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点随笔。
热爱轮回队长x副队。
喜欢、常写的cp请见作品整理。
LOFTER所有内容谢绝一切转载,谢谢各位。
也请不要按转载功能键。

[叶蓝]《春归客》4

道士叶修x狐妖蓝河

本章有喻和黄出场



4

 

做事的一倒,苦了端碗等食的。

日头渐高,叶修没半点表示。小卢在院子里拼命打滚刨坑,一声凄厉过一声:“我饿,我要吃肉!你是想饿死我!

叶修翘着腿靠在树上,一手握着本《北玄子说道》,一手端着茶杯,悠哉地抿一口,道:“巧啊!贫道今日辟谷。”

小卢跳起来扑他脸,被叶修一记鹰爪捏在手里死命挣扎,扯着嗓子嚷嚷:“蓝河,蓝河,臭牛鼻子打我——”

屋里有人虚弱地应声,不多时,一只苍白的手扶上门框,蓝河捏着衣襟,面色惨白地探头出来。

一大一小两个以为他能下地了,迎上前,他却腿一软跪倒下来。

蓝河两百岁一劫来早了,紫雷打得他遍体鳞伤,静养数天,皮外伤恢复不少,元气还虚着,起码要养它十天半月,到生辰才勉强恢复。眼下沾地还是勉强,可两张嘴嗷嗷待哺,自己不进食也不行。

叶修一手圈着他腰扶他起来,轻声道:“就下来了?谁同意了?”

“你们饿死了有我受的,”蓝河喘了口气,“先……买菜去。”迈步要走,下盘空浮,一个踉跄被叶修扶住。

刚逃出生死关,蓝河一脖子虚汗,连维持人形的妖力都挤不出,耳朵尾巴拖在外边,瞳仁忽圆忽细,眼底金光闪烁,看得叶修很是无奈,长叹道:“还是我去吧。”

小卢看家,叶修让蓝河变回原形盘在脖子上,一进菜市,引左右侧目:此人衣衫简陋,颈间挂着一条油亮的狐狸毛围脖,着实怪哉。一名村妇上前问价,让叶修三两句打发了,称是家传之宝,不卖人,更引得众人悄声议论。他倒也不在意,三两步走到菜摊前拿起一根萝卜掂量,问:“几个钱?”

蓝河把眼睛偷偷睁开一条缝,瞄见萝卜成色,又听叶修自言自语:这萝卜好是不好?忙拿爪子在他背上挠一下。叶修半天等不来第二下,知道是萝卜不好,又放下了。

一人一狐打定暗号:挠一下不买,挠两下买,四下转过一圈,东西买齐,叶修也被挠了好些次,不痛反痒,忍不住地用手去抓。买了绿菜、鸡蛋、小母鸡与几根春笋,回去路过镇上的书院,后院里桃树开满了如云幽花,知是春天来了。

蓝河安静地伏在叶修肩上,悄声道:“我来做饭吧,我没……”

叶修拽着他尾巴使劲捏,引来一声闷哼,弯了嘴角,揶揄道:“匹夫之勇!躺着去。”

 

叶修带着蓝河提着菜回到家,门前多了两道人影,远看已知非等闲之辈:足底生云,身周有光,立在道中,往来行人却视若无睹,不是神仙便是妖。

凑近来看,一个月白色素袍绣海波纹,两袖风流,另一个袍袖稍窄内藏护手,腰佩长剑,皆无锦绣绫罗,却是极尽华贵之相。

佩剑那个朝屋里喊了一嗓,霎时利箭飞射,一道疾影炮弹似地滚进他怀里,言语中藏不住的欢喜:“少天哥!”

“你小子,躲这儿来了!”来人捏着小卢鼻子尖尖,“跟你文州哥打过招呼了没?”

“文州大哥……”

另一人不忙答应,回身对叶修笑道:“主人家回来了,好久不见。”

“哪位?”叶修随手把蓝河抱在怀里,放下菜篮,“身上气又妖又仙。”

“不才喻文州,这位是黄少天。叶修、蓝河,舍弟瀚文承蒙照顾。”

喻文州一拢袖子,客客气气行礼。边上那人转过头,一双星子般的金眸璀璨有神,眉毛一挑,朗声道:“你是叶修?”

不等叶修答话,蓝河已挣扎着要下地,急道:“大人!您怎么……”

喻文州示意他不必多礼,言谈举止甚是儒雅得体,一旁黄少天忙着逗弄小卢,眼神有一下没一下瞥向叶修,面上笑着,眼底却有一丝提防。

蓝河本想化形,气力实在不够,以狐身见过两人,为叶修介绍:“喻大人、黄大人,都是我族德高望重的……”

琢磨半天不知该用什么词,一旁喻文州接过话头:“远亲罢了。”

黄少天抱着小卢凑过来,对喻文州耳语,声音却不小:“瞧见没?那个叶修长这么大了!上次见还是毛头小鬼,光着屁股……”

“少天说笑了,”喻文州望他一眼,不呵斥也不纵容,一边笑道,“瀚文生性顽皮,难为二位收留他。”

“确实顽皮,成天扒人脸上要饭吃,”叶修道,“能提走赶紧带走,省点米粮。”

小卢气不过,爬到黄少天头顶大叫:“少天哥你看他!他就、就知道损我!”

黄少天大笑,对小卢道:“怕什么,哥哥可是见过他光屁股的样!等你修成大仙,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孰料小卢不依不饶地挠他:“我才不要做神仙!你自己做神仙,还要拖着我一起,你们双修,我上哪儿……”没说完就被黄少天拽下来一把捂住嘴。

蓝河忍俊不禁:“确实长得飞快,都要二十五了。”被叶修提起来捉着尾巴薅一顿,蓬毛杂乱地横在一旁,对叶修怒目而视,那人全当没看见,往院里一坐,开门见山:“二位大仙上贫道这儿来接人?”

