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点随笔。
热爱轮回队长x副队。
喜欢、常写的cp请见作品整理。
LOFTER所有内容谢绝一切转载,谢谢各位。
也请不要按转载功能键。

不触即发——《下落不明》13

【注意事项】

1 这篇文主要涉及的cp有如下几对:叶蓝、喻黄、双花、周江

2 借用了哨兵向导设定,但因个人喜好及剧情需要,并不完全遵循原设定。具体细节差异请看文中描述
除此以外还含有大量私设,介意者请勿点开


警告:本章有叶蓝肉,依然真枪实弹,若不能接受请不要点开!




第一部 下落不明


章十三  论持久战




回到现实时,蓝河暗自松一口气,想着这个破事总算是完了。这些日子的经历太魔幻,他觉得自己做了个很长的梦,一不小心睡得天昏地暗,等醒来,世界都变了。

不料刚睁开眼,迎面就是一张叶修的大脸,蓝河没反应过来,吓得差点原地起跳。这一跳不要紧,扯到两人还连在一起的部位,只听蓝河嗷一声叫,彻底瘫了下去。

“我靠小蓝同志,别搞我啊,”叶修喘着粗气,“这种时候开啥玩笑。”

“我……”

“刚把你背上那包袱扔掉,你就飘了?要不我给你打下来。”

蓝河暗道你还有脸说,这情况本身就够玩笑了,哪有人爱做到一半跑去干正事的?一脸憋得慌算什么,还不是自己搞出来的……奈何人在叶修手里,逃也不是,不逃也不是。

他思绪万千,叶修倒直白得可以,维持着相连的姿势,轻声道:“我动了。”

不动还好,动起来才发现,刚才浑身上下的火压根没熄,这会儿一碰又烧起来,飞快爬满全身。也许是刚从精神领域出来的缘故,蓝河的感官有些迟钝,待到叶修握着他的腰顶上两下,才意识到剧烈的酥麻感沿脊椎飞窜上来,激得指尖发颤。

“不、不……嗯唔……”





————

肉被屏蔽了,放不老歌

第十三章 上

第十三章 下






蓝河事后想想,第一次跟人上/床就这么惨,概括来说,只能套用主席一个标题:论持久战。他被/操/得脱了力,蜷在被窝里爆睡一通,待到终于清醒,已经是隔天下午的事了。

醒来时枕着叶修的胳膊,后者正一脸悠闲躺在床上,玩着手机里自带的贪吃蛇。

“醒了?”叶修说,“我这都通关十几次了。”

蓝河想说话,无奈嗓子冒烟。叶修这次倒很善解人意,俯身给他喂了好几口水,总算让塔克拉玛干一样的咽喉恢复到人类水平。

“刚文州打电话来,说尸检报告他们都看过一轮了,可以进入结案流程,”叶修说,“就等我们什么时候过去。”

“那现在吧。”

“你再躺会儿也行,我说了我们一会儿去吃晚饭。”

蓝河想了想,又想了想,忽然睁开眼:“你告诉他们了?!”

“小蓝同志,别天真了,那几个都是过来人,有啥不知道的。而且你又知道他们没跟我们一样了?”

蓝河想想喻文州端庄良善的脸,想想江波涛温和优雅的脸,想想周泽楷英俊逼人的脸:“不会的。”

“不会个屁,现在可是梅雨期前,”叶修语重心长,“最好的交 配季。”

去你的交 配季!蓝河大觉颜面受损,纵身跃起,还没站直,就腰一软翻倒在地。叶修哈哈大笑来拉他,真诚道:“你好我也好这种事情,还是要长期磨合的。”

蓝河咬牙切齿想,鬼才要跟你长期磨合。他挣扎着爬起来,幸好叶修已经帮他处理过了,身体里没什么残留,只是被入侵的感觉挥之不去,令他走路都别扭不已。蓝河慢吞吞挪进洗手间,想看看后脖子上到底有什么,可惜角度问题,怎么也看不见。

“喂,”他说,“你在我脖子上留了什么?”

