”周泽楷警惕地问。

女人没回答,端着水壶向他走来,一步步踏在教堂的地毯上,本不该有声音,周遭却响起了奇怪的掌声和话语声。

窸窸窣窣,如同炸开了黑暗中的鼠窝。

“你问我她的名,我不可明说,以我污秽的嘴无法讲述她之威名,可你应知道!你们的人怎样羞辱她,称她作世上的淫/妇和一切可憎之物的母!”她大叫起来,神经质地哆嗦,把那个壶倒过来,“然后我就这样回报你们!”使尽全力一甩,壶里的物件飞出一道血红色的弧,竟是数以百计的舌头和声带。

周泽楷眉毛一皱,倒退两步精准地避开那摊秽物,可就在他皮鞋踏上地毯外区域的瞬间,一只黑手倏然蹿高,俯冲直下。

“东25单位,不要踩到木地板,”江波涛的声音出现在他耳旁,“那些舌头还在动。”

周泽楷踩在木椅上,眼看黑手盘旋而来,猛地飞起一脚,皮鞋尖寒光一闪,整只手臂自中间裂为两半。然而下一秒,数十只手从天而降,周泽楷毫不恋战,飞身破窗而出。

礼拜堂后窗正对着一片草坪,江波涛早有准备。出了监视区,监控由摄像头切到周泽楷戴着的那副框架镜上。

来时人头攒动的街口变得极为冷清,树梢灰了,叶片落在地上。不吉利的黑烟萦绕在花坛里,叶片枯萎,花瓣却变作诡异的深红。

周泽楷定睛一看,一些红色的液体正在溢出花坛,所经之处草皮被腐蚀一空。反手掷出一只打火机,圣水爆出的小型爆炸也难起牵制作用。

“敌基督,”江波涛叹了口气,“梵蒂冈总部B级警告……一等通缉。小周,你别勉强,放在以前指认她的罪得是大天使的工作。”

“不能用伞枪,”周泽楷沉声道,“通知教会。”

“你解除规制需要我的许可,”江波涛说,“身为副手我不支持你在草地上开枪。”

“只用一把。”

“但是……”

老刘听不下去了,“用一把就用一把呗,银子弹谁没有啊?”

江波涛白老刘一眼,“银子弹你有吗?”

周泽楷刚好纵身越过一排低矮的灌木,往远处小巷奔去,“我……没带……”

“什么?!”江波涛倏然起立,“你用空气打她吗?!”

“带了碎霜。”周泽楷的口气很自豪。

“小周,你到底……”

江波涛也许想数落他几句,但周泽楷一概没听清楚。皮鞋尖触到草坪的刹那,一团深红色浆液从消防栓中爆出。开伞只用了零点几秒,然而巴比伦的酒绝非凡物,周泽楷飞快甩掉那把腐蚀得不成原型的雨伞。

“……周!小周!”眼看显示屏上的画面越来越晃,江波涛焦虑不已,“这样,我到第三区支援你。”

“不用了,”周泽楷百忙之中抽空回复,“一枪干掉。”

B级怪物,十字军也不一定处理得了,江波涛没必要涉险。

但耳麦中传来的只有老刘的调侃声:“哥们人不错哈,小江五十米跑几秒几?刷一下人就不见了!”

周泽楷疾驰的脚步骤然停下,背后传来了隆隆的、液体漫出瓶口的声响。

 

来英国的飞机上,江波涛做足功课,把地图背了又背,怕的就是这种个人英雄主义迸发的瞬间。周泽楷单打独斗拿手,团战也不在话下,可这次任务需要单枪匹马,难保他不会掉点链子。

梵蒂冈总部委派江波涛配合周泽楷是个意外。千分之一的概率,终于还是发生了。江波涛在教堂门口抽出那张写着“枪王”的卡片时,便已料到会有现在的事。

约克教区接应人老刘也不知道,他俩绝非初次搭档。周泽楷的一个表情一个眼神都是江波涛了若指掌的工作指南,要不是一年前的事故,他也不至于要靠千分之一的概率来英国。

“临时编号9297呼叫总部,”江波涛对着手表喊道,“巴比伦大淫/妇已经上钩,正在朝无人巷移动,申请开放大型结界的职能权限!”