黄少天两眼微眯,“哦”了一声,喻文州却不在意,和和气气地说:“是了。仙家不沾金银,薄礼清贫,还望海涵。”

这两只狐狸都成了仙,不请自来,身份扑朔迷离,举止却周全得叫人没处挑刺,饶是叶修也想了想,才道:“什么礼?”

喻文州不语反笑,右手一摆,长袖朝向院门外:“借步一叙。”

蓝河本想跟上,黄少天身形一旋,恰巧挡在去路上,眼神看着小卢,话是说给蓝河听:“大人说事多烦哪,小崽子老插不上嘴,是不是啊瀚文?”

 

黄少天升了仙,修为渐深,性格倒还是那样。蓝河极崇敬他,许久不见更不知如何开口,话匣子一闷,一人两狐在叶修院子里占山为王,意外地安静。

黄少天远远偷看喻文州和叶修说话的背影,眼珠子转来转去,捏着小卢爪子嗤道:“瞧他那样儿,蓝河,苦了你了。”

蓝河照顾叶修二十多年,头一回有人宽慰,还是自己钦佩的前辈,不由感动起来,连声道:“不辛苦,不辛苦。”

“那就好。”

黄少天话锋忽地一转,不再提叶修半个字,反而给蓝河讲起族里这些年的逸闻。谁家女儿破庙里躲雨招惹了书生,谁家子嗣偷溜进城叫陷阱捉了,都娓娓道来。再说小卢,免不了一顿批,说他化形之术都未修成就偷溜出门,要不是在老山遇着蓝河,保不齐遇到什么麻烦。

镇上麻雀多,附近还有户养鸟人家,鸟雀乱飞是常有的事。黄少天手里抱着小卢,嘴里说着话,两眼不由自主盯上一只飞进院里的麻雀,小卢咬他手也不理会。

不待两只狐狸反应过来,黄少天身形轻晃,倏地掠开老远,腰里长剑铮然出鞘,刹那寒光迸射,直插鸟腹!

蓝河以为他要吃麻雀,惊讶得来不及叫喊,却见黄少天剑锋骤停,离鸟腹尚有一寸距离,寒气四溢已将麻雀毛冻得硬直。

“脏东西。”黄少天收剑回鞘,地上一点风干的黑斑,许是麻雀在哪儿沾来的,居然被他老远看见。

“哥你不吃?”小卢跳到他肩上,“看你眼睛都直了。”

“胡说八道,”黄少天怒斥,“你哥我做神仙了,还吃什么麻雀!”

眼神扫过蓝河,又道:“再说了,做神仙的哪能随便干扰人间,一准要被雷劈。”

蓝河一愣,小卢不疑有他,扒在黄少天肩头,哀求道:“少天哥,我不想走,你让我待在这吧。”

“你问问蓝河答不答应?不学好,成天蹭吃蹭喝,这小鬼。”

“说我干啥啊,你刚说牛鼻子小时候光屁股?”小卢来了兴致,“他怎么你了?”

“不怎么,看他热闹呗,”黄少天点着它鼻尖,“他还是小毛孩那会儿跟我和文州见过一面。”

“什么样子?”

“能是什么样啊,皱巴巴的小破孩,跟你刚生出来差不多,一个两腿,一个四足。一转眼这么大。”黄少天笑道,“三岁看老,小时候也不是省油的灯。”

正说着,叶修和喻文州从院外回来。卢瀚文极亲黄少天,却不敢像粘他那样粘喻文州,远远地行礼问好,恭敬起来蓝河看了都要发笑。

黄少天问:“聊完了?”见喻文州颔首,作势要走,一把抓起小卢夹在腋下,小卢立刻火烧尾巴地叫喊:“牛鼻子!牛鼻子!我不要回家,你给我求求情啊!”

“小毛崽子还没走?”叶修也损他,“你这身板当枕头都硌得慌,还是回吧。”

小卢脾气上来,死活不依,从黄少天怀里跳出来钻在蓝河肚皮底下,生怕人家拽他,缩得不能更小。几个大人哭笑不得,黄少天作势打他屁股,小卢惨叫一声,整个狐倏地缩到蓝河底下,把蓝河的腿都顶起来一截。

最后还是蓝河给他求情,说是不差这一口饭,让两位大人留小卢一阵,跟着历练历练。

“皇城里搞什么祭天大典,你不许去!那么多道士和尚,让人捉了怎么办?”黄少天指着小卢一字一句吩咐,“大典之前必须回家,听见没有!”

见小狐狸唯唯诺诺点头,才满意点头,跟着喻文州朝院外去,随意一挥手算是作别。论周全还数喻文州,拱手行过礼,长袖一摆隐去踪影。

小卢藏在蓝河肚皮下等候一阵,确定两股半妖半仙的气潮水般褪下,才探出脑袋。

叶修正在桌边喝茶,斜他一眼:“你不走?”

小卢气鼓鼓的:“就不!”

“喜欢咱家不想走了吧,”蓝河叹道,“一会儿叶修下厨,你可别后悔。”

院里顿时响起杀猪般的惨叫,叶修挽起袖子过来,对帮着小卢躲藏的蓝河颇有微词:“你怎么跟他爹似的?”

“开玩笑,难道你是妈啊?”蓝河不甘示弱。

叶修不慌不忙,绕到后头把小卢拽出来,嘴里也没落下:“好你个老狐狸精,想占贫道便宜不成?小兔崽子偷吃熏肉,妈这就来打死他。”

 

 

待续


这一章老王也出来了,没想到吧(。

评论(42)
热度(880)

© 倾斜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