叶修本来靠在门边看热闹,闻言,转头贡献出自己的后颈。蓝河凑近一看,只见叶修发尾稍下的地方多出一条红色印记,细绳一般,攀附在匀称肌理之上,像个符号。

“这是……?”

“你也有的,互相标记,”叶修说,“哨兵和向导之间可以标记对方,形成的印记会出现在相同位置。我把印记固定在你的脖子上,所以我的也在同样位置。”

蓝河摸摸自己脖子,有点惊讶:“这个……消不掉的?”

“嗯。”

“那岂不是变成终身制了,”蓝河语气有些迟疑,“你……以后不打算换向导了?”

“别二了,向导不能换,”叶修说,“说过多少次,王杰希把哨兵说得跟压缩饼干一样是在骗你啊。”

“那我们这是绑定了?”

“对啊,不然也不需要肉体结合,”叶修神叨叨地摸出一根烟,“向花天酒地的人生说再见吧,你被套牢了。”

许多文字在牙缝里盘旋,蓝河支吾半天,最终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叶修就站在他面前,蓝河知道这个看似吊儿郎当的男人远不止如此,是个强大到可怕的存在。但共通的精神也告诉他,那双眼睛深处的温暖和期待都是最真实的,如同一张摊在自己面前的答题卷,等待着落笔。

“还想跑?”这是掺入了笑意的声音,“没机会咯。”

“没有,”蓝河扭开头,“你没意见就行。”

“我没有意见啊。”

“那我也没有。”

“行啊,你情我愿,再好不过,”叶修说,“一会儿我给新杰挂个电话,告诉他我存在他那十几年的奖金可以给我了。”

“什么奖金?”蓝河问。

“哨兵都拿五金一险,比一般人多一金,”叶修诚心诚意,“攒了这么多年的讨向导基金,终于可以挪用了。”



半个小时后黄少天举着筷子,一屁股坐在蓝河对面:“你栽了?!”

蓝河震惊地看他一眼。

“栽了就是栽了别不好意思嘛!”终于逮到他,黄少天连珠炮一样狂轰滥炸,“怎么样怎么样老叶刚牛逼哄哄骗我说你被他套牢了,不能够吧蓝河同志,你才多大怎么就跟那个老不修搞在一起你说是吧……”

“算……是吧,”蓝河这人吧,虽然脸皮薄点,但从来不打诳语,有一说一,“他说标记了,在这里,”他指指自己后颈,“有条红印子。”

黄少天原本喜笑颜开的脸凝固了,转过头,见喻文州和江波涛怜悯地看着他:“……他逗我?”

“没逗你,”孙哲平夹了一筷子,“他浑身都是老叶的味道,我吃饭速度都下降了。”

“鼻子好也有鼻子好的烦恼啊。”喻文州笑道,“少天,别那么惊讶。”

“你听见没?他刚说什么?标记了!”黄少天吃螺丝那是多么不可想象的一件事啊,“我、我……我艹,老叶速度够快啊。”

叶修刚才去倒茶,这会儿才慢悠悠踱回来,一脸昨天刚中五百万的神采奕奕:“早跟你说,我的讨向导基金已经提现了。”

“那你也不能……”

眼看两人又叽叽咕咕杠上,蓝河叹口气。他还有话想问黄少天,但凭他的语速和口才,是绝无可能打断黄少天的,只得转投喻文州:“文州,问你个事,标记有啥用吗?”

喻文州道:“算是所有权的认证,每组搭档之间都有,不过有的人不标记,因为这个是不能消除的。”

“你也有?”

“有,”喻文州撩开耳朵旁边的头发给他看,“在这儿呢。”

果然,在他耳朵后面的皮肤上也有个小小的标记,红线也似。

“我个人不喜欢太招摇的位置,”喻文州说,“这儿的话平时看不见,省事。”

蓝河十分理解的点点头,两人视线落到在座的另一个向导身上。江波涛镇定自若把包菜咽下去,摇摇手指:“我的就不给你们看了。”

“保持神秘性?”