可事先没听说的状况还有很多,手表瓮声瓮气地回复:「距离你们两条街的地方有LGBT游行,人数超出了大型结界的上限。」

“申请开放超大型结界的职能权限!”江波涛咬牙道,“不要喝茶了,先解决问题!”

「参加游行的一共有三百六十七人,对其屏蔽的可能性为45.52%,不建议……」

关键时刻掉链子,这群官僚!江波涛还没来得及批评,远处突然传来能量波炸来的气浪,像一只手拽著他的脖子,逼着他往源头看。

他的眼睛很好,能看清数公里外的场面。一道森冷的光柱就在几条街开外,直冲云霄,夹裹着火药炸开般的气浪四射开去。

黄昏还未结束,整个约克教区却被衬托得暗如海底。

云层盘旋着,光柱成了连接天地的脐带,成为能量胚胎的天空瞬间黯去,黑云下,只有一道冰冷的光。

——周泽楷启动了碎霜。

江波涛曾经见过几次碎霜启动的场面,但没有一次像今天这样盛大。往日里平平无奇的银色左轮已经完全拆分重组,构成一道水银般的圆盘悬浮在周泽楷身后。光柱将他和他的武器笼罩其中,巴比伦的酒无法在这光下存活,活物一样,盘踞在几步开外。

有鉴于使用者的寡言,碎霜从不要求周泽楷背诵咒文。但核心的启动词江波涛还记得,那是周泽楷曾给他讲解过的,“降雨在地上四十昼夜,各种活物都从地上除灭”。

连续降落四十天,于地面徘徊一百五十个日子。过去由洪水带来的毁灭,今天也将原本地归来——碎霜正是这样一把重现大洪水威能的银武,江波涛想,如果超大型结界无法发动,明天世界各地头条都会记录这伟大的一刻。

他看见周泽楷的嘴唇轻轻动了一下。

伴随圆环中迸射出的无数颗银弹,结界从江波涛脚下飞速蔓延,拔地而起,构筑出一道透明的薄墙。炫目的光紧追其后蔓延了整个街头。江波涛甚至没来得及看清那女人和她的铜壶谁先赴死,雷鸣般的惩戒便结束了。草坪焕然一新,破漏的消防栓也已复原,方圆十里没有一丁点残余。

周泽楷站在原地,面前是一块烧焦的人骨。他握着左轮斟酌片刻,朝骨头开了一枪。

没有鲜血和黑影,被附身的女人已经回归原型——或许她从毁灭她人生的火灾开始就不再是活着的了,可说出去谁愿意相信?烧死妇人的烟往上冒,用一个破旧铜壶取代上帝的金杯,居然是这样一个死灵招来了真正的巴比伦大淫/妇。

江波涛迟疑地走过去,观察周泽楷的表情。

上一次周泽楷这样站着就丢失了许多记忆,他可不想第三次介绍自己是谁。

“临时编号9297呼叫总部,目标已解决,无回收对象,可以撤除结界。”江波涛一边善后,一边用手在周泽楷面前挥挥,“暂无异状……”

 

他连这句话都没说完,就被周泽楷一把拽住。那张英俊的被海关工作人员凝时多时的面孔凑得很近,嘴角微微扬着,似乎很高兴。

“怎么了?”江波涛关掉手表通讯,掸去周泽楷肩上的灰尘,“还记得我是谁吗?”

“江,”周泽楷轻声说,“我想起来了……”

他随手撑起那把不知何时复原的伞。

“全部的。”

 

结界撤去瞬间,天上爆开一簇烟花,比信号枪更精准地唤来了夜晚。

今晚,夜幕提前降临。衬托的钻石有两种,是LGBT游行队伍放的焰火,和周泽楷肩头没能擦去的一小滩远古洪水结成的冰。







引用说明(都引自圣经)


杯里满是淫/秽——启示录17:4

不可荒宴醉酒——罗马书13:13

称她作世上的淫妇和一切可憎之物的母——启示录17:5

穿光明洁白的细麻衣——启示录19:8

我们要欢喜快乐、将荣耀归给他。因为羔羊婚娶的时候到了,新妇也自己预备好了。——启示录19:7

烧淫妇的烟往上冒,直到永永远远——启示录19:3

降雨在地上四十昼夜,各种活物都从地上除灭——创世纪7:4

评论(50)
热度(1442)

© 倾斜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