“不是,”江波涛说,“位置比较……不方便在大庭广众之下展示。”

旁边黄少天和叶修还在抬杠,吵吵嚷嚷,小学生干架一般。喻文州习惯了,也不去管他们,给自己舀了碗汤,淡定道:“大家都在的时候,食堂总是最吵的。”

蓝河想这地方不能更吵了,不如来讨论些有价值的话题,便问尸检报告结果如何。喻文州听完朝旁边招招手,把坐在隔壁桌的王杰希和肖时钦叫过来道:你们直接给讲讲吧。

王杰希吃东西时不说话,肖时钦比较好相处些,当场把情况给蓝河介绍了一遍。原来王椿华的女儿也是十一天前遇害的,尸体有一定程度腐坏。小姑娘身上伤口不少,除去动脉破裂的致命伤外,还有多处砍伤,看来是李皖在精神失常下发泄式乱砍造成的。

“看得出犯人精神有点不正常,刀口的进出痕迹有不同,切面和受力方向不统一,”肖时钦说,“说明挥刀过程中正反手两种情况都出现过,根本是乱砍一气。”

“还真是……”蓝河有些于心不忍,“她才这么小啊。”

“尸体是最诚实的证词,”肖时钦叹道,“想知道的、不想知道的,迟早都会知道。”

众人静了片刻。诚然,做警察这行,就是考验心理素质。搞刑侦的人里有些不到法定退休年龄就辞职了,不为别的,就为这一桩桩案子里的压力。面对死者、面对现场、面对受害人家属、面对舆论……层层连环,想得越多受压越大。别看他们现在能有说有笑地写结案报告,这案子捅出去,哪怕是精神病人作案,警方也一样会遭受不少质疑——社会就是如此,该不该批评不重要,总有些公知,喜欢先批后理论。

“结案报告我这边写得差不多了,”喻文州说,“大体归结为精神失常,偏执型人格障碍,有暴力倾向。因其危险性,需要隔离治疗。”

蓝河感慨万千:“好好的三口之家,弄成这个样子……那还公诉吗?”

“正常情况肯定要,但这种特殊情况,一审估计是轮不到了,”黄少天正巧跑回来,伸长脖子一口吃掉喻文州筷子上夹的酸菜鱼,“怎么审,让法务人员见识他的抽风表情吗?眼球转的速度跟电钻一样。”

“不用,”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孙哲平插道,“上面来消息了,直接处理。”

众人的筷子不由都顿了顿。

“什么时候?”黄少天问,“具体怎么操作?地方定了吗?”

“定了,”孙哲平说,“回头会安排一个没人的地方进行,我操作,具体方式么……看他反不反抗了。”

他吃得差不多,收拾餐盘走了。蓝河问喻文州:“有出现过反抗的情况?”

“有,”喻文州思考片刻,“两个月前那起案子,犯人想跑,还抢了一个看守的枪,弹匣都打空了,全冲着大孙打的。”

蓝河无语:“打空了……”

“是啊,”江波涛说,“哎泽楷,9x19mm型的92式弹匣容量是多少发来着?”

周泽楷极富专业素养:“15发。”

江波涛唏嘘:“15发全朝大孙打的,离得也不算太远,子弹速度不得了啊。”

周泽楷为他补充:“490米。”

“我靠,初速每秒490米?!”蓝河惊了,“结、结果呢?”

“刑警听到骚动赶紧冲进去,发现犯人已经倒地咽气了,”喻文州给他们阐述案情,“场记记载是这样的:犯人死于枪击,子弹来自尸体手中的92式手枪,全身总计中弹15发,子弹遍布各要害。部分子弹留在尸体内,部分穿过躯体,卡在不远处的墙壁上。”

“一十五发子弹,一十五个孔儿,”黄少天就差用爱我中华的调子唱了,“嘿,喝水都能从枪眼儿里漏出来。”

叶修拍拍瞠目结舌的蓝河,一脸自豪:“咱们大孙,就这么叼。”




————————TBC————————


久等,卡了三天肉不好意思……

下章完结

评论(125)
热度(2003)

© 倾斜角 | Powered by LOFTER